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章文学网
回顶部
app下载 搜索

世人皆为他痴,却谓我痴

主页 > 小说 > 校园小说 > 世人皆为他痴,却谓我痴
正文共9260(过滤空格、图,但标点、数字占一个字)
tag标签:轰鸣声引擎摩托车世人
  摩托车引擎发出的轰鸣声在我耳边响起,紧接着包被抢去,一个白色的身影从身边闪出……
  没有眼镜的世界模糊得可怕,蓝的天、黄的地、白的衣、红的血,乱成一片。
  只有短短的十分钟,我却一直都在做这个噩梦,日复一日,而且将年复一年。
  班里很是安静,所有人都在低头画画,但我知道,每一秒都有人抬头望向窗外,连一向镇定的老师也掩盖不住脸上的焦躁,他只好在教室里不停地踱来踱去,装作巡视。
  天色渐渐从浅灰变成了昏黑,风不时从窗口吹入,教室里的气氛很是压抑。坐在窗边的同学纷纷伸手去关窗,还没等他们的手碰到窗子,忽然卷来一阵狂风,将半开的窗都吹了回来,几个陈旧的木窗框同时发出"哐"的一声巨响,吓得他们像触电一样把手缩回来。
  一道紫光撕裂了天幕,紧接着,雷像在我们头顶炸响。大家的期待被击碎,如今只剩下担忧。
  所有人都坐不住了,除了他。他坐在他位于教室一个角落的座位上,像一只准备猎食的青蛙,眈眈地望着桌上的画纸,似乎再大的风暴都无法把他与这画上的东西分开。
  老师忽然伸手拿起了我的画,看了看坐在角落的那个人,又看我一眼。我微笑,算是默认。
  他举起了我的画,"下课后大家都来看看你们班长的画,画的特别好。"
  我清楚地知道我应该怎么做——我低下头,脸上没有一丝丝的喜悦,却在心里笑。
  下课之后,老师匆匆地走了,同学们都围了过来,一片的赞美声像是海水,将我完全淹没。忽然,一个人从外围挤了进来,像排开眼前一片阻碍的乱草一样,从人群中开出一条路来。他手里拿着一幅画,兴冲冲地跑到我面前。
  "哥,快看,像不像你?"
  我迟疑了一下,伸手接过,看到的却是一个由一堆色块拼凑而成,几乎看不出人形的东西。而他偏偏是那么细心,在这个"人"的脸上加上了一个黑点。一阵刺痛忽然从我脸上那一块小小的黑色胎记传来,我强忍着愤怒,冷冷地看着他。
  他显然没有预想到我的反应会是这样。他怔在那里,没有接我递过去的画。
  一个同学伸手夺过了画,"看看……哈哈!"他大笑起来,伸出食指,指着他——我的双胞胎弟弟,"这还敢拿出来?大家看得出来这是谁么?"
  他旁边的同学脸上都带着嘲讽的笑容,凑过去看,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哄笑,夺画的同学把画往弟手里一塞,"这画的是你自己吧?浆糊脑袋!"
  "你说谁是……浆糊脑袋!"
  对方还没来得及反应,弟已经放下了画,冲到那人面前,起手,落拳,那么干净利落。那人挨了一拳,往后倒退几步,刚站稳脚,咬了咬唇,马上又向着弟冲过来。
  "别打架!"后面的同学纷纷去拉住那个夺画的人,而弟的周围,却没有一个人去拉住他。弟看了看自己的周围,眼中似乎有些委屈,但这种委屈瞬间就消失了,他举起拳头,又要冲过去。
  老师不知在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狂风从破旧的窗子缝中钻进来,夹着雨丝,将许多同学桌上的画都吹到了地上。 我瞥了门外的老师一眼,连忙在他后面攀住他的肩膀,他惊讶地转过头来,望着我,脸上的神色很快缓和下来,并变成了笑。
  老师面无表情,两个停下手来的人显然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弟看了看地上,匆忙捡起我和他的两张画,塞到了我的手里。
  放学前,老师终于给了我们一天的期待以及担忧一个结果——那个教师团,也就是从城里一间有名的中学来的,要接几个优秀的学生到城里免费读书的一队教师,由于天雨路滑,他们等天气稳定了之后,就会来。
  次日天晴。
  母亲一边给我们两兄弟整理衣服,一边絮絮叨叨地叮咛:"你们俩一定要一起回学校,最近这些天村里总有些闲汉混混在到处游荡……"我听着她将话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看了弟一眼,他根本没在听,啃着手里的白薯,偶尔自己笑起来。
  天晴得让人无法相信昨天曾经狂风暴雨。我和弟特意提早了出门,走了还不够两分钟,弟忽然就弯着腰,"哥,我肚子疼……"
  我没说话,看着他的脸,他的嘴唇似乎有些发青了。我想问他要不要先回家,还没等我开口,他就抬起头来,艰难地说:"没事……先回去,回去……之后可能就没事……了。"
  偏偏今天才病?我用审视的目光冷冷地看他,"那现在怎样?"
  "我……不如你先回去?"
  我并没有去注意他的表情,当然也发现不了他其实不想我同意他那个建议。"我自己回去。"我说道,他没有说话,我看了看他,他弯着腰,似乎是说不出话来了。
  见他这个样子,我总不能这么丢下了就走。我不耐烦地看看他,又看向路,远远地望见有几个赤裸着上身,手里拿着酒瓶的人过来。沿路的小摊贩都没敢抬头看他们,我想 那应该就是母亲口中所说的那些闲汉。他们摇摇晃晃地过来,一路上用含糊不清的醉汉语气向路人搭话。
  "算了,还是先回去再说。"我慌忙把目光从他们身上挪开,怕他们看过来,拍了拍弟的背,说道。
  弟抬头,看着我,好像对我的转变有些难以置信。我偷偷瞥那几个闲汉,又看着他:"快点!"
  他勉强站直身子,看着我,脸上忽然露出了笑,我只好扶他回去。看着他的脸色愈发苍白,我却说不出一句关心的话。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我觉得那些闲汉应该走了,好几次提出自己回去,但母亲脸上都是担忧,我不敢再说,只好等。
  良久之后,弟的声音传了出来:"哥,你先……回去吧,我跑得快……"
  母亲打断他,"你哥这不能打还不能跑的要是遇到坏人怎么办?最近可是天天有摆摊的人被抢呢……"
  她又开始了无休止的絮絮叨叨,弟没再说话。我不肯等了,"让我先回去吧,今天……"
  "今天城里要来人,带学生回去免费读书……让……哥先回去吧,别留下坏印象……"弟似乎已经确定了那个被带到城里的人是我,母亲听见了,也默认了他的话,她又唠叨了一阵,"小心点,有人抢你东西就给他,别跟人打……"
  我点头。
  独自一人走在上学的路,耳边没有了弟的聒噪,我心中尽是欢喜。我只是不明白,十五年了,弟却没有察觉一点点我对他的厌恶。
  但我却我不得不用极快的速度走完这段快乐的路程。进教室时,老师已经在准备着听课的事情了,由于我们这里没有任何的高科技设备,所以老师让同学往后退,空出前排 的位置给来听课的教师坐。一见我来,他马上对我说:"等会儿拿你的画出来展示,快回去,拿出来准备好。"
  我匆匆回到座位,拿出书包里的画,看到的却是那一堆讨厌的色块,以及一个黑点。
  我慌张地在书包翻找着,却怎么都找不到我的画。我拿着弟的画,跑向教坛,"老师,我拿错了我弟的……"
  "那……你弟呢?"
  "他……他肚子疼,刚刚我一个人回来的……"我连说话都有些不流畅了,"我要不要回去拿?我……"
  我的话被一阵脚步声打断。我的呼吸窒住了,接着老师的声音响起:"欢迎各位老师!"他带头鼓起了掌,接着台下涌起一片掌声,我慌忙跟着鼓掌,手中的画纸飘到了地上。
  我紧张得连弯腰的动作都变得那么滞笨,那些老师已经坐到了第一排,也就是我的身边,我连呼吸都不敢,指尖将要碰到画纸的时候,有人一手抽走了它。
  我抬头,看见一个坐在第二排的同学对我眨了眨眼,递过来一张画纸。我一看,那是他的,画的还算可以。我匆匆点头,老师在后面拍了拍我,把我吓了一跳。我站在教坛边,刚刚的惊吓让我总疑心着那一阵脚步声会再一次从外面传来。
  "上课!"老师的声音特别洪亮。
  "起……起立!"我的声音有些颤抖,但紧接着同学们一阵"老师您好"马上就把我的声音盖住了,我抓着这个机会喘气,回到座位的时候,放在桌上的手已经有些颤抖。
  接下来一切顺利,老师让几个同学出去展示,那些来的老师也很有礼貌,认真地点评着。我暗想,要是我那幅画在就好了……"不如请班长出来展示一下作品?"一个来听课的老师忽然笑着提议道。
  我还记得昨晚我还想象着这样的好事要是发生了我得有多风光,但现在我却愣住了。前排的教师都转了过来,一边鼓掌,一边看着我笑。我只好站起来。
  老师显然没料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但他还是点了点头,示意我出去。班里再次响起了一片掌声,我却觉得自己的脚步十分沉重。
  我拿着画,站在教坛前面,特意避开大家的目光,胡乱地编着故事,说这是我的一个邻居,他总是帮我们搬东西……说完之后,掌声雷动,我暗笑,鞠躬,准备回去。
  一阵匆匆的脚步声渐近,然后停在门口。"报告!"弟站在门口,原本洁净的衣服上都是泥迹,扣子拉开三个,脸上甚至有血迹,似乎是刚经历完一场激烈的打斗。他后面还站着一个陌生人,似乎是教师团中的一员,他的衣服上也有泥迹,但脸上是笑。
  "欢迎这位老师!"班里又涌起一片掌声。站在门口的老师笑着点头,坐在了第一排剩下的一个位置上。
  我正想着回去,弟的声音却忽然响起,带着喘息:"哥,你的画……"他递过来一张皱巴巴的画纸,我顿时又陷入了困境,我望见前排的老师眼中有些疑惑,连忙说道:"这不是!我的在这……"
  弟看着我,脸上尽是疑惑。"你的在这啊?那……那是谁的?"他指着我手中的画。
  老师们都看着我,我觉得我像是一个犯人,"没……没,这才是我的……"我坚持抵抗着,但声音却慢慢低下去。
  "先回去!"班主任替我解围,对弟说。弟还是坚持站在那里,疑惑地看着我,过了一阵才回去。
  下课的时候,弟跑到我面前,问我发生了什么。我不理他,哼了一声,转身走出去。他慌忙问旁边的同学发生了什么,但并没有人理他。知道没人会理他的时候,我心中充满了快乐。
  不知不觉我就走到了办公室门口,窗帘没有完全拉上,我看到城里的教师团正在那里,跟一群我们学校的老师聊天。我的班主任,也就是刚刚上课的老师,正在跟那个跟在弟后面到的老师聊天。
  "班长是个好学生,他成绩好,跟同学们关系也好……要是到了城里应该很快就能跟周围的同学打好关系的……"
  我听着他不住地称赞我,推荐我,我更加没有理由走开了,我欢喜地听着。
  "哦,哦,但我觉得今天跟我一起回来那个孩子挺好……那是他双胞胎弟弟吧?那孩子今天在路上看到一个闲汉抢一个摆摊的老妇的东西,马上就上前阻止了。他成绩怎样?和同学关系也跟他哥一样好吗?……"
  接下来的主角骤然变成了弟。我听着那个老师关心地问他,拳头渐渐握紧,我咬咬牙,转身走开,站在一个他们看不见的地方,等待着。
  我脑中的画面连续而且清晰:弟早上在家里暗笑,昨晚他偷偷换走了我的画,然后装作肚子疼,让我自己一个回去而且没有时间回来。他明知道路上会有闲汉,,也许是串通 好了,等有人经过,就演这么一出戏……哦,难怪他先前问母亲要钱,原来是把钱花在了这上面……
  我冷笑,没有再幻想那几个老师会出来找我。
  下午的时候我们上写作课,题目是每年必写的"梦想"。
  老师让几个平时写得不错的同学读了作文,最后让我来读,像是压轴节目。我站起身,特意用洪亮的声音读道:"我以后要当一个侦探,把骗人害人的把戏都识破,保护好人……"
  我用余光瞥了眼坐在角落的弟,他的脸上没有一点点的心虚。看来他这次已经不是第一次骗我了,我想着,更加愤怒,但我还是读了下去,越读越愤慨,声音越来越大。
  我刚读完,下课铃就响了。我以为这节课就这样结束,结果今天关心弟的那个老师忽然开口,说要听听弟的作文。我握紧拳头,坐下,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一定要出丑。
  对,出丑,像平时一样,掌声属于我,嘲笑属于他。
  弟有点惊讶,站了起身,笨拙地撞到桌子,他的笔滚了下来。他捡起来,迟疑着开始读。
  "我的梦想是……是当一个捏泥人的手工艺人。"
  我差点笑出来,这种感觉比得知自己考了满分还快乐,但我抬头看了看那个老师,他正笑着,似乎很有兴趣听他读下去。我脸上的笑凝住了,心里再一次充满了冷意。
  "这样我就可以帮人们捏泥人……"他的文章是一贯的语无伦次,"要是哪个人出了城,以后没时间回来了,我就帮他的家人捏泥人,捏他的像……"他顿了顿,瞥了我一眼,"而且要是我家的人出了城,不回来了,我就捏泥人,那么……"
  他吸了吸鼻子,扫了我一眼,继续读,"那么……"他哽咽着读不下去,他吸了口气,"那么我就可以捏泥人,只要我没死,我们家就可以整整齐齐,开开心心……"
  班里好些同学的父母在城里工作,往往过年都回不来,他们显然是被他的文章感动了,鼓起掌来,接着就引起了一片掌声。我从未试过这么失落,刚刚我坐下的时候,所有 人都在等待着他的文章……我从没听过他的梦想是捏泥人,他写了这么多年,从来都是说要做警察,要抓坏蛋……
  他看了看我,眼中甚至有泪水,我别过脸去,继续鼓掌,不理他。
  晚上,我在自己的书包里发现了一个泥人,做得挺精致,显然不是出自他的手,但那个黑点还在。我知道他在门口,他希望看到我感谢他,但我只是走出去,打开门,对满脸期待的他一笑,然后当着他的面,将泥人往地上一摔。
  "我不收骗子的礼物。"
  第二天,我没有在路上听见他的聒噪,他只是默默地走在我后面。我心中的愤怒一点都没有减少,而因为他的沉默和忍耐,一点点地往上长着。他从不是屈服的人,他很容 易发脾气,或许他平时在我面前会收敛一下,但绝对不是这样的温顺。
  "哥……我……我做错什么了?"他忍不住了,上前问道。
  "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理我?"
  我看他一眼:"我现在理你了。"
  "是……是因为教师团的事吗?"他问道。
  我心中的秘密被他知道了,我更加生气,我瞪他一眼:"我不讨厌你!"
  他看着我的眼,我也看着他,他慢慢地笑了,接着又开始了像平时一样的聒噪。
  我不讨厌他,是的,但我恨他。我在心里想着。
  我总怀疑他在我背后做些什么,所以当他跟我说,让我在门口等等他,他要上楼拿些东西的时候,我就偷偷地跟在了他的后面。他始终是个笨蛋,我想着,甚至连绕路都不会,直接就往办公室去了。我躲在走廊的消防栓后面,他到了办公室门口,迟疑了一阵,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我的班主任。"我……我找那个老师……"他说着。
  班主任当然知道是哪个老师,我也知道。他走了进去,班主任把办公室的门关上,我偷偷的跟了上去,听着。
  "怎么了?"
  "我……您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嗯?"
  弟有些心虚地往窗户看了几眼,我慌忙往后躲。"我……您能不能……我……"我往前凑去,他还是在担忧地环视着,忽然往后一退,"没……没……"
  我知道他发现了我,我匆匆跑开,也不管办公室里面的人有没有听到。他在后面追着我,我知道我跑不过他,于是停了下来。
  "哥……我刚刚……"
  我不理他,慢悠悠地走。他似乎到了现在才发现我对他的讨厌,他没有再说话,默默地跟在后面。
  第二天,老师向全班宣布,我和隔壁班一个同学将要在明年到城里读高中。同学们都鼓掌,弟看着我,满脸笑容。下课的时候,不少同学过来跟我道贺,一些要好的朋友则说要给我送些小东西,我开心地跟他们聊着。
  他没有再去挤开人群,我不自觉地瞥了他的座位一眼,那是空的。
  到了城里之后,我拼了命地学习,似乎有一种力量推动着我努力,但这种力量绝对不是来自那天我随口说的要当侦探的梦想。我渐渐地从班里中下层挤上了前五名,大家还是那样,你恭维我,我恭维你,十几岁的孩子活得像打拼了几十年的老官员。
  为了省车费,我没有回家,只是寄信,过年的时候就咬咬牙打个长途电话回去,听着电话那边的父母又哭又笑。他从来没有跟我讲过电话,但我知道他在一旁听,因为我总能听见他的笑,那么自然,是城里那些同学的笑无法相比的。
  离家三年后,我如愿考上了城里一所名牌大学,我拿了录取通知书,把自己去做兼职赚的钱都带上,买了许多村里没有的新奇东西,回了家。
  那条路没变,还是那样,坑坑洼洼,松散的土上印着牛马的蹄印和自行车轮碾出来的痕迹。我远远地看见一个健壮的年轻人从路的那边走来,那是他。他很像父亲,晒得黝黑的脸,粗糙的手,眼睛因为长期的日晒,不再好像以前那么明亮。他看到了我,兴奋地放下手中的桶,跑到我面前,给我一个兄弟的拥抱。
  我只是忍受着,他脏兮兮的手印在了我洁净的衣服上,我不说话。
  接下来的一切与我所想象的一样,我把录取通知书给他们看,父母一边看一边赞叹。
  弟刚从外面回来,手里拿着乡间特有的山货,塞给我。他也坐下,伸手拿过我的录取通知书,"哎,三年没读书,我都快不记得字了……这个什么字?"他问我。
  我回答了他,没有多说什么。
  他仔细端详着,好像这张录取通知书也是他最重要的东西。他笑了笑,对我说:"我这浆糊脑袋不适合读书,只会蛮力……哎,哥你以后赚了钱,记得带我到城里住啊,我看你带这些东西可有趣了!"
  他竟然那么自然地说自己是浆糊脑袋,我想起了他以前跟人打架的情景,心中竟有些刺痛。我从他手里拿过录取通知书,却发现上面多了几个指印,我皱了皱眉。
  他想说话,但没说。
  母亲在旁边又开始了她的絮絮叨叨:"你知道你只会蛮力了!你看看你弟吧,现在还是那样,我说过多少次了,贼要拿东西就让他们拿,就你一个去追!多少东西能抵上一条命呢……"
  四年之后,我从大学毕业,拿了毕业证书回来,同样地捎了许多城里的新奇东西。
  走在那条路上,弟还是从那边走来,穿着白衣,挑着担。他没有再像以前那样,他只是走过来,接过我手里所有的东西。
  父母一起看着我的毕业证书,弟拿了些山货,塞给我,也看着,但没有去拿那纸证书。洁净的证书和他沾着泥的手之间有一座山,他不敢越过去。
  弟送我到车站,一路上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跟在后面,我偶尔转过去看他,他在笑。
  走在那条多次入我梦的路上,我想着小时候的事,并没有太注意旁边。天气是那么闷热,没有一丝风。我伸手去擦额头上的汗,忽然一阵风掠过耳侧,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包,我死死地用双手拉住包。
  我听见了摩托车引擎的轰鸣声,加速的摩托车把我往前拖着。我的毕业证书在里面,我的毕业证书在里面,我的脑海里只剩下这句话。我感觉到脚与地面磨察的温度,我终究抵不过一台机器,我松了手,重重地往后倒在地上,眼镜不知道掉到了哪里。
  一个白色的身影从身边闪出,我看着弟追上去,劫匪好几次想转弯,但都没有转,似乎是刚到这里的人,并不熟悉这小村庄里纵横交错的小巷。我站起身,也追上去,眼前其实只剩下一个黑点和一个白点,以及一片模糊。
  白点和黑点在一个转弯的地方重叠,我跑上前。
  弟连哼都没有哼一声。白的衣、红的血,像倒置了一幅未干透的油画,颜料流了下来,一片混乱。村里的人听见声音,都出来了。弟仍然抓住包,不让劫匪走,劫匪慌了,抓紧包,加速就要逃跑。
  劫匪拖着弟前行,速度越来越快,地上的血迹却越来越密集。我和其他村民也追了上去,跑得快的几个人也抓住了劫匪,终于在一个转弯的位置,劫匪平衡不了,从摩托车 上被扯了下来,摩托车还往前开了一段路,撞到一堵土墙,倒了下来。
  弟抓住包的手终于放松了,他往后跌去。我接不住他,他躺在地上,一点点的血迹形成的路终止在他的身边。我的包在旁边,拉链被拉开了,露出半本崭新的证书。
  弟好像在笑,他伸出手想要拿证书,又缩回来。
  洁净的证书和他滴着血的手之间有一座山,他越不过去。
  天晴得让人无法相信昨天曾经狂风暴雨。
  警察来了,说那是一个通缉犯,多次在城里抢劫之后逃亡到这小村庄里,因为没钱吃饭,又出来抢劫。
  记者来了,说弟是英雄,他为民除害。
  我们都不敢相信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变成了一块冰冷的墓碑,更不敢相信他剩下的就只有我们脑海里这么些破碎的画面,以及房间里少得可怜的一些遗物。
  桌上放着一个泥人,就像多年前那张画一样,甚至看不出来是一个人。这个泥人应当是一个半成品,因为它的脸上是那么光洁,没有黑点。
  "醒啦?"一个伙计走向了我,"快看,我们店上报了!"
  我接过报纸,一看,都市版,上面一个黑体字的大标题:"名牌大学毕业生开店卖泥人"。
  我翻了翻报纸,后面一版上同样一个黑体字的大标题:"抢劫犯在小村里落网,见义勇为者获大额奖励"。
  距离是,世人皆为他痴,却谓我痴。
上一页:小蜗是乌龟
下一页:我入了你的眼,你却入了我的心

校园小说欣赏

  • 短篇小说
  • 爱在现实面前失了色
  • 对不起,别爱我
  • 校园里的朦胧岁月(四)
  • 第八节:哥,他跟你好像
  • 校园里的朦胧岁月(五)
  • 海是鱼儿的眼泪
  • 我的大学魔兽的世界
  • 毕业季,再见旧时光(连载二)
  • 毕业季,再见旧时光(连载一)
  • 我们都曾孩子气------快毕业了
  • 那一年,我们都还年少
  • 一处相思两处凉
  • 七年【原来青春可以这么痛】
  • 你给的时光,无可代替
  • 回忆,本身就是一种悲伤
  • 校园小说推荐

  • 校园奇谈(一)
  • 毕业季,再见旧时光(连载一)
  • 慕杉如初
  • 小蜗是乌龟
  • 那一年,我们都还年少
  • S的故事,一个不会唱歌的女孩儿
  • 对不起,别爱我
  • 一处相思两处凉
  • 我的大学魔兽的世界
  • 逐爱之旅
  • 还以幸福笑
  • 微笑,暖心
  • 第六节:不幸,总是发生得很连贯
  • 我入了你的眼,你却入了我的心
  • 校园里的朦胧岁月(五)
  • 第二节:捡到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