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章文学网
回顶部
app下载

夕阳下的白莲花 (一)

主页 > 短篇 > 仙武文学 > 夕阳下的白莲花 (一)
正文共4247(过滤空格、图,但标点、数字占一个字)
tag标签:夕阳白莲花莲花
  夕阳下的白莲花

  文/枫晓楦

  引子

  在完美大陆有一处名为【摩天崖】的地方。据称是完美大陆最能修仙之地,因此众人慕名而来修仙练道,望能参透人世间博大精深的奥妙。在这附近有连绵的山脉围绕,其中不远的一处小山坡上,有一朵纯洁美丽的白莲花,正在夕阳下悄然盛开。

  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就因为这样一赋有灵气的地方,在其附近居住的人们,都成了活到150岁以上的人瑞。

  在其西北方有一个【摩崖村】,人口虽不多,但民风却很朴实;村民之间互帮互助,幸福和睦。

  虽说很平和,但其中也有不少修行之人;受其影响,慢慢的大家就都开始学习一些基本的武术和道法。直至今日,在这个人数不多的小村子,能看到平常之人使出法术已不足为奇。

  故事就从这个小村子开始了。

  1.幸福

  “晚风哥哥,等等我呀!呵呵”在夕阳下,一位穿的一身白色修道服的女子,追逐的那位在她口中叫晚风的少年。

  少年不时的回头笑道:“莲花,你又进步了啊,疾风步法(一种密法轻功,能提升使用者的速度)已经可以追上我了”。

  叫莲花的女子听到少年的话,脸色出现一丝欣喜。

  夕阳中,不远处一男子望的追逐的俩人,浮现出一丝的无奈,摇了摇头,默默转身离去。只留下俩人还在风中停留的欢笑声。

  离开的男子正是此村的村长“晚正”;同时也是那名叫晚风少年的父亲。

  晚正本来是想来叫儿子晚风回去商讨事情的;但当看到他们,晚正还是放弃了原本的打算,独自离去。

  晚正晚年得子,加之此子天资优秀;晚正对他可真是疼爱。在晚风3岁时就把他送到剑仙城学道,十岁出师游历,十五岁到达大乘;别人穷其一生都无法到达的境界,他只用了短短的12年。为此晚正对这个上天的恩赐更加的疼爱;他早已有将自己的位置传给他,只是一直未找到时机。直到今早接到剑仙城长老的密信,得知怨灵军入侵,长老召集周边的村落的修道之士,村长等商量解决之法。晚正就想让晚风替自己去,一来可以让他更好的认识其他村落的人;二来他也感觉自己老了,是该放手去培养晚风接手了;所以才出现上面一幕。

  晚正回到村子和几位高望之士商议完事已是后半夜,晚风已早早回来,寻问过母亲才知道父亲有事商议去了。问母亲何事,母亲也不知。

  明亮的月光照亮归人脚下的路,拉长的人影无奈而又沧桑。

  皎月归人?不知道归人可曾去注意那皎月?

  晚正回到家时,见晚风正在自己睡房屋顶上望的明亮的月色发呆,神色中有几许迷离;是思念还是走神?

  晚正也不打搅,,只是轻身来到屋下,一提身人已来到屋顶上;轻落的瓦碎声打断了晚风的神游。

  转身,回头。四目相视,来者有心,惊者更惊。

  “父亲,你回来啦!”晚风看了看已坐下的晚正轻声道。

  晚正并未做答应,只是轻“恩”了声,算是回应。

  当空气中那声回应淡去,留下静夜中几只未眠的虫鸣在盘旋不去,这夜就有几分死寂。

  晚风轻仰了下头,看了看天;广阔的天空不知何时已爬满繁星,群星的光辉已盖过那皎月,使之黯然失色。

  晚风看了看同样看的天空不语的父亲,轻言道:“怨灵军入侵了吧?”语气虽轻但听者却是听的很清;平淡的语气未带任何的称谓,但却很真,仿佛就象一对很好的朋友,很好的兄弟之间的平谈。

  晚正被岁月侵蚀的身躯明显的有一丝抖动;是被这死寂的夜中突然发出的声音所惊到?还是被说者那直白的内容所吓到?

  晚正紧了紧外衣,正欲起身。看似很顺畅的动作,在它未完全完成前又停了下来,想是突然想什么似的说道“起风了,我们进屋吧!”

  晚风并未听从父亲晚正的话起身进屋,依旧仰望的天空,只是那迷离的眼神多了几许精锐,久久之后开了口,象是在回应晚正,又象是自言自语的说:“在你未回来之前我观其天象,发现东方有一团黑气久集不散,加之你久久不见回来,我便猜想是否是怨灵军入侵;直到你回来,从你的眼神已得知我猜的没错,故才试问。”

  晚正闻言心中一阵欣喜,想言却不知从何而说,只是任由那弓躯的身体僵定那里,一时间忘了自己是坐还是起?

  “父亲”晚风转过头望的夜色下弓躯身体的父亲缓道。

  一声父亲打断了晚正僵定的身躯,他悄然的坐了下来,轻柔了柔脚,同样转头望向眼前这个自己疼爱一生的爱子应声道:

  “恩”?

  四目相对,一双是充满沧桑却又不时流透出丝丝父爱。一双是充满坚定却又有几许茫然。

  良久之后,晚风不自然的转过头去,犹豫许久才说道:“替我照顾好莲花”。

  晚正听言并未询问,只是依旧凝望的儿子。在旁人看来看似无厘头的话;在晚正心中却是再清明不过。他知道晚风已看出自己曾想过让他带领族人参加这次的抵抗怨灵军。他之所以这样说,已表心意已决,只是放不下莲花。

  夜色下两人都不作语,只有偶而几阵晚风夹杂的虫鸣飘然而过,吹起晚风散落在额前零碎的短发,打在那迷离的眼前。

  安静、寂静、死静。。。

  月亮不知何时已隐去,繁星也暗然下来,不知不觉已是后半夜。。

  晚风纵身而起,对的依然呆坐晚正道:“我困了”。

  说完便已跃身而下、落地、起身、进门。。。。

  只留下一声“哦”还在空气中徘徊。

  2.远征

  清晨清风依依,偶有几声鸟鸣回荡其中,摩崖村才不落得凄凉、冷清。

  晚府院落中无有一片落叶,想来是有早起之人打扫了。

  晚风一夜未眠,不是睡不好,只是不知今日怎么和莲花道别。

  望的升起的太阳从窗户投射进来的晨光,晚风思道是该起来了。

  晚风不知的是,父亲晚正在很早前已等在门口,几次欲敲们询问晚风起来没,但拿起的手几经犹豫还是放下,就这样一直默不作声的等在门口。

  一身白衣的晚风走向门口,象往常一样平淡的打开门,当发现晚正在门口,原本很舒畅的动作中明显有几分僵硬。

  晚正看了看晚风,转身轻声道:“跟我来下书房”说完便向书房走去。

  晚风来到书房时,晚正已早到一会。只见其手中拿的一被布匹包裹的长物。此物长一米多,直而不折。

  晚正见晚风到了,轻手拿掉了包裹的布匹,顿时一把长一米多,直而锋利的古朴古剑印入眼前。说它古是因为其剑身的图案和纹理都不象出自这个年代。

  剑身和剑体浑然一体,周身隐隐有淡淡的紫光浮现;一看便知是把极品好剑。

  晚正把剑转向晚风,示意其拿起。晚风看了看剑,又看了看父亲,平稳的拿起了这把紫光浮现的宝剑。入手便有一股清凉之气顺的晚风拿剑的右手缓缓流向全身,顿时人更清醒几分。剑拿在晚风手中,散发出的紫光更加的强盛。不象之前的只是淡淡浮现。剑身传出阵阵欢鸣声。

  剑在手试问天下谁是英雄?

  晨光刺眼,落日寥人。

  离别,聚合….仿佛人生就是在这样的循环中走过!

  晚风走的时候,好多人前来相送;看的那一个个熟悉的面孔,熟悉的人。眼睛里似乎有不知名的液体想要突破而出,但是被那份坚强压制的。

  少年御剑随风去,白衣胜雪几丝愁

  有几分失落,几分不舍。是为不见佳人的身影和相思之苦而失落不舍吗?

  少年可知,就在他刚刚离去的不远处,那熟悉的人,那熟悉的白衣,一直在注视的他,直到离去!

  晚风一去就是三年,莲花一等就是三年。“三年…”人生有多少个三年….

  三年中,杀前锋、战大将,大退怨灵军.

  晚风已经成了众人心目中的英雄,更或者说是一种精神上的依靠.

  夜幕下谁知道那孤独的人儿,静静独立…是悲情!还是思念?

  怨灵军一路败退,最终这场三年之战就这样平息下来,昔日的故人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回去与家人团聚。

  怨灵军败退后的第三天,夜已经慢慢的来临,很静。

  “这样不好吗?”

  晚风站立在军营窗前自言自语的说。

  回答他的只有那漫天的星光,一闪一闪的。

  记忆中的片段,一点一点的浮现。在这宁静的夜几滴泪光悄然而落,滴在回忆的尘埃中,滋润那干枯已久的心田。

  3.阴谋

  【怨灵沼泽地·怨灵城】

  败退的怨灵军陆续的回到怨灵城修养。站在怨灵城外围城墙上的鬼王看的长长的大军,神色中有几份平静。

  随旁的还有主将秦雄和这次领军败退回来的副将狮皇。

  “王,这次就让我去吧,我一定会消灭那些卑微的人类和那个叫晚风的小子”秦雄挺立的身体,站在鬼王左边。就象一个即将上阵杀敌等待检验与肯定的战士。目光中无比的坚定。

  深秋的风,吹起他那残破的腥红色披风;在空中张扬。被空气摩擦的劈啪作响。

  鬼王收回神色,还是那般的平静。轻轻的拍拍秦雄的肩膀:“大军在短时间内是不能再战了,不然就算我们胜利了,要想在短时间内恢复。很难!!”

  “那.....那,那我们就要这样败退吗?”狮皇因焦急,连说话都有几分结巴;更使原本丑陋的面容看上去更加的狰狞。

  “不急,我已有个不战便赢的办法”鬼王一脸胸有成竹。

  秦雄和狮皇都是一惊,由惊转喜。

  “老大,什么办法?”狮皇一脸欣喜的问道,却不知道自己那失控的声音真是可比九天雷破响。

  “我问你狮皇,你这次主要败退的原因是什么?”鬼王反问道。

  “是不是败在一个叫晚风的少年手上,那少年是不是有一把浑身散发紫气的剑?”鬼王却并没有给狮皇回答的时间,又反问道。

  “那有啊,我只是一没留神,被那小子给偷袭了,赢了那么半招”一下被说到痛处的狮皇,感觉自己面子上有几份挂不住。

  “哈哈,不知道是谁被人家打的落花流水。要不是人家手下留情,差点还小命不保”秦皇也忍不住的打趣起狮皇。

  “还别说,我自认博知。也不知此剑有何来历!”

  “王,此为何剑?”秦雄话锋一转,留下狮皇一脸无趣的沉默......

  “你们不知此剑的来历也不为过,因为此剑是不应该存在”鬼王转身面向远处,背手而立。

  秦雄与狮皇又是一震,却未打断鬼王。

  “此剑名为玄德,是上古四大神器之一,乃用天外埙石融合正气魂石打造。传说只有心怀天下的智者人杰才能拿起此剑,不然必会被反噬。被剑认可的人可得天下,更有传说得剑者就相当于已经站在世界的顶峰。有诗写道,玄者,深广远大;德者,厚泽于天下,世间唯有玄德公以民为本、以德服人,此玄德剑,德者居之。”鬼王抿了抿唇,眼神中有几分迷离。

  “所以呢,仁者有个很大的软肋,更不说是拥有玄德之人。具体怎么做,你二人俯耳过来,我交代你们怎么去做。”
上一页:夕阳下的白莲花 (二)
下一页:美酒繁花尘世间

仙武文学欣赏

  • 万山过后舟常在,却惜江水不复返
  • 那段记忆,只为你留着
  • 醉笑陪君三万场
  • 我是自由行走的花
  • 恨——相隔两世
  • 刀之剑传奇 第一章 出世
  • 刀之剑传奇,第二章:风雨莫逍遥
  • 等待,那一世的凄凉
  • 烟花笑
  • 风雨.花满楼
  • 那一世,白首流年
  • 放空的灵魂,怎奈墨伤?
  • 书剑恩愁录
  • 繁华倾塌,祭那缱绻三千
  • 『 倾城劫 - 卷壹 』第一章:沧海(A)
  • 饮一杯酒、奏一曲笑傲江湖
  • 仙武文学推荐

  • 《当黑帮小姐遇到黑帮少爷》超好看,超精彩的小说!不看完肯定后悔【第一部】(欢迎转载)
  • 剑在心中,自斩情丝,干脆利落,不再纠缠
  • 混元雷运
  • 相望眼,相忘于江湖
  • 我先走了,你留下来继续这份爱
  • 迷途第一章霸气刀君夜暗刺
  • 淸月神话
  • 三月,烟花易冷
  • 将末流年
  • 夕阳下的白莲花 (二)
  • 夕阳下的白莲花 (一)
  • 美酒繁花尘世间
  • 陌上江湖远,前尘如烟散灭
  • 无剑落云霞
  • 饮一杯酒、奏一曲笑傲江湖
  • 『 倾城劫 - 卷壹 』第一章:沧海(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