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章文学网
回顶部
app下载 登陆
分享到
微信好友 朋友圈 QQ空间 微博 更多

挠心的哭声

主页 > 美文 > 美文摘抄 > 挠心的哭声
正文共4759(过滤空格、图,但标点、数字占一个字)
tag标签:挠心哭声
  老八与现任副县长是发小儿,穿开裆裤那年还为一根甜秸子打过架,及至二人的孩子上了大学,两家都住进了县城,双方来往也还没有间断过。
  
  老八大胡子大脸是个粗人,副县长小鼻子白脸是个文人,两人虽是一黑一白一胖一瘦,却能常聚一堆儿粗细相间地聊天儿下棋对骂扯淡。
  
  这天,纯属偶然,下棋闲聊中副县长说:“你说,为民解忧是大事不?”老八随口说是。“你说,我主管经济,眼下城西盖了那多住宅楼,旁边就缺个场,还该叫它缺着不?”老八说不该缺。“你说,我有了难处,你该管不?”老八说该管,说过,又补一句,“那得看你有什么难处,要是想再多娶个媳妇可不行。”说过,二人全笑了。
  
  “那好。”副县长笑过之后依然边下棋边言语,“毛织厂那块空地闲了多年,你想法子凑钱把地买下来,盖成个大场……”见老八住手瞪眼,忙说,“算是帮我还不行么,救活一个厂子、济活一批职工、带来一批生意、为领导和百姓解难,这可是当今活菩萨干的事,过二年地价再涨上来……”
  
  “谁愿意盖谁盖,我上哪儿偷那多闲钱为你出业绩?安分守己当县长吧,甭在这儿东想西想没事儿找事儿。县长大人的难事儿多了,我管得过来么?上回叫我出钱帮肉联厂解决那烂闲事儿还没完哩,这又下套叫我钻么?呸!快忙吧,该找谁找谁,甭在我这儿想好果子吃,没门儿!该你走了!”老八闲时不扯工作,好友不干预朝政,高低不理会副县长的话茬儿。
  
  副县长说:“那好,到时候你可别后悔,地价涨上来……”“后悔算孙!”
  
  两人半斤对八两地戗过之后谁也没在意,事端就随着下棋扯到了后脑勺儿上。
  
  回到家,老八也是有一搭没一搭与搞建筑的亲哥闲扯,亲哥听后把眼一瞪,文章wz.zuowenzhang.com,把腰一叉,“啊”过之后大声说:“这咋能说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闲事儿呢?老天爷,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儿、千载难逢的大机会、赚大钱的大买卖啊,万万不能错过!得赶快筹钱动手,立马动作,迟了,谁都会后悔一辈子。”嘱说老八抓紧时间完成大业。
  
  老八这就有了活儿干,把经营多年的养殖场也卖了,把城里的几套房子也抵押贷款了,把七大姑八大姨的存折也借光了,不多时日便顺心凑数买了地,如期把那大场建了起来。
  
  刚买地那会儿,毛织厂还三番五次上门求人,生怕老八尿裤子变主意,到了两年之后,土地实行了招牌挂,谁也没料到那3万块钱一亩的破闲地竟然炒到了22万一亩!加上地上建筑物,老八卖后确实发了一笔大财,刨去成本、税款、分红,少说也还多赚了几百万。
  
  这可是无意间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啊,老八及其家人不禁大喜。喜过,老八却又遇上了新麻烦。
  
  其实,老八早就深知这是在华夏,四下里全都是中国人。在咱中国,对咱国人来说,谁赚了钱也不可能被窝里放屁——独吞。老八申明大义,心甘情愿地大大方方分起钱来——先分给亲哥的有效提醒;又分给二线出力的亲戚;三分给施工的好队伍;四分给少部分邻里乡亲……末了,分来分去大伙儿说:您这一罐子好药是从哪儿讨来的秘方啊?真是一棋高招!
  
  老八说:“副县长啊,是副县长个老不死强加于我的,当时我还生气呢。”
  
  啊,这就对了。众人纷纷议论起来,这个说:怨不得哩,原来是县太爷在幕后操持,光凭你那点小黑肠子,打死也憋不出这样个响屁来;那个说,天大一件好事,咋就叫你个粗人碰上了哩,闹了半晌,全是沾得副县长的光呗;最后说,那么,你老人家回了咱县太爷多少好处费哩?少说也得一半儿吧!
  
  老八就不愿意听了,粗声大嗓说:“鸟!咋说叫我回好处呢?我回得着么?他那是叫我帮他忙,给他出政绩哩……”
  
  众人就开怀大笑,都说老八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正经八百的大滑头,送礼藏着不叫旁人知晓而已。
  
  老八说:“我耍哪家滑头呢,你们不晓,我也不晓么?扒了皮,烧成灰,我也认得他。你给他,他要么?那不是整他、臊他吗?他才不是那号人,他才不要哩,再说……”
  
  “再说嘛呢?”众人跟嘴指问。
  
  “你说再说嘛?这钱全是我自个儿凑哩,晓得凑钱多难?他可没出一分……再说,我俩光屁股眼儿一块堆儿长大,他说就说了呗,还真叫我送礼不成?”老八也不忌口,自管抖搂陈年旧谷子,“那年,他戴着红领巾掉进河里,我要不救,还不把咱城北河水全喝干?早跟阎王爷当水官了!呵呵、哈哈……”
  
  众人也随着哈哈大笑。
  
  笑过,老八嘴上更急:“我要给,他敢要不?他敢要,我就给。不信,你们去给,进门就叫你癞蛤蟆过门槛——蹲了屁股,抢了脸!一准没错。”
  
  这也正是老八的犯难之处。
  
  本来,老八并不抠门儿,大大方方谁都给,问题是他对副县长太了解了,两人从小坐一板凳嫌宽,穿一裤子嫌肥,自己心里很不愿意戗火做事,遂生气说:“去去去,你们晓个屁,别给我老伙计添乱!”
  
  众人又开始纷纷议论,这个说:啊,对了,县长个小贱人天生就是贱嘴贱舌,出个主意就出呗,谁还能有个良心去报答不成?!那个说:可不是,人家县长一家拿麻绳扎着脖桶过日月,要钱做甚?吃甜言,喝西北风,少心没肺的啥也不想,啥也不要,就愿意跟那些个赚了大钱的没良心的狗儿们下棋!挖苦老八铁公鸡——一毛不拔;有人还顺嘴儿骂老八太缺德,过河拆桥,生下孙子不长屁股眼儿。气得老八头晕目眩,差些个没住进医院去看医生。
  
  这么坚持了好多天,老八还是不改主意。
  
  这天,亲哥过来笑着说:“弟呀,不送也就甭送了,往后咱也求不着谁、用不着谁了,县长他穷他就穷,百姓咱富咱就富,揣上大钱关起门来过日月,好着哩。大把票子捂在箱里,叫谁心里也踏实。花吧,吃香哩,喝辣哩,花天酒地、游山玩水、安享天年,咋过都不为过,咋花也没人管,花不完哩!多好的日月啊,弟,好好过吧,往后可别再为钱上着急。”丢给老八一个屁股,走了。
  
  老八心里这才别扭起来:“是啊,虽说副县长没出钱找物儿帮大忙,可没人家那句话,能有后来这大钱么?再说,哥俩儿好了一辈子,自个儿掖着大钱过日月,再与这老伙计聚堆儿下棋闲扯淡,埋上金银装孙子,还能尿进一个壶里?谁要提钱谁就算俗么?不行,得去言白言白,兴许弟兄们给钱算不上行贿哩。”
  
  老八左思右想熬了灯油讨了苦,好不容易才拿定了主意,提上大钱硬上头皮上门来见副县长了。
  
  副县长见他手提大钱进家来,开门见山笑笑说:“老八,害我,是不?不想叫老伙计当县长,想叫老伙计吃凉饼子睡凉炕,是不?你给一万,判半年,我收一万,判一年,你行贿,我受贿,咋?咱哥俩儿后半生在大狱里过?”
  
  老八开始皮笑肉不笑了,说:“可是……”
  
  “可是么呢?这多年,糊涂啦?背来萝卜找礤床,有了钱,活腻了?!”
  
  “可是,没你独木桥上一句话,能有我阳关道上大钱箱么?我也得心里平衡平衡……”转而软下来口气,“多少表示表示,就这点意思,我吃大肉,你喝小汤,怎么样?”
  
  “不——行!想用糖衣炮弹摧残党的好干部,是么?进错庙啦——!我可没那个福分,咱家祖坟上几时烧过有钱的高香?咱有当官的运气,没有藏钱的命啊,苦,苦!受教育这多年,就记住了一条:要想和百姓一起过好日月,就得老老实实做人,规规矩矩办事,拒腐蚀,永不沾。谁也休想把我扯进腐败队伍。”
  
  “谁腐败了?谁腐败了?这不是我有了么,又不是偷来,又不是抢来。当官还当出脾气、给钱还给出是非来啦?少在我这儿装正经,多少就这点意思,嫌少,多了还没有哩,就这么定了。来,下棋。”老八佯作没事干,嘴上硬,心底虚,高低也是肚里没数,强作笑颜说,“这回我作主。当个小芝麻官儿还拿起臭架子来了,你当你是谁呢?离百姓远了,小心没人再理你。连我也巴结不上了,岂有此理。”
  
  “少废话。”副县长不急不火,仰起来下巴说,“有钱憋得难受啦?难受修路、扶贫、捐款、行善去,有的是好事等你做,为哪个非要拿钱来祸害我?你金山银山,我不稀罕。一个被窝里多少年,谁不晓谁那点家底儿?说你呢,看谁呢?跑来我这儿装糊涂!”
  
  “说谁装糊涂?谁装糊涂了?我修路扶贫捐款行善还少么?你怎么睁眼说瞎话?那是我理应多做的事,我从来也没少做过。这多年,我心负过谁?我做再多那些事,也不是回报你呀,这件事上是你走脑子动嘴立了功,正当收入分你应得的那一份,明白么?傻瓜。”
  
  “不明白。我不上你这个当!我要不在这个位上,不站得高、看得远,能给你言白来这么个好主意么?那不是随口一句话么,又没有费时出力,当时你还不愿意呢。”
  
  “那也得给。我这不是赚了么,又没赔。”
  
  “赔、赚与我何干?你怎么死脑瓜筋一根子弦。我是亏了你,还是欠了你?哪辈子挖了你家祖坟,非来把我往火坑里推?”
  
  “谁推了,谁推了?你看看,这不全是现金呀?我长了乌鸦嘴啦,这么不信任。”老八的意思是眼前只有二人,只要我封嘴,全世界也没人知晓。
  
  副县长立刻回嘴说:“谁不晓?谁能不晓?是你不晓,还是我不晓?是天不晓,还是地不晓?”口气咄咄逼人,“钱多了不花,那废纸空数藏在心上有屁用?钱多了就花,能不花出来热眼快舌头?全县百姓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你当别人都像你一样傻瓜呢?谁不晓我一月挣多少?今儿给老人买房子,明儿给孩子买汽车,召唤来纪检给我盘点盘点家底?资产大于收入,哪儿来的?糊弄爷,还是糊弄孙?老百姓也就是睁一眼闭一眼不跟狗一般见识算了,真要找你算账,八回大狱都进了。”进而劝导说,“你呀,别在我这儿使小聪明,我懂。快好心回家歇着吧,谁对钱也没仇。咋从你家来,咋回你家去,谁的钱入谁家门,谁的脚走谁的路。我一月几千块,咋吃咋花都富裕,比咱搂草拾柴那会儿强多了,到啥时候都知足。你也甭来我这儿自讨苦吃,我也不把自个儿往大狱里送,你钱多,你走阳关道,我钱少,我过独木桥,咱井水不犯河水,行不?”见老八还瞪眼,又强硬说,“你要敢再缠,我可报警抓你了!”
  
  “抓,你抓。不抓你算孬种。”老八口气并不软,最后一搏说,“越说你咳嗽,你倒喘上了,好赖不分,四六不懂,我好心就是驴肝肺呗?!帮了就算白帮,一分也不能给么?这是哪家道理?”
  
  “哪家道理你不明白我明白,但有一条道理你得明白,你要为我长远好,你想叫我接着当官为民,你就记牢这一条——不能给。”
  
  “那你帮人只能白帮?”
  
  “只能白帮。”
  
  “那不行。亲戚朋友姊妹兄弟的唾沫快把我淹了,都骂我心黑吝啬酸葫芦,我是被逼无奈才来的。这样吧,你也抬抬贵手,我也厚厚脸皮,咱来个二一添作五,我留一半,你留一半,下不为例。”见副县长低头思忖,又补上一句,“求你了,下不为例。”
  
  “别给鼻子就上脸啊,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呢?你是真想让我当县长,还是不想让我当县长?你叫我大钱催着,整天揣着心鼓过日子,不是害,是爱么?混蛋二百五!我要在这个位置上把不住一个贪字,进大狱、坐班房,那不是早晚的事啊。你想过么?咱就是过老百姓一样的穷日子,也比蹲大狱强啊,你咋还不明白这么一个简单的小儿科?我不自律,这县长我绝对不当!你臭毛崽子敢拿屎尿往我身上扣,小心老子不客气!想想咱们的爹娘吧,别有了钱,当了官,就自己作践自己。”副县长斩钉截铁,不留半星余地。
  
  “这还讲理不讲理?这也太不合……”
  
  副县长打断老八的话说:“对了,按劳分配就是多劳多得,马克思早在1885年就说过多劳多得极不合理,没办法,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就这样。怎么?你给出个新招儿改改?我看,你嫩了点儿。”
  
  老八晓得理论起来占不了上风,改嘴说:“那,那你宁肯叫我把脑袋掖进裤裆里过日月,也就是不能给?”
  
  “就是不能给。”
  
  “就是不能收?”
  
  “就是不能收。”
  
  “那,那咱只能喝酒?”
  
  “只能喝酒。对,酒也不能乱喝。你来我这儿,还得只喝我家酒。”
  
  “好好好,算你铁嘴钢牙大清官。喝酒就喝酒,管他谁的呢,反正也是没理可讲!”说着,老哥俩儿开始翻冰箱倒柜橱,找出来好酒,拾掇出来小凉菜,一对一碰地吃喝起来。
  
  酒过半酣,副县长说:“你说,咱光屁股割草拾柴那会儿想到过如今这好日子不?”
  
  老八说没有。
  
  “你说,咱如今这好日子比原先那穷日子,是天堂不?”
  
  老八说是天堂。
  
  “你说……”
  
  “甭说了。”老八打断副县长的话说,“这些道理我全明白,可我挣了这多钱,确实有你的高位指点,你一分也不要,我心里堵得慌。我也说不清哪儿难受,反正就是……”说着说着撇起嘴来,趴在桌沿上失声痛哭……
  
  

上一页:和谐的朝阳市场
下一页:南瓜和菊花

美文摘抄欣赏

  • 时间冲走多少朋友?
  • 优雅女孩,耐的住寂寞,拥得了繁华!
  • 看到第四条,我笑得无法看下去了
  • 优雅是一种心态
  • 不要为虚荣付出代价
  • 有所为,必有所不为
  • 品味人生,感受人生之美
  • 从小事做起
  • 成功者必备的12种素质
  • 成功者的7个习惯
  • 第一次捧韩剧,名字叫《未生》
  • 可怜的吴津
  • 宁财神的人生远比你想象的精彩
  • 喜欢上了长春
  • 老R,你是幸运的
  • 躺着睡不着的无聊时光
  • 美文摘抄推荐

  • 皮股
  • 红龟桃的故事
  • 时光如莲,宛在水中央
  • “高分低能”与“低分多能”
  • 刘备弃官记
  • 蒋欣“贱人就是矫情”的20年
  • 第一次“摸”车
  • 一张商场积分卡
  • 盗中盗
  • 简单的高招
  • 睡货的经典搞笑说说!
  • 宴痛
  • 教师节美文《教师赞》
  • 寻找战场
  • 妙口回春
  • 命途几何
  • 美图推荐

  • 养眼美女图片,养眼的美女养眼美女图片,养眼的美女
  • 美女祼体图片图——性感美女图片 高清诱惑——美女写真无遮挡美女祼体图片图——性感美女图片 高清诱惑——美女写真无遮挡
  • 婚纱摄影——婚纱照图片婚纱摄影——婚纱照图片
  • 天生丽质的高中素颜校花美图天生丽质的高中素颜校花美图
  • 巨乳美女瑞莎Trista巨乳美女瑞莎Trista
  • 潘娇娇居家大秀丰乳肥臀潘娇娇居家大秀丰乳肥臀
  • 每天一期的趣味小囧图每天一期的趣味小囧图
  • 女神沫晓伊baby性感翘臀极致诱惑女神沫晓伊baby性感翘臀极致诱惑
  • 可爱美女图片,清纯可爱美女可爱美女图片,清纯可爱美女
  • 王雨蝶:2014许昌学院大学校花mm美照王雨蝶:2014许昌学院大学校花mm美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