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章 - 美文 - 美文摘抄 - 谁疯了

谁疯了

  都疯了
  
  俞虹一进门,便将挎包扔到沙发上。一双粉红色的高跟鞋,也被一股怒火扔出一米之外。
  
  俞虹自言自语说出那三个字,仿佛对自己说,又仿佛对正在上网看韩剧的张鹏说。她确信,自己听到了,张鹏也一定能够听得到。
  
  张鹏喜欢上网,喜欢看韩剧。那些卿卿我我的男女生,使张鹏痴迷。平时,俞虹发现张鹏的眼眶总是湿湿的。
  
  张鹏回头,见俞虹的脸庞苍白,鼻翼苍白,嘴唇苍白,目光也刀子一样苍白放光。
  
  张鹏想,谁气的?看看自己,好像不是。那是谁?张鹏关掉电脑,走进厨房。
  
  张鹏做一手好菜,虽然不比高档酒店的色香味俱佳,但是味道纯正可口。张鹏夹一块红烧带鱼,递到俞虹碗里。
  
  俞虹想,无论你生多大的气,发多大的火,张鹏总是处变不惊。他惯用他的优势和耐心,慢慢消化你的不快。现在,吃着可口的菜,喝着可口的汤,俞虹的脸色逐渐红润,鼻翼逐渐红润,嘴唇逐渐红润,连看张鹏在客厅和厨房穿梭往返的身影,也逐渐柔软逐渐清晰。
  
  一切仿佛只是一个小小的误会,或者一颗小小的石子,投进平静的河塘里。仿佛只是一条可爱的小鱼儿,弄起的一串涟漪。
  
  到了晚上,俞虹跟张鹏说起了一件事。
  
  她的一个闺蜜,快疯了。
  
  张鹏对俞虹的私事,向来不主动去管去问。即使俞虹说了,张鹏也表现得豁达大度。非要弄出个一二三来,张鹏从来不会。可是,俞虹是个率性人,不找个理由和借口说出来,会憋出病。
  
  俞虹接着说,唉,她爱上一个有妇之夫。两个人不是一天两天了,算起来足有一年多了。他们爱得很深,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工作再忙再累,他们也会像挤海绵里的水一样,挤时间粘在一起。可是……
  
  可是,他爱上了别的女人。张鹏说。俞虹看了一眼张鹏,觉得他听得不是很投入,却知道的发展和走向。
  
  张鹏深有城府,其实,所有的故事都一样。
  
  俞虹的眼泪从眼眶里溜出来,横七竖八流淌了一脸。
  
  张鹏想给俞虹抽张纸,发现抽纸盒已经跑到俞虹那边。
  
  张鹏轻轻拍着俞虹仍在颤抖的后背说,明天,去一趟涡河中学吧。
  
  俞虹边擦鼻涕眼泪,边点头同意。
  
  涡河中学是俞虹和张鹏的母校,当年一所相对知名的完全中学。
  
  母校坐落在涡河岸边,远处是飘着的白云和满眼绿色连绵起伏的小山。
  
  他们是上高一的时候认识的。有一次长跑竞赛,让夺冠的张鹏和屈居亚军的俞虹相识并相恋的。
  
  那天,他们沿着当年的跑道又竞赛了一回。两个人的比赛,没有裁判,没有观众,没有啦啦队。张鹏依然冠军,俞虹依然亚军。长长的跑道长满野草闲花,野草闲花之间深藏着他们燃烧的青春。
  
  两个人皆气喘吁吁。
  
  回来的路上,经过鸿业酒店。
  
  三年前,他们就是在这个酒店举行的婚礼。那天,俞虹穿一身洁白的婚纱,张鹏一脸幸福地牵着她的玉手,自豪地走在腥红的地毯上。厅堂响起隆重欢快的音乐,所有在场的嘉宾,统统疯了似地欢呼雀跃。
  
  张鹏说,进去看看吧。
  
  厅堂里很安静,只有标有世界城市名字的挂钟,从容不迫地留下滴滴答答的脚步。
  
  再一天,生活shenghuo.zuowenzhang.com,在饭桌上,俞虹欲言又止。
  
  张鹏突然问,你有话就直说吧。那天,张鹏一反常态。
  
  俞虹脸色绯红,结结巴巴地说,那天跟你说的闺蜜,其实……然后,她将一纸离婚协议书,小心地推到张鹏面前。
  
  其实,是你自己。张鹏边签字边接过俞虹的话说。
  
  走出家门,张鹏接到一个信息:快来吧,鸿业酒店888房间。
  
  其实,张鹏已在网上结婚。现在,在虚拟的婚姻里,他要迈出实质性的一步。
  
  都疯了!

    上一篇:会议过程 下一篇:野百合的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