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章 - 美文 - 美文摘抄 - 野百合的歌唱

野百合的歌唱

  她叫小何,是我和表哥到保姆介绍所找到的。


  我第一眼看见了她。对表哥说:“就是她吧?这里竟然还有这样出色的女人。”表哥不同意,说形象好的通常做这种工作不是好人,她可能兼做其它。我不同意,因为她眉宇间带着一副哀愁和气宇不凡的清高和哀怨。


  于是我走过去:“你每月要多少工钱?”


  她看了一眼我表哥:“家里面有中年男人的,给多少钱也不做。其它,多少钱无所谓,够吃饭就可以。”


  表哥火了:“嘿,怎么说话呢?好像中年男人都是坏人?”


  我一听乐了:“妳叫什么名字?”


  “我性何,叫我何小春。”


  “那么好吧,小何,我家只是照顾我的父亲。没有其它工作,我刚刚才国外回来暂时住在家里,只有两口人。工资你放心不会亏待妳。”


  就这样小何来到了我家。她个字高高的,身材苗条,容貌清秀,就连我也奇怪这样的女子不同俗人为什么做保姆?她干活多,吃的少,不言不语的,没事就翻腾爸爸的书架。抱着厚厚的书籍。原来她果然是人,我恍然大悟。爸爸看出她与其它保姆不同,很喜欢她,就和她闲谈起来。


  她说是安徽人,父亲是小学校长。她嫁到了安徽,于是她就是安徽人的。但是她的语言却是云南那面的。这让我很奇怪,云南山清水秀很少有人做保姆啊?早上洗漱早餐完毕,闲暇时候,她和爸爸聊起了清史,得知爸爸是历史系专业的,她更是有兴趣。爸爸夸赞她:“小春啊,你不要误了自己的前程,你很有才气,文化底子也不薄。”


  每到这时她的目光就黯淡下来。


  这天,我熬夜很晚,起得也晚。被一阵歌声吵醒了:“唱山歌哎…….,山歌好比春江水来…。”


  我一楞,字正腔圆的民美声发音,绝对专业水平。爬起来找谁家发出的没有伴奏的歌声?我家的?我轻轻的走出房间,什么?是小何唱的?我一声不吭呆呆的背后看着她。她不知后面的我,一面擦着厨房的橱柜洗着蝶碗忘情的唱着。突然一转身她发现了我,脸一下红了:“姐姐,对不起,把你吵醒了。我不知昨夜妳回来了!”


  “没什么,小春,只是,你为什么不搞妳的唱歌专业做保姆?”


  “你听出我是专业的?”小何诧异的看着我。


  “我在歌舞团做过舞美,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啊?”


  “哦,姐姐今天没事吗?咱家今天吃饺子,一起摘韭菜吧?”


  “好啊好啊!”


  我兴高采烈的拿起了板凳坐在了厨房的地下。小春摊开了报纸抱出了一捆韭菜。着一根一根的韭菜她摘的好慢啊,捋呀,数呀,似乎数着多少根。我默默的等着她说话……终于,她说话了:“姐姐,我原本是桂林歌舞团的独唱演员……接着她叙述着她的:一次和中学女同学出门旅游,到了她同学的老家安徽。


  那天夜里,女朋友出门许久不归,她推门发现门反锁着。叫门没人开,她吓坏了,整整喊了一夜。第二天,女友还是没来,进来的是一群不认识的男人,谈论着价位像挑牲口一样看着她。她才发现上当了;她被拐卖了!第一个念头就是报警!


  但是,之后这几个人把她紧紧捆起来放进麻袋里用马车拉走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口里的破布拿出来。眼睛才看清身边这个是个膀大腰圆的男人,三十多岁长的不十分难看,只是凶巴巴的眼神望着小春:“你知道老子挑了多少女人才选中的你?足足花了两个骡子的钱买的你,你给我生男娃,你得给我家干活儿!”小春愤怒的说:“呸!你也配?你知道我是谁吗?说出来吓死妳,我是歌唱家,你一个臭乡巴佬,你什么东西?我唱一首歌买你几个牲口呢?你,你这是犯法知道吗!”


  “我就犯了法咋地?你什么歌唱家?俺电视上没见过你呀?看你长得俊俺才要你的,俺爹是村党支部书记,是大官妳不亏。”


上一篇:谁疯了 下一篇:林深不知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