作文章文学网
回顶部
app下载 搜索

猎奇无名谷

主页 > 文章 > 校园文章 > 猎奇无名谷
正文共3271(过滤空格、图,但标点、数字占一个字)
tag标签:猎奇无名

初一学生谭筝和刘攀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他俩不仅同班同桌,还有一个共同的爱好:猎奇

一个周六,谭筝和刘攀一大早就骑着单车去鹿歧山郊游。鹿歧山位于小城的西郊,山上古木参天,风光秀丽,但由于山高路险,位置偏僻,交通不便,向来人迹罕至,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两人顺利抵达山麓。正值秋高气爽,鹿歧山上翠竹挺拔,枫叶正红,树林里不时传来鸟儿动听的欢叫声,与山路两边淙淙的流水声交织成一支优美的森林交响曲。两人一边赞美如画的风景,一边推着车子沿着狭窄的盘山土路缓缓上山。

当他们爬到半山腰时,突然发现山路左侧有一条幽深的山谷。这条山谷掩藏在树木和草丛之中,山谷口有一条时隐时现的小道通向山谷的深处,让人感到神秘莫测。更让人惊奇的是,山谷两边长满了野栗子、山楂果、阳枣饭和其他不知名的野果,让人垂涎欲滴。两人顿起好奇之心,决定不爬山了,就去幽谷里探游。于是两人把单车往密林里一藏,就拐进了山谷,一边采着野果,一边顺着那条被茅草和树枝遮盖的小路向山谷走去。

两人都期待有新奇而意外的发现。可他们在幽谷里走了近半个小时,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山谷里除了茂密的草木和采不完的野果,就是出奇的寂静。更让他们心里发毛的是,他们脚下的路越来越窄,越来越荒芜,到后来竟然在杂草和树林中完全消失了。两人在路的尽头踟蹰了一会,正要收兵回营,谭筝突然朝右前方一指:“快看,那儿有人家!”刘攀顺着谭筝手指的方向一看,果然发现右前方不远处的山凹里藏着一个小村庄,远远望去,被树木掩映着的小村庄就像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奇怪,这么一个地方怎么会有村庄呢?两人猎奇之心再起,决定去看个究竟,于是相互对望了一眼,然后悄然进村。

两人进村后,却是大出所料。不闻鸡犬之声,不见人丁出入,大约二十来户人家的小村庄竟然死一般的寂静。村子里到处都是断壁残垣,杂草丛生。洗衣台上生青苔,断墙上面爬树藤,枯树之上长蘑菇,田园荒芜,地头盖草,一股陈腐的气味充斥着整个村庄,空洞洞的屋子让人感到神秘而恐怖。见此情景,两人大惑不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两人虽然算得上胆大,但置身于这样的荒村之中,心里还是觉得慌,两人不敢久留,决定离开这个不祥之地。

两人正要出村,不期与两个陌生大汉狭路相逢。两个大汉一个大鼻子,一个老鼠眼。一见谭筝和刘攀,两人脸上立刻露出惊疑之色,然后就像两堵墙似的堵住了谭筝和刘攀的出村之路,不怀好意地上下审视着两个小鬼头。谭筝和刘攀被看得心里直发毛,想从两个陌生大汉的身边绕过去,不料却被大鼻子和老鼠眼一把拽住。大鼻子凶巴巴地问:“你们两个臭小子,跑到这个地方来干什么?”谭筝壮着胆子回答说:“我们俩来鹿歧山秋游,误入了这个山谷,现在正要返回。叔叔,难道这个地方不许人来吗?”老鼠眼见问,一愣,随即皮笑肉不笑地说:“不是不可以来,而是这个地方太凶险啦!你们可能不知道,这个地方毒蛇无数,野兽出没,好多来深谷游玩的人都丢了性命,那简直是太惨了!我看你们还是快快离开吧。”刘攀好奇地问:“那你们……”不等刘攀说完,老鼠眼便解释道:“噢,我们俩是兄弟,原来就住在这个村子里,由于这个地方太闭塞太凶险,经常死人,所以五年之前全村都搬了出去。今天是我们亡父的忌日,我们兄弟俩是特意赶来上坟的。”谭筝和刘攀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啊。老鼠眼见两个小鬼头脸露戒备之色,赶忙又解释说:“我大哥是个粗人,他刚才说的话太重了,你们可别往心里去啊!”谭筝和刘攀见老鼠眼如此说,便就坡下驴,道了声“再见”,然后逃也似的踏上了返回的路。

在返回的途中,不知是怎么回事,两人总感到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让他们感到很不自在,可当他们回头往后看时,却什么也没有。两人心里一沉,是自己的神经过敏,还是被人跟踪了?如果是被人跟踪,这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呢?两人就着耳朵小声嘀咕了几句,决定先弄清究竟再说。于是两人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一边采野果,一边说说笑笑地出了山谷,一出谷口,两人身子一闪,钻进了密林里,然后拨开树枝,伸出脑袋偷偷地往小路上看。

一会儿,小路上果然出现了一个人,正是老鼠眼。老鼠眼鬼鬼祟祟地在山路上贴着草丛行走着,最后来到了无名谷的谷口,他站在谷口往四周看了又看,见没有了谭筝和刘攀的影子,以为两个小鬼头已经走了,便得意地打了两个响指,然后放心地沿路返回了。

望着老鼠眼远去的背影,谭筝挠着头皮说:“今天的事怪之又怪。刚才在村里他们凭什么凶我们,要把我俩赶走?既然我们已经离开了,为什么还要跟踪我们?”刘攀也有同感:“是啊,一看这两个家伙就不是什么好人。既然他俩是来给亡父上坟的,为什么既没带香烛,也没带供品?我看其中一定有鬼!”谭筝想了想说:“要不,咱杀他一个回马枪,看看其中到底有什么蹊跷?”刘攀摇着头说:“那怎么行?好不容易离开那个凶险之地,现在又冒冒失失地闯回去,万一被那两个家伙逮住,岂不是凶多吉少?”谭筝说:“明的不行,我们就不会潜伏吗?如果我们悄悄地杀回去,潜伏在荒村边上暗中观察,这样既能保护自己,又可能有意想不到的发现,岂不是两全其美?”刘攀立刻击掌叫好:“妙!那两个家伙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们又回来了!哈!”于是,两个小鬼头带着强烈的猎奇心理,蹑手蹑脚地又折回了无名谷。

二十多分钟后,谭筝和刘攀成功地在无名谷中的荒村边潜伏下来。当他俩屏声息气地从一簇杂草丛中探出头来时,果然有奇怪的发现,只见老鼠眼正站在一棵高大的梧桐树上,手搭凉棚朝鹿歧山方向张望,看着看着突然高兴地对树下的大鼻子说:“来了,狗熊来了!”然后从旁边的一个树洞里掏出一个塑料包扔给树下的大鼻子,之后顺着树干溜到了地面,与大鼻子叽叽咕咕地低声商议着什么,那样子显得十分神秘。谭筝和刘攀见状,不由得疑窦丛生:老鼠眼和大鼻子到底是什么人?狗熊又是谁?跟老鼠眼和大鼻子是什么关系?他来无名谷干什么?还有,老鼠眼从树洞里掏出的那包东西到底是什么?带着一个接一个的疑问,两人紧张地等待着即将发生的一切。

等呀等,幽谷的小路上终于传来了急促而沉闷的脚步声,不一会,一个笨重的身影出现在荒村的村口。大鼻子和老鼠眼一见来人,双双迎上去道:“狗熊兄弟,总算把你给盼来了,我俩在这里恭候你多时了!”随后又小心翼翼地问:“后面有尾巴吗?”狗熊一拍胸脯说:“我狗熊向来行事谨慎,从不留尾巴,你俩就放一万个心吧。”狗熊说罢,向四周环顾了一下说:“亏你们想得出来,选择在这样一个鬼打死人的地方交易,就是神仙也难料啊!”大鼻子叹了口气说:“这段时间警方盯得紧,不小心不行啊!钱带来了吗?”狗熊反问道:“货呢?”大鼻子把老鼠眼从树洞里掏出的那个塑料包拿了出来,从包里取出一包东西递给狗熊,狗熊打开包,用手指醮着包里的东西放到舌头上,仔细品味了一下说:“嗯,真货,成交。”说罢掀开外衣从腰上取下一个袋子,“这是50万元现金,你们点点。”大鼻子和老鼠眼接过钱袋子,贪婪地数起钱来。目睹这一幕,谭筝和刘攀大吃一惊,啊,弄了半天,原来他们到这里来是为了搞毒品交易啊!这段时间,警方打击毒品犯罪的力度非常大,城里的多个毒窝相继被端,毒贩纷纷落网。眼前的大鼻子、老鼠眼和大狗熊肯定是漏网之鱼,他们的胆儿也真够大的,竟躲到这个神鬼难知的地方顶风作案来了!得马上报警,让警察来收拾他们!可他们又犯了难,由于他们都没带手机,就不能在第一时间报警,回去报警吧,等警察赶来时,恐怕这几个家伙早就溜之大吉了!

上一页:雷公岭套狼
下一页:刘霞上大学

校园文章欣赏

  • 听 - 去创造美丽的回忆
  • 老师,您辛苦了!
  • 踮起脚尖来爱你
  • 毕业了,我的大学
  • 又是一年毕业时
  • 喜欢你的方式
  • 现实的爱情鸟
  • 如果我当时吻了她
  • 我赌输了,却赢得了爱情
  • “唉”是爱的叹息
  • 恋爱中的女孩哪个不傻
  • 青梅竹马的女友却变成妹妹
  • 韶华飞逝
  • 说了,希望你能懂
  • 核桃出嫁
  • 秋天的白裙子
  • 校园文章推荐

  • 有时会对你倾诉烦恼
  • 那些执着的思恋与回忆
  • 恋爱中的女孩哪个不傻
  • 我喜欢的还是你
  • 亲爱的大一只能成为我们的回忆
  • 写在两点钟之后
  • 等下一个天亮
  • 希望你会慢慢的遗忘
  • 一念花开 一念落叶
  • 毕业了,我们可不可以不分手
  • 毕业季,又是新的开始
  • 教师的一天
  • 核桃出嫁
  • 他们的浪漫太现实,我的现实太浪漫
  • 毕业了,人生才真正开始
  • 回忆我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