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章 - 美文 - 美文摘抄 - 林深不知处

林深不知处

  从盂钵峰下来,山路上的荆棘划伤了她的手背,把道袍也挂“花”了。


  过鹰嘴崖被石棱子勾脱了鞋,要不是眼疾手快,若掉落回音涧,今日就成“跛脚鸭!”好歹这山韭菜背的牢靠。


  青莲一边走一边想。


  人生有缘,今世的遇见或许就是五百年前的亏欠。


  那日从车上下来,欲念具焚,就想找个人不知的地儿了却此生。恰遇道长,一番长谈,点亮心灯。


  “你说女子好苦啊!四十年前她的经历怎么像是我的原版呢!”青莲自言自语。


  不愿自揭伤疤,可在这静的只闻脚步与地面磨檫声响的地方,情不由己的过起“电影。”


  青莲和世玉同在国际商贸学院就读。两个人谈得来,说的去。青莲怎么看世玉都是“白马王子”。


  要毕业啦,青莲和世玉商定同去应聘一家跨国公司。可祸起萧墙,身处厅官岗位的世玉爸妈不愿意,非要世玉和他爸属下一煤老板的“千金”去英国留学。并说那边一切安置妥当,连工作都有了着落。为此,世玉妈还领那个“千金”见了青莲,求她不要误了世玉的前程。直气的青莲七窍生烟,给世玉发则短信:“若无良心,死给你看!”世玉溜了。


  “你说男人怎么这么损呢!”青莲决心独身,应聘了一家网站编辑。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边奶奶、爸妈又逼婚:“快三十的人啦,不要孤傲自负,再不找就当后妈了!”让人介绍个对象非让见面。


  “走人!”青莲一气出走。


  路边的野花笑颜迷离,散发着醉人的清香;林荫蔽日,蒸腾着淡淡霭烟。人生若只如初见,多好。想来也不怨世玉,都是这个社会物欲横流,如今是拼爹、拼妈、拼钱的时代,咱农村的给人家官员富豪本来就不一个“重量级”。看来人生归根结底靠自己。


  “去吧,青莲,就是上几次我带你去薅山韭菜那地儿,薅些菜,明日李居士过来。你看人家给咱安了太阳能发电设施,用上电灯;埋管引泉用上自来水。咱也没啥待人家,美女mm.zuowenzhang.com,吃点山味儿吧。”青莲又想起道长给她的嘱托,便加快了下山步伐。


  这山中的道观位于崇山深处,离山城足有五、六公里,观前是绝壁,观后是峡谷,一条羊肠小道攀援至盂钵峰前一方篮球场大小的山间平地。说是道观,仅有一处三间新修的圣母殿,另一窟太乙石洞,还有用块石垒砌的“灶火”。不过有一块宋景佑年间的石碑记载此处为唐道人孙太冲的炼丹所在地。人不多,如果加上青莲观里才三个人,道长、一个管柴、厨、卫生的道姑。


  这里是驴友、攀岩者的必经之地,也不算寂寞,有电、自来水、香客供些米面油,生活清苦但也恬淡。加上盂钵峰上有通信基站,青莲的笔记本电脑也未断网。跟道长论道,赏风云林景,听泉流松涛,望明月婵娟,别有人生情趣。


  步至圣母殿窗前,听到殿里道长正和一个男人对话:


  “你说观里来了位道姑?”男的问。


  “嗯,有,知道的多哩!婚劫啊!”道长叹道。


  “她真的愿意入道?”男的问。


  “我看有点,老身这把年纪啦,得有个人接啊!”道长说。


  青莲不好意思听下去,便悄悄退下,把山韭菜送到“灶火”给了道姑。


  太乙洞,青莲打开“笔记本”,敲下王维的《竹里馆》: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入道?出山?青莲打定了主意。

    上一篇:野百合的歌唱 下一篇:物是人非梦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