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章文学网
回顶部
app下载 搜索

那个年头那些事

主页 > 美文 > 亲情美文 > 那个年头那些事
正文共2849(过滤空格、图,但标点、数字占一个字)
tag标签:那个年头那些

那个年头那些

记忆就如同一块大磨岩,它磨去了许多岁月,许多往事,但有些事总是磨不去。

我时常想起我的童年时代的那栋“社屋”以及那些与社屋相关的人与事,那时,从乡里到村里到组里称为公社、大队,生产队,人们都是人民公社的社员,那时候的每个生产队有一栋集体的房子,社员们都把它叫做“社屋”。

在我的记忆中,我所出生在的那个生产队只有20来户人家,社屋就坐落在生产队的一块空地上,木结构,黑泥瓦,四面倒水,与社员们住的的房子大不相同。

那时的日子里,爸爸是生产队长,爸爸就是这里的一棵树,一道墙,春日里长出许多的绿树和开着许多的红花,让大家

平时里,社屋就是一座至高无上的神圣殿堂。社屋里装有一个占去整整一间屋的大仓库,一分为二,中间用一层厚厚的木板隔开,仓库的这边装稻谷,那边装包谷,仓库的仓口处牢牢地挂着三把锁,开仓时,生产队队长,会计,保管员各自掌管的三把钥匙都齐了才能开,神秘又庄重。

仓库旁边有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木桶,面里装上了黄豆、马豆、绿豆、高粱、小米、糯谷、高高矮矮,把社屋挤得满满的。

社屋一年四季常聚人,生产队里的大会小会都在这里开,开大会,生产队里的大大小小,男男女女社员都得来,不来一次扣一天的工分,男社员10分工,女社员8分工,老小社员5分3分的。小会是生产队队长、副队长,会计、出纳、保管员、记工员聚在一起召开的秘密会议,至于会议的内容只有他们知道,生产队的大会往往是在小会之后才开的,社员来开大会只能带上耳朵听,不能带上嘴巴说。往往这样,社员们一进入会场就连忙找好一个地方低着头不声不响地坐下。曾有人说,生产队里开大会如同在唱一台戏,队长唱主角,副队长、会计、出纳,仓库保管员唱配角,队长在大会上一宣布生产队里的农活派工或上面发下来的救济粮,救济款如何分或其他的事儿,说一是一,有绝对的权威,如同一块大石头落下地搬不得动不得挪不得也移不得。

在这社屋里,最让社员们牵肠挂肚的是在这里进行一月一次的分粮和三五天一次的记工分。在那靠工分吃饭的年头里,社员们一年到头年底能分得多少钱,能分上多少斤粮全靠平时一分分工分的积累,大家都那本小小的记工本看得比命还要贵重,出工时是手头活的按天记工,或抬或挑或背的活儿按斤两记工,这样,大家就在斤两上争工分,常常把各自能背能挑的重量加到不能再加的极限。记工的时候,社员们手中的小记工本和生产队记工员手中的大记工本都要同时记上,年底合计时如有出入就得以记工员的那本为准。到了年底,记工员先把社员们的记工本收上来,一本一本一家一户地合计,再让会计去分生产队一年的粮钱,生产队根本没有什么经济来源,社员们的一个劳动日多的可分得上几角,少的只有几分,同时可分得几斤稻谷几斤玉米,外加几两黄豆马豆。当时的粮食分红一般是按生产队大大小小所有的人头数留足基本口粮,剩余的部分再让全队全年的总工分来分摊,人口多而劳动力少的社员家里,基本口粮多,一年下来的工分无法分回一家人的口粮,这样就出现了缺钱户,而人口少劳动力多的社员家里通过工分来分应得到的粮食还有剩余,也就有了余钱户,缺钱户有粮少钱,余钱户有钱少粮,缺钱户一年到头不比别人少出半天工,到头来还落得个缺钱的,余钱户虽余上几十元或上百元的钱,那是的几十元、上百元抵得上如今的几千元或上万元,缺钱余钱的社员心里都感到一种说不出的亏欠。过了二十一世纪,他们都成了七八岁十的老人了,总是忘不了心里头还是酸楚楚的。

共3页123下一页
上一页:乡野遍地草青青
下一页:沱江,我在您悠悠的故事里游走

亲情美文欣赏

  • 给孩子一个温馨的家
  • 母亲,儿子想你了
  • 叔叔的苹果人生
  • 我是您永远的孩子
  • 我和姐姐冰释前嫌
  • 当人心遇到世态炎凉
  • 父爱如草原,母爱似溪水
  • 亲情永远
  • 对面的灯光
  • 姑父的“礼物”
  • 陌生女儿的微博来信
  • 雪夜中的父亲
  • 守着父母过春节
  • 姥姥:别人家的奶奶
  • 父爱匆匆
  • 父亲,您在天堂可好?
  • 亲情美文推荐

  • 我的好父亲
  • 这顿饭让您等了那么久
  • 为父亲系鞋带
  • 60后父亲对90后儿子的忠告
  • 沱江,我在您悠悠的故事里游走
  • 真情实感之父亲篇
  • 触动心底柔软的温柔
  • 爸妈,儿用孝心来回报你们的爱
  • 读懂爸爸的爱
  • 上帝偏爱奔跑者
  • 奶奶的爱,穿透了英灵
  • 走出痛苦人生
  • 妈妈,给我一个拥抱!
  • 深爱,却不敢想你
  • 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母亲
  • 分享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