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作文章文学网
菜单
app 换背景

谁的婚姻是一马平川

发布时间:2018-06-09 12:05:26
主页 > 散文 > 经典散文 > 谁的婚姻是一马平川
正文共4405(过滤空格、图,但标点、数字占一个字)
tag标签:婚姻一马平川

既然选择和爱的人在一起,就必须正确对待自己的财富,能够包容对方对自己金钱的正常依赖和使用,懂得与对方分享,才能够一起迈过婚姻的门槛,收获婚姻的甜蜜。
  
  潘妮拎着包从家里出来时,左眼皮狠狠地跳了三下。她默念着老妈经常念叨的“左眼跳财,右眼跳灾”窃笑,看来最近又要财源滚滚了。所以,见到顾天宝时她就毫不犹豫地挥了挥手,土豪似的说:走,今天想吃什么你尽管说,什么贵咱们吃什么!姐们请!
  
  顾天宝却万分不懂风情,竟然一板一眼地跟潘妮讲,吃饭当然得他请,他是个男人,不能做这种没品位的事儿,如果吃个饭唱个K都要女人掏腰包,他会打心眼里瞧不起自己。然后,他歪着头想了想,说:我知道有家钵钵鸡味道很不错,虽然地点偏僻,但酒香不怕巷子深,很多吃货慕名而去排长队,你意下如何?
  
  潘妮当即同意。
  
  店面在一条逼仄的巷子里。那天,潘妮吃到了最正宗的钵钵鸡,鲜香麻辣回味无穷,令她恨不得点赞一万次。而顾天宝全程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则令邻座的女孩屡屡朝她递来了嫉妒的眼神。
  
  潘妮抹一把油嘴笑着照单全收。
  
  吃完饭,两个人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晃荡,毫无预兆,顾天宝突然在万头攒动的步行街单腿跪地,手里捏着一枚细小的黄金指环,朗声道:潘妮,嫁给我吧!
  
  潘妮吓得倒退了几步,这个桥段可是她万万没有预料到的,所以深感手足无措。眼看围观者越来越多,有看客在人群中嘬起了口哨,潘妮心一横,冷眼打量顾天宝手心里那枚存在感可以忽略不计的黄金指环,“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顾天宝一路紧追慢赶,潘妮已扭进一家金店,看着一脖子汗水的顾天宝,她指着柜台里标价三万八的钻戒告诉他:别怪我现实,没有钻戒,让我嫁你门都没有!
  
  顾天宝把潘妮拉到一边红着脸低声说:等我有钱了一定给你买,虽然现在我不能给你荣华富贵,但我保证会让你慢慢过上好日子!好吗?
  
  潘妮斜睨着顾天宝:切!要我相信男人靠得住,不如相信母猪会爬树。在我的词典里,男人就是见利忘义的代名词,等你猴年马月有了钱,还不知道给谁花呢!说完,潘妮固执地站在原地,瞅着那枚钻戒眼泪汪汪。一看潘妮哭了,顾天宝救难般的英雄气概顿然勃发,他慷慨地一挥手:买!不就个破钻戒嘛!为你我愿倾尽所有!
  
  那天,顾天宝简直是疯了,他牛气地刷光了自己身上的三张银行卡,为潘妮买了那枚她中意的戒指,钱这东西有时就是这样,不花吧,赌气;花光了,解气。顾天宝觉得反正是很爽。
  
  潘妮想到出门前狠跳的左眼皮,心想,果然来财了,于是破涕为笑:好吧,我答应你了,不过,你先别高兴太早,前面还有一个大的门槛等着你,那就是我爸妈。
  
  潘妮说的是大实话,也是合情合理的话,谁家的丫头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婚事也不能由她自己说了算。
  
  不过,一想到老爸,潘妮就隐隐地为顾天宝担心。
  
  他能俘获未来老丈人的心吗?
  
  潘妮和顾天宝相识于半年前。那时,潘妮刚从一段狗血爱情剧里脱身而出,身心俱疲来了个说走就走的旅行,没想屋漏偏逢连阴雨,在异地他乡,连环遭遇丢包又发烧的厄运,在清冷的异乡长街昏倒在地,是顾天宝将她送到医院,又慷慨解囊为她购买了回程车票,感激之余潘妮得知,他竟与自己来自同一城市,解救自己于危难之中的男人让潘妮相见恨晚,于是借还钱之名要了顾天宝的地址。
  
  杨澜说:婚姻和恋爱都是需要运气的。缘分这东西真是不好说。潘妮觉得自己和顾天宝冥冥之中应该算是有缘人,于是回家半个月之后,她就心血来潮对他来了个突然造访。
  
  那天的顾天宝穿一件白色短袖衬衫,干净,斯文,彬彬有礼,给潘妮的第二印象不错,至少肯定了他说的都是真的——有正当职业,不是传说中的大灰狼。在潘妮看来,这种不会给自己捏造绚丽光环的男人,比那些动不动就一夜X啊、约PAO贴啊、某信摇一摇啊靠谱多了。
  
  于是潘妮信心满满地确定,顾天宝就是自己的菜,她决定找个合适的时机让爸妈和顾天宝见一面,不管怎么样,她喜欢这个男人,如果爸妈也喜欢,那么她就可以把自己嫁了,27岁的年纪,再不嫁,可真要砸手里了。
  
  顾天宝开了家小型物流公司,每天忙得脚踢后脑勺,尽管如此他还是会抽时间陪潘妮,他给了潘妮恋爱中的女人想要的一切浪漫,吃饭看电影压马路,除了提款机,他充当了她的情感垃圾桶、勇猛挑夫以及看电影时困意袭来的一枚弹性良好的枕头。
  
  顾天宝对潘妮一再承诺:没事,你是个女孩子嘛,做文员挣钱少没关系,我是男人,我会努力为你撑起一个家。
  
  这种话比任何甜言蜜语都让潘妮动容,她以前的那几个男友,每个嘴巴都像是抹了蜂蜜,但没有一个能够像顾天宝这样,敢于主动把男人的责任揽过去扛在肩上。
  
  潘妮决定让爸妈见见顾天宝。
  
  那天,顾天宝花了三万八买的那枚钻戒已经在她的手指上戴了足足一个月。上午,她短信告诉了顾天宝饭店地点,然后就赶去做完头发,开着自己的宝马去了饭店。在饭店门口,她刚停好车,顾天宝就从188路公交车上跳了下来,她的唇角扯起一个完美的弧度,上前去挎顾天宝的胳膊,顾天宝却愣在那里,好像穿越一般回不过神来,指着潘妮的宝马“你你你”了半天,才“你”出一句:你的车?
  
  是啊。潘妮笑道。她在心里想,小样,还不知道她让他买钻戒是为了看他对自己到底是不是真心的呢。
  
  在这场准男友与准岳父母的高级会晤中,潘妮的宝马座驾晃了顾天宝这小子的眼,这还不算,当他得知他的准岳父竟是小有名气的市企老总时,这个没出息的货竟然临阵脱逃了!事后发给潘妮一条短信:你骗了我,分手吧,我和你门不当户不对高攀不起。
  
  潘妮哭笑不得。她想起了自己的前几个男友。
  
  俗话说:秀恩爱,死得快。在招驸马这条路上,于潘妮而言却是“秀财富,死得快”。她老爸老妈太有钱了,造成的后果之一就是让潘妮难以分辨追求者的动机。
  
  顾天宝不像潘妮的前男友得知潘妮是富家千金时即刻眼冒金光,而是选择果断退出,如此靠谱的驸马,怎能让他溜走?潘妮承认,自己是骗了顾天宝,隐瞒家境她也是情非得已,为了在“茫茫男海”中淘到真爱男,潘妮万般无奈,只好把自己伪装成穷文员,她只是想淘一个视金钱为粪土的男人与自己白头偕老,这,没错吧?
  
  那天,她摸着自己手上戴着的那枚花光了顾天宝所有钱的钻戒,心里泛过一阵阵涟漪,是啊,这个男人为了自己能够倾囊而出,就说明他是爱她的,那么,只要她向他掏心掏肺地说清楚来龙去脉,他就一定会原谅自己。
  
  所以,潘妮带着100分的热情100分的诚意外加100分的信念向顾天宝道歉: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隐瞒家境的,钱是爸妈的,跟我没关系,我可以选择嫁给谁,但我不能选择谁是我生身父母吧?
  
  顾天宝看了看潘妮,纠结着说:我是个普通人,和你在一起会让我有压力……
  
  潘妮的泪水就哗哗地扬了出来,她一哭,顾天宝就没辙了,他使出浑身的解数一直哄到潘妮破涕为笑,结果还是只有一个:让我嫁给你吧,不然,我这辈子就出家当尼姑算了!潘妮觉得自己真是贱啊,贱到了骨头缝里,可既然她爱他,那么就让自己贱一点吧,我贱我喜欢!
  
  潘妮27岁生日那天,家里为她举办了一个豪华生日宴,潘妮命令顾天宝必须出席,如果他这次敢逃,她就跟他没完。吃饭的时候,顾天宝坐在潘妮身边,感觉像有一万只蚂蚁在身上爬,浑身不舒服。一想到潘妮的爸妈就要公开他们是否同意女儿选择的结婚对象,他就忐忑不安。潘妮悄悄拧了他一把:没事,我爸妈不吃人。
  
  不过,潘妮嘴里那个不吃人的老爸,在顾天宝眼里却是个吃人的豹子,他一直保持着该死的有钱人特有的沉默寡言,后来,还是潘妮老妈在旁边打圆场,那个不苟言笑的男人才用不屑的眼神看了看顾天宝。
  
  那个眼神让顾天宝觉得很不舒服。他又想逃,但无奈潘妮在桌子底下紧紧地踩着他的一只脚。
  
  他只好如坐针毡听准岳父清了一下嗓子,慢悠悠地说:我只有这一个宝贝女儿,我养她27年,没动过她一根手指头,你娶她回去,如果做不到像我这样,那我不答应。
  
  话虽说的云淡风轻,但却透露出一个父亲对女儿的万千宠爱。
  
  潘妮在桌下跺了顾天宝一脚,顾天宝会意,赶紧站起来说:我会照顾她,哪里还敢欺负她?我现在就向您保证,我绝对不会动用武力。
  
  准岳父“嗯”了一声,接着说:你经济条件好与坏,这都没关系,我们的条件只有两个,一就是你要真心爱妮妮,二呢,在工作上要踏实努力。答应了这两个条件,我们做父母的祝福你们。
  
  顾天宝擦了一把额头的汗,他没想到,准岳父定的门槛居然这么低,这对于他这个奋斗中的没多少钱的男人来说,难道不是捡了从天而降的金子吗?真是太幸运了!
  
  顾天宝忐忑不安地和潘妮办了婚礼,婚礼当晚,潘妮逼着顾天宝签了“爱家守则”霸王条款,第一。婚房虽然是潘妮的婚前财产,但必须尽快加上顾天宝的名字。第二。潘妮的就是顾天宝的,如果顾天宝在钱上和潘妮生分,毋庸置疑,罚100个香吻。第三。潘妮是顾天宝眼里唯一的美女,顾天宝敢多看别的女人一眼,不行!
  
  顾天宝百思不得其解:潘妮你没搞错吧?房子也敢写我名字?你就不怕我有外心?
  
  老娘不会看走眼。潘妮伸过嘴巴啵他一下。
  
  婚后半年,有一阵子潘妮发现顾天宝早出晚归,回来累得躺在沙发上一动不想动,胡茬茂盛,脸颊消瘦了一圈,问他,他才告诉她:前几天公司发往新疆的一批货出了问题,对方向我索赔10万,可是我把所有的钱都投在了公司里,资金一时周转不开,这不是愁的嘛……
  
  潘妮一愣,砸了顾天宝一拳,将脸凑过去:来,100个吻,快点!
  
  顾天宝心里乱着呢,哪有心情吻不吻的,潘妮立即翻出婚礼当晚签的“爱家守则”,怒道:违反第二条!我是你老婆,你有事不应该一个人扛着,怕啥,不就是钱嘛,赔他就是!公司的信誉一定要保住!
  
  吻还是要的,潘妮绝不能便宜了这厮!
  
  第二天,潘妮去银行开了联名账户交给顾天宝,让他有急用的时候尽管用,只要不拿去泡妞就行,顾天宝感动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一年后,潘妮偶然发现,顾天宝在卡上存入了20万,问他,他说,赔付了那笔钱后,公司积聚了极旺的人气,生意出乎意料顺风顺水,顾天宝拥抱着潘妮说:老婆,你是我的福星。
  
  嘿嘿,潘妮没想到自己竟是个旺夫女,这可是个新发现。
  
  婚后第二个春天到来时,潘妮不再是顾天宝眼里唯一的美女,这让她羡慕嫉妒恨,但却无奈至极。看到顾天宝抱着他们的女儿左亲右亲爱不够的样子,潘妮没法发飙,只好忍着一肚子的老坛酸醋指挥顾天宝一会儿去给她买好利来的蛋糕,一会儿陪她做双人瑜伽,一会儿替她捏肩捶背,哼,谁让他犯了“爱家守则”第三条呢。
  
  现在的潘妮,常常会在不经意间觉得一股幸福滚上心头,她相信,一个人的幸福指数与钱多钱少没有半毛钱关系,婚姻也是,既然你选择和爱的人在一起,就必须正确对待自己的财富,能够包容对方对自己金钱的正常依赖和使用,懂得与对方分享,才能够一起迈过爱情与婚姻的门槛,收获婚姻的甜蜜。谁的婚姻都不会一马平川,但潘妮认为,安度婚姻一个个门槛必有一个决胜法宝,那就是爱。

经典散文推荐

  • 故乡的小河
  • 想念你,我的童年
  • 蒲苇之乡
  • 家乡的红叶
  • 经典散文
  • 忘记过去,珍惜现在
  • 古镇之行
  • 故土是水乡
  • 浔阳江怀古
  • 扑面而来的乡土气息
  • 茅草青青
  • 白首相依,雪如华
  • 油菜花香老戏情
  • 遥想故乡的蜻蜓
  • 风吹过的村庄
  • 家乡的老桑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