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章文学网
回顶部

混血铁匠

主页 > 美文 > 美文摘抄 > 混血铁匠
正文共8883(过滤空格、图,但标点、数字占一个字)
tag标签:混血铁匠
  这可是我亲身经历的,我父亲朋友的,说起来也不算远。
  
  上个世纪70年代初,父亲为参加一座新型铁矿的建设,把我们一家从大兴安岭的甘河镇带到了岭东南,在铁路博林线八十公里的小镇梨子山,准备再次安家。
  
  初到梨子山,建设者们没有房子住,父亲便把我们的家,暂时安在滨洲线和博林线两条铁路的分岔处,一个名字叫“沟口”的小山村里。
  
  沟口是中东大铁路上,不能再小的小站了。沿铁路西行十五公里,就是兴安岭重镇博克图,再往西行的列车,需加挂两个蒸汽机火车头,同时发力,才能攀上西越大岭的盘山路。再往西,就是最著名大兴安岭隧道了。沟口,顾名思义,就是进岭出山的门户了。
  
  我家暂居沟口,是由父亲的朋友张鸣叔叔介绍的,我们一家就投奔张鸣的哥哥张宏来了。张家三代同堂,张宏伯伯是位邮政电话线路的护理员,这老两口,上有八十六岁须发银白的老爷子,下有四儿三女,同张家一样,山村的人们,对我们都非常友好,张家的朋友中,有个二毛子(东北俗称,中俄混血儿)铁匠,姓夏,足有一米九的大个儿,满脸黑密的连鬓胡子,黑眼睛笑眯眯的,跳动着调皮的善良,当地人叫他夏铁匠,我们孩子则叫他夏大伯。这个表面邋遢的男人,却格外喜欢小孩子。
  
  小山村面前,两条铁路呈“Y”字型排开,进沟的小铁路,从滨洲线大铁路掰开,不到一公里,就同哗哗奔流的雅鲁河相遇了。铁路西河岸上,有一座孤零零的,形似埃及金字塔的小山,当地人叫它小孤山,它坐西朝东,像有双眼睛,把铁路,把河面上发生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那一年,我十岁,弟弟六岁,张家的张小三,小四儿与我们同岁,夏家的惟一的儿子小力,长我们几岁,十四岁了。
  
  记得我们家第一天到沟口的傍晚,在张家,故事gushi.zuowenzhang.com,张伯伯的好朋友都来了,有牛奶收购站的吴叔叔一家,有夏铁匠一家。在欢迎我们全家的晚饭桌上,气氛格外融洽、友好。大人们喝了点酒,划拳、说话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引得我们小孩子探头探脑,扒着门缝,往里屋大人们喝酒的桌子上探头探脑地张望,这下被满脸通红的夏大伯发现了,他像一只耷拉翅膀的老鹰,哇地扑过来,抓小鸡一般,逮住谁,就弯腰把谁抱起来,用黑硬的胡碴子,紧紧贴在孩子脸上,把孩子们扎得哇哇乱叫,他却咧开阔大的嘴,哈哈大笑。男孩子见了他,个个都感到恐惧,小姑娘见了他,远远如小鹿,飞一般地躲闪着逃跑了。夏大伯在孩子们身后,大声地笑着,像草甸子泡子里的蛙鸣声,传得很远。
  
  后来,与夏大伯一家相处时间长了,我开始喜欢他了。
  
  不知何原因,我对夏大伯,是既惧怕,又敬佩,更多的是被吸引,好像他身上有股磁性,一会儿不见他,就像这世界没了欢乐。我第一次见到夏大伯,就是这次在张家欢迎我们家来沟口的这个晚上。
  
  父亲指指大个子铁匠,对我们哥俩说,以后见面,别忘了喊夏大伯。
  
  与我对视的夏大伯,眯着闪闪发光的眼睛,眨巴了几下,微笑着说,这小子眼睛挺亮,瞅什么呐?叫我一声嘛,现在……叫我大伯嘛!叫哇……
  
  也许是初次见面陌生,也许第一次见到这样高大魁梧的男人,我给吓住了,总之心里有点发颤,嘴张了几张,“夏大伯”这三个字,我竟然没喊出来。
  
  这个晚上,铁匠夏大伯喝酒喝得满面红光,乐呵呵的他,嘴里还不时地唱几句谁也听不懂的歌儿,他自己不时地闭着眼睛,一副陶醉得不能自制的样子。
  
  端着酒杯的张宏说,铁匠,你别自己唱的挺来劲儿,你打嘟噜,我们可一句都听不懂……
  
  夏铁匠冲着张宏乐了,你不懂?可有人懂啊!他指指我父亲说,你看人家亚堂——陈工程师懂俄语,全听明白了,亚堂,你可别流泪了……哎,这沟口……总算有我的知音啦……
  
  在一边的我,的确看到我父亲热泪盈眶,我感到奇怪,心里却感到父亲很可笑。
  
  未等父亲答话,张宏马上打断铁匠的话,老夏,我知道,你还有更拿手的节目嘛。
  
  这句话一定提示了铁匠,他一拍自己的大腿说,我差点忘了。他像变魔术那么神奇,从口袋里掏出个巴掌长短的闪闪发光的东西,他从炕上站起身,手上举着那个发亮的东西,像流星似的在棚顶下划过一圈,然后他极快地转身,背对大家,面朝北墙,来个“亮相静场”。
  
  我看到,夏大伯高大的身体,使劲往内收缩,运气似的,然后又猛地伸展开来,像一架强力鼓风机打开了风门儿,接着,人们就听到一阵响亮、美妙的琴声,悠悠扬扬地升起来。我听着的琴声,看着他的后背,就这样足足数了十个数的时间,夏大伯才慢慢转过身来,我看见他面无表情,双手托着个衔于口中的闪亮的玩意儿,那令人陶醉的音乐,就是这东西发出来的……
  
  我瞪圆眼睛,盯着夏大伯“叼着”的玩意儿,还来不及想那是什么,就被它发出的声音深深地吸引了。
  
  这时,张宏一仰脖儿,干下一杯酒说,怎么样?我说铁匠有拿手戏吧,听,这口琴吹出的调调儿好听吧!
  
  啊——这东西叫口琴。我不断地重复这两个字,死死地记住了这个乐器的名字。
  
  屋里所有的人都屏住声息,铁匠的口琴声在夜晚回荡。他自我陶醉地,尽情地吹着,琴声悠扬、缠绵、优美,传得很远很远……
  
  大家痴痴地听着,觉得那调儿,比百灵鸟的啼鸣好听百倍!大人和孩子们都怔怔地看着夏大伯,他黝黑的脸上光彩飞扬,一副自我迷醉的神态,好像这个世界只属于他一个人。
  
  小山村静静的黄昏,被这优美的曲调儿,渲染得生机勃然……
  
  吃完晚饭,天完全黑了。我们一家被张夏两家人,送到租住的村边郭信差爷爷家的小土房住时,这小屋里没有电灯,只有星火一样的煤油灯,幽幽暗暗的,外面又黑又静。我顿时感到害怕,喊着闹着,不住这里,不住这里!眼泪奔流,搞得我父母极为尴尬。
  
  这时,夏大伯一把抱起我说,这孩子不喜欢这里,走,上大伯家睡,我又有一个儿子啦……说完,背着我去了他家。
  
  把我放在夏家的炕上,夏大伯就对早已经躺下的小力妈喊,老太婆,咱又来个儿子!
  
  这一喊,夏家人全醒了,个子矮小的小力妈,向我微笑着,他们的儿子小力,深深的眼窝里,透出一丝喜悦,他对我笑笑,向我摆手,让我到他睡的炕捎儿一侧,和小力并肩而睡。这时,里屋的门拉开一条缝儿,我看到,里面一双俄罗斯老女人的蓝眼睛,正好奇地望着我,夏大伯指指蓝眼睛老太太,对我说,叫瓦丽雅奶奶……
  
  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黄头发、蓝眼睛的老太太,心里有点骇然,“奶奶”这两个字,我还是没有叫出来。
  
  我躺在夏家陌生的炕上,听着小力哥均匀的喘息声,自己却没有一点睡意。我似乎嗅到了屋里弥漫着的浓浓草香味儿,还有一丝淡淡的牛粪味儿。
  
  在山村的大人中,铁匠夏大伯是我最好的大朋友。
  
  他的家和他的铁匠铺,是我常去玩的地方。我的心中有几个秘密:我爱看夏大伯打铁,爱听夏大伯吹口琴,爱去夏大伯家,更爱看他妈妈的那双幽幽蓝的眼睛。
  
  那天早晨,我去找小力哥哥一起去上学。在夏家的大门口,停着一辆勒勒车,车上坐着围着金色俄罗斯披肩的瓦丽雅奶奶,她那咖啡色的长裙子,把她的脸映衬得如白云一般。
  
  我长到十岁,第一次见到七十多岁的奶奶,穿得这样华美艳丽。我先被奶奶漂亮的衣裙吸引,很快,我又被奶奶的神情吸引,那张轮廓分明、白净而越显皱纹的脸上,布满了渴望,布满了惆怅。
  
  更让我感到好奇的,是瓦丽雅奶奶的神情。奶奶面前是辽阔的岭东草原,远处是苍翠连绵的山峦,她正深情地望着远方,眼睛一眨不眨,那聚精会神的样子,像一座大理石塑像。
  
  我走到瓦丽雅奶奶身边,小声问候她,奶奶好,奶奶看什么呢?
  
  我连说两遍,奶奶竟然像没听见似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对我的问话也没回应。
  
  我越发感到奇怪,就像个无声的大袋鼠,故意一跳,悄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我想看个究竟,这一看,我顿时愣住了,今天瓦丽雅奶奶的眼睛,格外地碧蓝,格外地亮哟!像大岭上的天空,像草原的深湖,像梦中的蓝宝石……
  
  我想在瓦丽雅奶奶的脸上,搜索解答自己心中冒出的太多的疑问。这苏联老太太,为何一副痴迷不堪的样子?我顺着奶奶看的方向,踮着脚尖,向远处眺望,那远方的天幕下,就是无边的草原,就是蜿蜒的山岭,这有什么好看的呢,我搞不明白,自己踮着脚尖儿看奶奶时,可能完全变成了一个直愣愣的问号,我这副傻呆呆的样子,可能把奶奶吓了一跳,这才把沉迷的老太婆拉回了现实,她噗地被我逗笑了,傻小子,你看什么呢,想把我装进你的眼睛里吗?看我撑坏你小子的小眼睛!
  
  瓦丽雅奶奶虎着脸,突然冲着我大声说话,把我吓得像慌乱的兔子,一跳跑开了。我背后传来奶奶咯咯的笑声……
  
  事后,我问小力,你奶奶一天到晚的,站在勒勒车上看什么啊?
  
  小力说,看她的家啊!
  
  我说,远处就是山啊,哪里有她的家呀?
  
  小力说,你看不到,我奶奶的能看到,她的眼睛能翻过山看到家。
  
  我又问,翻山?我不信。可她的家在哪啊,她的家什么样啊?
  
  小力没有马上回答,认真地想了想,说,瓦丽雅奶奶的家,就在山那边的苏联,她家的房子,是座漂亮的白色小洋楼,她告诉我,她家的窗外,还有一个红色的,像胡萝卜一样溜尖儿的小……庙,不对,奶奶说,那是教堂。
  
  我又问,瓦丽雅奶奶,为什么不回自己她的家呢?
  
  小力不回答我,他那深陷的眸子里,跳出了显而易见的忧伤,好像和他的年龄极不相称。我马上意识到,自己问了不该问的事,立刻闭嘴,控制过多的话再蹦出来。
  
  我闭上眼睛,想象瓦丽雅奶奶的家的样子,想啊想……却总难以把什么白色小洋楼,和什么红顶教堂幻画出来,那时我们还没读到安徒生、王尔德那些美丽的,我的头脑中就是土房、砖房两种房子,根本没有尖顶小洋楼的概念。那是缺乏想象的时代,故而瓦丽雅奶奶的家,在我的脑海中始终是模糊不清的。
  
  往后的日子,我经常看到瓦丽雅奶奶,站在早晨的晨曦中,站在晚霞的映照下,甚至站在冬日洁白的雪地里,痴痴地望着远方,她的蓝眼睛闪闪发光,有时还看到一行泪水,沿着她的脸颊流下来……
  
  看到这情景,我们一群在她身边走过的孩子,谁也不敢大声说话,好像谁也不忍心惊扰奶奶那个无比美好的梦。但我们都知道,奶奶又想她的白色小洋楼,想她的胡萝卜教堂了。
  
  瓦丽雅奶奶的身影,常常被晚霞染得彤红彤红的。有一次,我远远地看着,奶奶渐渐弯曲的,映在夕阳中的背影,看上去,如梦如幻,我不知为何,自己也悄悄流了泪……
  
  周日上午,我和张小三,在村外雅鲁河钓鱼的时候,我向他提了个困惑自己许久的问题,三儿,你告诉我,为啥小力他奶奶的眼睛是蓝的?
  
  张小三说,你还看不出啊,瓦丽雅奶奶是老毛子!
  
  我闹不懂,什么老毛子?
  
  张小三很严肃地说,就是苏联人,苏修人……
  
  我不敢再往下问了,这“苏修”,可就是前两年,抢我们中国珍宝岛的那伙人,我不信他的话。这里怎么会有这么霸道的人呢?再说,一个连走路都没有力气的老太太,还能抢别人的东西?再看瓦丽雅奶奶,满脸慈善,甚至连打喷嚏,都可能吓着自己的胆量,不可能跟抢字沾边。我开始在心中反对张小三对瓦丽雅奶奶下的结论,我觉得他在撒谎。
  
  我再看张小三,他坐在河边的草塔头墩上,手里握着鱼竿,两眼盯着河面上的鱼漂儿,双唇紧闭,好像早已忘了自己说过什么了。可他的那句话,像块很重的石头,在我的心里碰撞,生出了很疼的感觉。
  
  临近午间,大晴天变成了灰云盖顶儿,河水暗蓝、浑浊,空气中弥漫着湿漉漉的凉意。
  
  我自言自语,阴天了,鱼不咬钩了,咱回家吧。
  
  张小三收起鱼竿,转而问了我一个问题,你知道夏大伯是什么人吗?
  
  我说,当然知道啦!
  
  那你快说啊!张小三摧促我,见我不回答,他又说,你不懂,告诉你吧,他是二毛子!
  
  什么?二……毛……子?见我瞪着眼睛,不理解他的话。张小三说,小力的爷爷是汉人,瓦丽雅奶奶是苏联人,他俩那个了,生的夏大伯,这叫……他飞快地扫视了一下四周,压低声音说,人家管这叫杂种……
  
  我忙打断他的话,走,快下雨了,回家!说完就感到一个雨点落在我的脸上。
  
  冬天,大雪纷纷扬扬地飘来,小孤山变成了白面馒头,雅鲁河的流水声不知不觉渐小了,随着冬雪的一天天加厚,这条吵闹的大河,盖上厚厚雪被,甜甜地睡着了。
  
  当每天的太阳,升上两杆子高的时候,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从夏家不远处的铁匠铺里传来,这悦耳的声音,如体育老师的集合哨,把一群寂寞难耐的男孩子的魂儿都勾去了,我们寻着声音,走进了夏大伯的铁匠铺。
  
  铁匠铺四周的墙壁,被常年的烟火熏得漆黑。屋子不大,摆满了铁器和铁匠工具,里面最耀眼的是熊熊燃烧的炉膛,还有放在地中央厚木墩上的笨重的大铁砧。此刻,屋里好热闹:伴着炉膛的火焰,伴着嗡嗡作响的吹风机声,铁匠夏大伯平日笑嘻嘻的脸紧绷起来。
  
  火光映在他油亮的脸上,越发凸现了他黑硬的胡茬子密密麻麻,大高个儿身材被劳动布作业服包裹着,他胸前还系着一个垂到膝盖之上的黑胶布大围裙,一手持短把斜平头铁锤,一手持长柄大嘴火钳,正躬身于铁砧台边。
  
  夏大伯一扫往日的慈善状,正指挥徒弟大柱子抡着大铁锤,锻打那烧红的铁块——他们正在给马儿造“鞋”——锻造铁马掌。这时,铁匠手里的火钳夹着一块烧红的铁块,放在铁砧上,另一手的短把铁锤上下挥舞着,力度极强,每敲下一锤,他的嘴里都会发出“嗨嗨”的喊声。他抡锤的规律是,两下敲在铁砧上,发出清脆的“当当”声,两下敲在烧红的铁块上,发出沉闷的“啪啪”声,再伴着小锤大锤砸下去的声音,这小屋子里好像有个大型的打击乐队在“演奏”,其节奏鲜明,声音响亮,悦耳动听。
  
  光着膀子的徒弟,抡圆了大铁锤随着师傅手锤“两轻两重”的指挥,起落有序,长短相间,轻重缓急地锤砸着,火星飞溅,闪闪烁烁,像过年放礼花一般好看!
  
  再看那桔黄色发亮的铁块儿,随着师徒俩在一阵紧似一阵的狂锤之中,变得像柔软的面团儿,一会儿,由桔红色变成暗红变成青紫色了,不足十分钟,这铁块儿就变成个月牙儿形的铁马掌。此刻,夏大伯的眼睛炯炯发光,脸上坚定自信,两鬓流汗,躬步弯腰,稳健如铜塑,一副蓄满力度的非凡气势……
  
  我们在一旁看着那铁块儿,在夏大伯和徒弟的捶打下,乖乖地变成了马掌,嘴里情不自禁地发出赞叹,好啊好,厉害,真厉害!
  
  我被夏大伯的神情震慑,被他那舞动的手锤勾引得跃跃欲试,不知不觉挪到离他很近的位置,恨不得抢过那把手锤,自己酣畅淋漓的抡上一番。
  
  那时我想,自己要成为夏大伯一样的铁匠,那该多好哟!
  
  夏大伯听到我的赞叹,显然很高兴,向我们做个鬼脸说,嗨,会拍马屁啦,什么厉害?是铁厉害,还是我厉害?
  
  我想了想说,铁不厉害,是你的锤子厉害!
  
  夏大伯笑了,锤子厉害?这可是你说的,给你。他把手里的短把锤子,递到我手上,又用大头鞋,踢了块指头厚手掌大的铁块到我脚下,来来,锤子厉害,那把它砸成马掌!
  
  这手锤在夏大伯手里,俨然一支轻盈的指挥棒,在我手里,却沉得险些拿不住,何谈抡起来,我找理由说,这铁块儿没烧红,我怎么砸啊……
  
  夏大伯对徒弟大柱子说,这小子还不信邪,柱子,给他块烧红的铁。
  
  大柱子操起了长嘴铁钳,在炉膛里夹了一块烧得桔红的铁块儿,放在我脚下。
  
  我立刻感到了这铁块子散发的热量,地上残留着煤渣子,铁块儿先像眼睛似的,一明一暗,一闪一闪的,很快忽地着火,像一团小火球,还噼啪作响!吓得我扔下手锤,仓惶逃出铁匠铺。
  
  我的身后传来夏大伯师徒俩高亢朗朗的笑声。
  
  过了一会儿,铁匠铺又传出的“叮当——啪啪——啪啪——叮当”的锤砸锻造声,这当当的锤声,把山村沟口宁静的上午,搅得热热闹闹。冬日的山谷活了起来。
  
  转眼到了十二月底。那几天,大雪不停地下,似乎要把山里山外的生命都冻成冰雕,好像空气里都飞翔着冰碴儿,温暖像个胆小鬼,早躲逃得无影无踪了。
  
  沟口的严冬最寂静,连公鸡打鸣儿,都传出五里远,一声狗吠,全村都能听到,这样的声息瞬间就过去了。接着就是大半天、一整夜的沉寂,似乎山村里的人们整日在睡眠,这静静的世界,好像冻住了,凝固了。
  
  放寒假了,我和弟弟低闲来无事,随时把我家院里的雪,扫出去,小院儿四周很快堆起了四方型的雪墙。麻雀们成群结队地落到小院的地上,我偷偷从家的米袋里,抓一把大碴子抛到院子里,麻雀们啄着食儿,不飞了。我俩趴在窗前,看着麻雀们,悠闲地消磨着的寂寞童年。
  
  这天晚上,刚从铁矿归来的爸爸带着妈妈,要去夏大伯家参加一个什么宴会。
  
  我因大雪已在家憋了三天,狂野的心再也收不住了,死缠着爸爸妈妈带我去。
  
  爸爸拍拍我的脑袋说,大人的事儿,你小孩儿跟去凑什么热闹?
  
  我理由充分地说,我要找小力哥哥玩儿。
  
  妈妈见爸爸不能说服我,也帮腔说,你不是怕老毛子老太婆吗?
  
  我坚持说,不怕,我爱看……瓦丽雅奶奶的蓝眼睛呢。
  
  你夏大伯喝多了,耍酒疯,把你撵到大甸子里喂狼!我们可拉不住他。妈妈还吓唬我。
  
  你不能说爸爸朋友的坏话……我理由充分,把妈妈的嘴封住了。
  
  爸、妈见我犟如老牛筋,只好带我去夏家了。现在想来,如果这次我若真的没去夏家,就不会有这篇了。
  
  夏家的朋友都来了:张宏伯伯和伯母,牛奶站吴叔叔和吴婶,驻军王团长和老婆,火车站李站长和媳妇。
  
  夏家的气氛,决非以往节日可比。夏大伯和小力妈,在屋里屋外地忙着,夏家屋地正中,一个紫檀色的大圆桌上,摆满了好吃的,大块的牛排,烤羊腿肉,熟狍子肉,红香肠,黑褐色大列巴,成瓶的秀水大曲白酒。
  
  屋里弥漫着冲鼻的香味儿,在那个物质生活极端贫乏的年代,突然间冒出这些食物,这对我的诱惑,该是何等巨大,我感到口腔里好像长出好多舌头,争抢着要冲出来,我馋得唾沫横流,心里嘣嘣乱跳。我见四周没人,伸手想抓起根香肠,不想手被轻轻打了一下,抬头,见是描着红嘴唇的瓦丽雅奶奶,她的衣裙今天格外艳丽,紫红色的长裙,相比,那条金色的披肩更显眼,她好像把弯月亮围在肩上了。
  
  此刻,奶奶微笑的蓝眼睛,正向我闪闪发光。我的脸火烧火烫般难受。
  
  瓦丽雅奶奶没责怪我,问道,孩子,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离阳历年还有好几天,今天是啥日子?谁知道。我想不出,摇摇头。
  
  瓦丽雅奶奶拉长声音,对我说,今天是圣——诞——节——!
  
  接着她的手,向小院子里一指说,看,那是一棵多么漂亮的圣诞树哇!
  
  这时我才发现院子里,有一棵挂满冰灯的松树,小力哥正往树上挂灯笼呢,我忙跑去看。
  
  大概过了半小时,屋里的气氛热烈起来了,吆喝声,碰杯声,划拳声,欢笑声,连成一片。我和小力哥一上桌,就大吃大嚼起来。过一会儿,我看到大人们纷纷站起来,向夏大伯和他的俄罗斯妈妈敬酒,这母子俩谁也不推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这样几个来回,大家都喝得耳红脸热了,大人们开始敲着碗碟说话,把酒杯碰得当当响,把筷子放得啪啪有声,把手掌击得呱呱作响。
  
  不知谁提议,让老夏给咱们唱一个歌吧!夏大伯放下酒杯,抻着脖子,毫不推迟地大声唱起来,他是用俄语唱的,所有在座的人,谁也听不懂他唱的什么,只觉得这个歌儿太悲伤,太忧郁。我看到,刚才还欢喜无比的瓦丽雅奶奶,突然换了个人,还小声同儿子一起,轻轻哼唱起来,表情极端投入,只几分钟的工夫,这蓝眼睛老太太,就变成了个泪人儿。张宏对我父亲说,亚堂,老夏唱的啥,你给咱翻翻。
  
  我父亲是这群大人中,惟一知道这首歌的人,他轻声为大家翻译着:
  
  冰雪覆盖着伏尔加河,
  
  冰河上跑着三套车,
  
  有人唱着忧郁的歌,
  
  唱歌的是那赶车的人
  
  你看这匹可怜的老马,
  
  它跟我走遍天涯……
  
  唱着,唱着,这铁塔般刚毅的大个子铁匠也流了泪,酒席的气氛,骤然变沉闷了。这时,矮小的小力妈受不了了,马上对铁匠大喊,老夏,大家是来高兴的,你不能唱点高兴的吗!?
  
  就是小力妈的提示,让铁匠和瓦丽雅奶奶猛然醒悟,夏大伯不好意思地擦去泪,换上一副笑脸说,噢——我喝多了,让大家笑话啦!咱来点高兴的。
  
  说完,夏大伯从他的屁股兜里,掏出那把闪亮、精美的口琴,用不很干净的手帕,擦了擦琴口,轻轻地吹起来。气氛随着优美的琴声,开始变得欢快起来。一会儿,屋里的忧郁情绪被赶跑了,人们的情绪,变得高亢起来,又开始敲碟敲碗,与琴声相唱和,有人拍手打着节拍,有人轻声跟唱,宴会由刚才的底谷向高潮逼近。
  
  这时,一个意想不到的场面出现了,七十多岁的瓦丽雅奶奶,一撩她的紫红色长裙,站到屋地中央,接着来个潇洒的亮相后,便轻盈地舞动起来,裙子像一朵盛开的睡莲花,她的神情,如火光闪耀,似乎又回到老人的身上,我们眼前的瓦丽雅奶奶,俨然一个十八岁的俄罗斯姑娘,舞动着,旋转着,一身的劲头,一脸的激情,把所有人的眼神,都拨动、掠夺了,把所有人的心,都搅热了,都征服了……大人们惊喜地高喊着,欢笑着,哼唱着,个个都像未长大的孩子,一脸的天真,一脸的单纯,一脸的童心,他们为中国儿子和俄罗斯母亲的欢欣激动。
  
  这时,夏大伯也乘兴,站起身,一边吹着口琴,一边走到地中央,又腾出一只手,拉着他的母亲,和蓝眼睛的老太太共同起舞,这母子的配合,极端默契,伴着琴声,舞姿轻曼,他们把自己的心声和舞步,铸成了瞬间的雕塑一般,人们几乎都看傻了……
  
  然而,谁也没料到一个极大的意外,伴随着圣诞宴会白热化热烈程度的到来,人们只顾享受这对母子创造欢乐的时候,谁也没注意天上堆积了厚厚的云层,当电闪雷鸣劈头而下时,所有的人皆被击得呆若木鸡:人们看见,身强力壮的铁匠,长长的右臂揽着瓦丽雅老太太转了个大圆圈,我看见奶奶的双脚腾空,划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圆儿,当她的一只脚马上要回到原点,刚要落地时,这条腿却像又嫩又软的豆腐,支撑不住散乱的身子,跟着一个不很明显的趔趄,瓦丽雅奶奶的身子晃了一晃,还没等人们反应过来,就见她像轻飘飘的纸儿似的倒在地上……
  
  所有看热闹的人都懵了,屋里瞬间成了铸铁,甚至连空气都停止流动了。足足有三秒钟的静场,大家又忽地围上夏家母子。此刻,一脸惊悸,刚缓过神来的夏大伯,欲弯腰把母亲拉起来。
  
  就听见多识广的张宏伯伯急喊,铁匠,你先别乱拽,看看瓦丽雅大娘是不是病啦!
  
  所有的目光,全像自动相机镜头,唰地聚焦在瓦丽雅奶奶的脸上,我看到奶奶金色的发丝熠熠闪亮,光洁的脸像桦树皮那么苍白,眼睛闭着,微张着红红的双唇,神态如睡着了一样安然。
  
  已经跪下的铁匠,慢慢地托起母亲的上身,轻轻地在她耳边喊道,妈——你醒醒……妈——你醒醒……
  
  瓦丽雅奶奶的脸色仍一片宁静。
  
  这时,夏大伯的神情,变得异常柔和,他的嘴贴着母亲的耳朵,极轻极小的说话声传来,这一串叽里咕噜的声音,是谁也听不懂的俄语,大家感到奇怪,目光转向我父亲,父亲肃然地听着铁匠的话,看不出他有翻译这话的意思。
  
  随着夏大伯叽里咕噜的说话声,人们看到奇迹出现了:瓦丽雅奶奶长喘了一口气,很快,脸颊上涌出淡淡的曙光似的红润,眼睛也慢慢睁开,里面碧蓝一片……
  
  铁匠热泪盈眶,妈——你怎么啦……
  
  随即,瓦丽雅奶奶又轻轻地闭上眼睛,嘴角动了动,露出一丝笑意,笑得善良、甜美,魅力十足。
  
  屋里没有谁说话,可人们都感到了这冬夜的空气,再次流动起来……
  
  

上一页:八月里的一场雪
下一页:七夕第一条跷蹊短信

美文摘抄欣赏

  • 时间冲走多少朋友?
  • 优雅女孩,耐的住寂寞,拥得了繁华!
  • 看到第四条,我笑得无法看下去了
  • 优雅是一种心态
  • 不要为虚荣付出代价
  • 有所为,必有所不为
  • 品味人生,感受人生之美
  • 从小事做起
  • 成功者必备的12种素质
  • 成功者的7个习惯
  • 第一次捧韩剧,名字叫《未生》
  • 可怜的吴津
  • 宁财神的人生远比你想象的精彩
  • 喜欢上了长春
  • 老R,你是幸运的
  • 躺着睡不着的无聊时光
  • 美文摘抄推荐

  • 无言的期待
  • 喝了茶再走
  • 遇上甘蔗
  • 高级厕所
  • 青春年华中的记忆
  • 天伦之累
  • 20则雷人爆笑微博段子
  • 圣诞节不是耶稣的生日!关于圣诞节你所不知道的几件事
  • 解析八种常见梦境
  • 幸福可能会迟到,但它从不缺席
  • 三十八个葫芦
  • 活久见柯南终要与黑暗组织直接对决了吗!?
  • 为领导写材料
  • 初春倒春寒吃什么食物养生又减肥
  • 情报鸟·藏
  • 爱情砝码
  • 美图推荐

  • 台湾大学校园里的校花思考照片台湾大学校园里的校花思考照片
  • 婚纱摄影图片——婚纱照婚纱摄影图片——婚纱照
  • 韩申颖最新性感比基尼照片韩申颖最新性感比基尼照片
  • 长发中国美女学生气质照长发中国美女学生气质照
  • 柳岩性感图片柳岩素颜柳岩写真照片柳岩性感图片柳岩素颜柳岩写真照片
  • 来和全球最美数学老师学游泳 比基尼照晒不停来和全球最美数学老师学游泳 比基尼照晒不停
  • 性感美女写真,超性感美女照片性感美女写真,超性感美女照片
  • 非常动人的高中校花照片非常动人的高中校花照片
  • 90后清纯美女,极品高清唯美清纯美女90后清纯美女,极品高清唯美清纯美女
  • 中国河北最动人的校园旅游照片中国河北最动人的校园旅游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