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章文学网
回顶部
app下载 搜索

夕阳下的白莲花 (二)

主页 > 小说 > 武侠仙侠小说 > 夕阳下的白莲花 (二)
正文共6824(过滤空格、图,但标点、数字占一个字)
tag标签:夕阳白莲花莲花
  夕阳下的白莲花

  文/枫晓楦

  4.心痛

  秋,真是个伤感的季节。

  落叶,晚风,孤树.....勾画的一幅幅断人心肠的画。

  画中有你,有他。却不见她心中的那个他.....

  莲花看的一个个归来的友人,却迟迟不见自己等待的人的身影。

  风,一阵阵的轻拂而过,吹起佳人散落额前的碎发,断断续续的打在羞红的脸颊上,带来一阵抽痛。痛?是什么感觉?

  “孩子,回去吧,这里风大”晚风母亲看的莲花,心中无比的疼痛。

  莲花对的晚母笑了笑,神色中充满了失落。便在晚母的搀扶中离去;不经意间,空气中有一小点点折射的七色阳光随风飘扬。

  飘啊飘,飞呀飞。忽高忽低,摇来摇去.....直到回归尘土。

  凝视一看才发现是一滴晶莹的眼泪。

  是她的?还是......她的?

  【天泪之城·议事厅】

  “晚正,看你教出的好儿子”天泪城城主段杨风端坐在石椅上,一脸的气愤。

  在他面前石台两边分别排坐的天泪城附属小村村长、长老等人。

  晚正坐立不安,不时的压制的自己情绪:“城主,在事还没证实前,我们不能就这么轻易断定那个人就是风儿”

  “行了,你是城主还是我是城主啊?怎么做不用你来教!”段杨风起身离去,嘴角有一丝难以扑捉的轻笑;只留下晚正一脸无奈的在那发呆。

  风云转换,日月交替。

  晚正回到家时,夜已经悄然拉下幕布。

  其妻子已经把饭菜弄好,就等晚正回来;当然还有跟晚母一起回来的莲花。

  晚正进屋时看到莲花在,表情有一丝欢喜。在他们二老心中,早已视莲花如己出。更是早早就认定她为晚家儿媳妇。加上莲花这孩子又聪明贤惠、对二老更是孝顺体贴。所以更得老人家的喜欢。

  “孩子,你来啦!你父亲最近还好吗?好久没见到他了”想起去年莲花母亲刚过世不久,晚正心里就一阵心痛。真是苦命的孩子。

  莲花早已当二老为公公婆婆,也就没有那么多抅束:“父亲他挺好的,他老还经常念道好久没和晚伯伯下棋了,手痒痒”

  说话间,晚正已来到桌边坐下。莲花端起面前的酒葫,为晚正倒满了浅浅的一杯酒。

  晚正端起杯子放到嘴边抿了抿,一股辛辣中带有甘甜的液体留入口中;咂了咂嘴巴。

  “哈哈,我也好久没和你父亲下棋了,你告诉他,有空我要和他下个尽兴”

  晚母看的他难得的高兴,也忍不住呵呵的笑了起来,就这样,一家人在融洽洽气氛中用完了晚餐。

  今晚的夜分外的安静,只有偶尔的几声虫鸣在月夜中回荡。

  “老爷,你说风儿会不会有什么不测啊?呜!呜.....”晚母的声音夹杂泣声从房间中传出,被正准备回客房休息的莲花听个正着。

  听到晚风二字,莲花心中就一阵莫名的触动,轻声附耳到门前。

  “应该不会,今日只听到城主说风儿他叛随鬼王,未从说有什么不测”

  “呜!呜,风儿这孩子从小就心地善良,他怎么可能会堕入魔道。你说是不是老爷”晚母因哭泣,双眼已有些红肿。

  “叛随鬼王,堕入魔道”字字如雷,在莲花的心中,脑中爆炸开,耳鸣,头晕脑胀。思维瞬间全失。莲花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晚风哥哥,不会做这样的事的,有人...一定是有人诬陷他。泪不争气的从眼眶益出,诉说得她的不信。她多么想冲进去辩解,脚却不听使唤的轻浮起来,摇摇晃晃。已至于碰落旁边盘景破碎的声音都浑然不觉。

  在那一瞬间她想到,如果这是真的,那她怎么办?再见面时怎么去面对自己心中那个让自己牵肠挂肚,,朝思暮想的他。难道自己苦苦等待三年换回的是这样的结果?三年啊,人生三年虽多,可女人又有多少个三年可以去等待.....一切的、一切思绪如长了尖锐的凌角般刺痛的内心,血冰凉、冰凉。

  “轰”柔弱的身躯猛然倒地,激起无数尘埃弥漫。

  尘埃落定,一阵急奏的呼叫声,此起彼伏的在晚府上空回荡开来。

  “莲花...”

  “孩子....你醒醒”

  5.化尸散

  【疾风草原·四方寨】

  一排平齐的帐篷间,一间高大的帐篷脱颖而出。

  帐前高挂的帅旗静静的依偎在旗杆上;没有一丝风掠过。

  开阔的天空偶尔有一群晚点的大雁飞过,为这单调的军营生活增添了几份生气。

  “报”一声清亮的男音打破了这份惬意的安宁。

  只见一名报讯士兵熟练的穿过层层严谨关卡把守,来到主帐前。

  “报告主帅,副左将吕将军,在我军苏木尔营边境附近发现一小队可疑人,并已抓捕回来。吕将军命小的前来请示主帅大人发落”

  帐中之人晚风,听到报讯;放下手中的书,思了思。

  “领我前去看看”

  “是”士兵起身,退到帐篷边。等候晚风一同前往。

  苏木尔营在四方寨的正北方,是我军回天泪之城的必经之路;想来不会是一般可疑之事,不然吕青杨完全可以自行处理。晚风一边随的士兵朝的苏木尔营的方向行进,一边暗自思索着。

  苏木尔营只是军队设置的一个临时巡逻队,保护那些还乡的士兵秩序和安全。今日,副左将吕青杨刚好从外办完事回去,碰巧经过这里。才发现边境附近发现一小队可疑人。

  原以为只是我军一支还未离去的小分队在那嘻闹,所以就未曾在意。当他经过时看的那些人躲躲闪闪的眼声中带的恐惧和那微缩的身躯。直觉告诉自己有问题。所以就命令随从把他们抓捕起来。

  晚风到的时候,吕青杨已经等候多时。

  吕青杨见到晚风,简单行了军礼,便领的晚风来到看押点。在期间吕青杨给晚风看了一件从那些可疑人身上搜出类似令牌的铜制品。

  “将军,你说这会什么?”吕青杨问。

  “似乎是一块传令令牌”晚风又看了看令牌。

  吕青杨收回令牌,自己也看了会。实在是想不出来是什么就收了回去。

  “我觉的也是。厄,将军,你说会不会是探子?”

  “那也不对啊,这只是我军一个临时点,离主营还很远;就算要探听军情。也应.....”吕青杨在一旁自问自答。

  晚风见没什么头绪就象先看看那些可疑人在说:“人在那?”

  “这边”吕青杨指了指自己右前方。

  一种不详的异味在空气中弥漫。晚风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当他们到时,眼前的景象着实让他们吃了一惊。

  地上零乱的倒的十几具尸体。不,应该说是尸水。

  肉体和骨骼已经化成一滩浓水,刺鼻的腐气直冲大脑。每一具尸体都只剩下衣服和捆绑的绳子没被腐化。还有旁边二位看守也许是不小心沾染,也落的同样下场。

  “化尸散?”晚风沉的脸。

  转身,离去....

  起风了,带的刺鼻的腐气飘向远方。

  “埋葬了我们那二位兄弟”一句遗留在风中的话。

  6.往事

  【怨灵城·城南】

  空旷的城南,在一处放有紫色紫罗兰花的无名土冢前站着一名中年男子。

  男子因抽搐,身躯显的有些弯曲。

  落日的余晖在天际做得最后的挣扎,仿佛间要驱逐那已高挂的破月。

  男子就那样站的过了好久好久.....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失。就连那顽固的余晖都已放弃挣扎,悄然退去。

  男子也许是因为长时间保持的身形不变,身体已有些僵硬。摇摇欲坠,随时都有突然倒地的可能。

  男子动了动那已僵硬的有些抽痛的手臂,从怀中拿出半块晶莹剔透的饰玉。光看那精致的做工就知道一定价格不菲。

  在玉的边上有很明细的断痕,想必还有另一半。

  抬手,入眼,沉思。

  几丝明显的忧愁已爬上那被岁月无形刻刀刻画的伤痕累累的脸颊。一双饱满沧桑的眼神里已有些湿润,迷离间过往就仿佛发生在昨日。

  昔日杀戮就象梦一般。

  十年一梦,一梦十年。十年前的杀戮还在耳边回荡不去。

  “紫烟,你在那还好吗?十年过去了,今天又是你的......祭日。”男子的声音有些抽泣“如果....轩....轩儿,还活在世上的话,今年应该有十九了吧。呵呵....可笑”男子痛苦的苦笑起来。

  如果此时此刻有人经过的话,他一定会很震惊。

  平时那个万人久仰,一身神功盖世的男子,鬼王会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孤自一人泣不成声。是否每个成功的伟人后面都有的无限悲情不为人知?

  世事往往无巧不成书。

  这一景一幕都被出来寻鬼王的秦雄看个正着。

  如果被鬼王知道,他肯定会在心中暗自庆幸,还好是秦雄不是狮皇,不然他的一世英名就会被毁于一旦。

  哎,紫烟都走了十年了,鬼王他还是无法走出十年前的阴影。秦雄看的鬼王的背影感慨。

  “鬼王”

  一声叫唤把鬼王从思绪中分离出来。

  “恩,什么事?”冰冷的语气,也许只有这样才能掩盖他的悲伤。

  秦雄跟随鬼王多年,早已习惯:“段杨风求见”

  “哦”还是那般的冰冷。

  段杨风见到鬼王,已是万家灯火时。

  “鬼兄,你交代的事我都已办好!我们什么时攻打祖龙城啊?”段杨风一脸讨好。

  鬼王一向不喜溜须拍马之人,自然也不给其好脸色:“时间到时,我自会,不用你说。”

  吃了冷屁股的段杨风,一脸尴尬的笑了笑“呵呵,鬼兄,看你说的。我这也是怕夜长梦多不是!!”

  “行啦行啦,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别被人发现身份,坏了计划”鬼王敷衍道。

  段杨风本还想说什么,可见人家已下逐客令也只好起身告辞,以免自讨没趣。

  可还没走出门口。又别鬼王叫住

  “等等”

  “你以后还是少来我这,有什么情况和行动我自会叫人找你。”鬼王看都不看一眼段杨风就往后堂走去。

  原以为鬼王想起何事要和自己商谈的段杨风,收回了脚;一脸奸笑的转过身来。当听到鬼王叫住自己就是为叫他以后少来。那一脸的笑容就这样僵在那,象一幅特写的人物画。

  7.相见

  【落日镇·落日平原】

  怨灵军已败退有些时日,看似安宁的日子,却总有那么一丝不安压抑在晚风的心头。

  现世态已安定,也就没有留在这的必要。晚风开始带领大军安退回国。

  这日大军来到落日镇,晚风带领一支小队和副将吕青杨在落日平原巡视。

  “将军,你说这怨灵军应该不会在来了吧?我想回家了,三年没回去了,也不知道家里头怎么样了!!”吕青杨一边驱马一边满脸喜悦的对晚风道。只是在那喜悦中却隐藏的看不到的乡愁。

  回家,三年。一词一句如石般投入晚风的心海,激起无数涟渏涌向心海的彼岸。

  “是啊,三年了。我也不知道怨灵军会不会再来入侵”

  “嘿嘿,三年没见我们家那小兔崽子了。”吕青杨似乎并未受到晚风的影响,傻笑起来。

  说话间,晚风看到右前方有几个士兵打扮的人,鬼鬼祟祟的看的他们这边,躲躲闪闪的神色中透露的几分可疑!

  “吕青杨,你看哪!”

  吕青杨,顺的晚风言意的方向看去:“将军,待我前去看看,很可疑”

  晚风点了点头。

  当那几个可疑人看到有人向自己而来时,轰然而散,四处逃开。

  吕青杨见他们各自而逃,也未多想,测马追其之一而去。

  晚风想喊住他时,吕青杨已消失在眼视之外。

  “你们速去追上吕将军,我怕有诈”晚风对随从士兵命令道。

  “是”众士兵策马而去。

  晚风望的他们消失的方向,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吕青杨啊,吕青杨!你什么时才能改掉这毛病。”

  “呃!什么人?出来!”正准备离去的晚风,发现旁边的草丛中有人躲藏在里面,发出沙沙声。

  “笨蛋,叫你别乱动。这下好了,别发现了”从草丛中走出五个大汉,每个手中都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虎头刀,面露凶恶的看的晚风。

  其中一个似乎是老大,对的刚才那个发出动静而被发现的大汉骂道。

  晚风心中一惊,心想:我不会是遇上强盗了吧?不由的笑了起来“哈哈”。

  原本埋的头被训的大汉,见面前这一身打扮清雅的少年,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眼神中不由的留露出一副贼笑。可能他以为自己遇到个傻蛋。

  “老大,这次让我来。”还是那位大汉。

  只见他把刀随意的往肩上一扛,带的比刚才更灿烂的贼笑往前走了几步。来到晚风跟前。

  “小....小子,你....你....你给我....下....下来。”被自己过激笑的呛到,而口吃起来的大汉,指的晚风的马说道。

  晚风看了看他,忍不住的又笑了起来。心想:这样也出来学打劫....

  “笨蛋,你墨迹什么,快点。听说落日镇最近来了位大将军,还带了不少兵力;被发现我们在这打劫,你我小命都玩完。”其中头目不满的训道。

  再次被训的大汉,见晚风不鸟自己,脸上有些吃不住,提高了说话的分贝。

  “好小子,别以为我傻....傻。我是他们中最善良的,要是我老大....老大,你小子早就小命乌乎了”大汉指的自己老大说道,还特意把老大二字重复了一遍。全然不知自己老大正一脸发紫的瞪的他。

  “我不想伤你们,劝你们现在就离去。不然.....”有些不耐烦的晚风,用起了音功。逼他们知难而退。

  以晚风如今的修为,就这简单的音功又是这些仗的有几块肌肉就出来拦路打劫的强盗所能承受。

  五人感觉仿佛有一股强大的灵压压的自己,简单的一句话,字字如锥,死命的往自己大脑深处钻,痛苦不堪。其中体弱的更是双手捂耳,痛的在地上打起滚来。

  五人中就老大有一点功夫底子,自然就没有其他四人那般痛痛。环顾一望,发现自己兄弟都痛苦的趴在地上,不由的怒火心起。心一狠,提刀跃起,劈向正策马离去的晚风。

  正准备离去的晚风,感到一股刀锋从自己背后袭来。条件反射的转身劈掌迎上。

  一声清脆的刀断声响起,随之“哐啷”一声,掉落到地上。

  同时“啊”。“啊”一男一女的尖叫一长一短消散在空气中。

  强盗头目已被击飞数米远。

  前者是被晚风击飞的强盗头目发出的。当他飞出数米远后,吐了几口血,便背过气去。

  晚风过了一眼被击飞的强盗头目,便继续寻找另外一女声的主人。

  定格,触动。干枯的心海,在这一刻仿佛海啸来临般,澎湃起来。

  “莲花”

  8.心死

  那一声莲花,依旧如记忆中那般让人心碎。

  物是人非,往事如风絮?

  “老大,老大.....呜...老大”

  “你不要死啊,老大。呜呜....”

  一声声呼唤和哭泣声不断刺痛着莲花的心。

  “看来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是我错了,是我一厢情愿。”莲花痛苦的哭泣着。眼泪顺着日益憔悴的脸颊如断线的珍珠般落下,一点一滴渗入脚前土中。

  起身,落马。晚风冲到莲花面前,猛地把佳人拥入怀中。任凭她挣扎,也未松开分毫,反而拥得更紧;莲花已有些窒息。

  “莲花,你怎么了?我是晚风啊!”晚风有些失落。

  慢慢地,莲花停止了挣扎,晚风紧箍的双手放松下来,相互交错拥着莲花,感受她那起伏的呼吸和心跳声。熟悉的清香扑鼻而来;是那样的熟悉而让人黯然心伤。

  时间的沙漏在一点点的流失,风有些漫无方向的吹来。

  二人就这样互不作声的站着,刚刚那五人已不知去向。

  雨,悄无声息的落下,一点、两点......由慢到急,只是片刻已成倾盆大雨。

  打在身上、衣服上、顺流到手上。

  上天是为地下这对男女欢喜,还是悲伤?

  过了好久....好久.....

  “放开”冰冷的话语如同莲花那无情的表情。脸颊的泪迹已经干涸,被雨水冲刷得已分不清是泪还是雨。

  晚风身体一阵颤动。手失力的落下,打在身上又被反弹出去。

  眼神中空洞无神。“为什么?”同样冰冷的语气。

  雨,滴落到莲花的头顶,然后顺的头发慢慢的滑到发梢滴落。

  “我恨你”湿漉漉的刘海,服帖的粘在额前,遮挡的眼睛。以至于连莲花的眼睛都看不到。

  我恨你...我恨你.....一遍一遍的回荡在晚风的耳边:“哦,是吗?呵呵!”

  淅沥沥,劈里啪啦......雨似乎更大了。

  芊芊做细步,润物细无声。莲花转身离去....

  “我恨你,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原来一直都是我错了,我真傻,还相信你不会是那样的人,不会归顺鬼王,不会放弃我。我真傻,傻到千方百计知道你到了落日镇,跑来要看个究竟。傻到爱上你......晚风”莲花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雨际中。

  世上最痛苦的事莫过如此,夫哀莫大于心死,而人死亦次之。

  晚风看的莲花一点一点,由近到远离开自己的视线。心也被一点一点的抽空,暴露在雨中。

  天阴沉沉的,已分不出是夜还是日。只有那雨还在劈里啪啦下个不停。

  空旷旷的天空下,晚风一动不动的独自一人不知站了多久。

  孤独就象无边的浮云,怎么也挥之不去。

  天地间,一声“巨响”。

  少年猛然间倒地,溅起无数水花。
上一页:将末流年
下一页:夕阳下的白莲花 (一)

武侠仙侠小说欣赏

  • 万山过后舟常在,却惜江水不复返
  • 那段记忆,只为你留着
  • 醉笑陪君三万场
  • 我是自由行走的花
  • 恨——相隔两世
  • 刀之剑传奇 第一章 出世
  • 刀之剑传奇,第二章:风雨莫逍遥
  • 等待,那一世的凄凉
  • 烟花笑
  • 风雨.花满楼
  • 那一世,白首流年
  • 放空的灵魂,怎奈墨伤?
  • 书剑恩愁录
  • 繁华倾塌,祭那缱绻三千
  • 『 倾城劫 - 卷壹 』第一章:沧海(A)
  • 饮一杯酒、奏一曲笑傲江湖
  • 武侠仙侠小说推荐

  • 混元雷运
  • 无剑落云霞
  • 刀之剑传奇 第一章 出世
  • 万山过后舟常在,却惜江水不复返
  • 夕阳下的白莲花 (二)
  • 书剑恩愁录
  • 放空的灵魂,怎奈墨伤?
  • 我先走了,你留下来继续这份爱
  • 淸月神话
  • 美酒繁花尘世间
  • 那一世,白首流年
  • 我是自由行走的花
  • 醉笑陪君三万场
  • 烟花笑
  • 《当黑帮小姐遇到黑帮少爷》超好看,超精彩的小说!不看完肯定后悔【第一部】(欢迎转载)
  • 饮一杯酒、奏一曲笑傲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