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章 - 美文 - 美文摘抄 - 麻婶

麻婶

  这次见到,是在她的葬礼上。这位命运多舛的农村妇女,在第九次探监回来后,在小茅屋里走完了一生。


  麻婶,矮个,小脚,却把头包得严实,足足包了五六层头巾,后来才知道,麻婶坐月子时落下了头痛的毛病,一辈子也没有治愈。我家和她住得很近,小时候经常去她家玩,并经常吃些她煮的红薯、蒸的馍馍,麻婶总幸福地说:“小乖乖,吃吧,长大了还能帮婶子些忙。”


  麻婶并不姓麻。因为她唯一的儿子柱子长了一脸麻子,所以村里人才叫她麻婶。麻婶刚开始不乐意这个名字,听到有人叫,她便在嘴里嘟囔:麻,麻,将来你生个儿连屁眼上长的都是麻子……叫的人多了,她也默认了。麻婶没有,前些年,有人给柱子取了个名字“广林”,她高兴地回家告诉儿子,没想到儿子气愤地说,啥广林,那合起来不还是麻吗!至今村里人还将这些当作笑谈。


  麻婶守了大半辈子寡,柱子两岁那年,麻婶的丈夫在矿上干活出了事,获赔将近万把块钱。消息不胫而走,突然一天夜里,几个蒙面人摸进了麻婶的家,抢走了钱,抱走了家里的三只老母鸡。麻婶跑到丈夫坟前痛哭一场,后来村里人纷纷给她捐款。麻婶在困苦生活挣扎中,总算将柱子熬大。


  可柱子长大了,却没能让麻婶省心。听乡亲们讲,柱子后来染上偷盗的恶习,全归于她的宽容。还是生产队的时候,柱子十多岁,总时不时地将队里的南瓜、红薯等偷回家。麻婶不但没有训斥,反而将偷的东西放在地窖里,还引以为豪。柱子小学毕业后,就跟着村里的年轻人外出打工,可当人家挣回大把钱的时候,他却在外面偷窃、抢劫,入狱十年。儿子成了牢犯,麻婶在村里抬不起头来。后来几年,村里人好久不见麻婶的身影,大家好像淡忘了她。后来才知道,她到儿子服刑的城市捡破烂,过了七年流浪生活。


  柱子因表现好提前两年释放,那年快过年时,麻婶带着柱子回了家。听说他们娘俩回来,邻居们纷纷帮他们收拾院落,送来柴米油盐。这一年的春节,麻婶度过了一次幸福团圆的节日。那一年,我看到了麻婶的笑脸,那笑脸如今已定格在我的脑海中。


  可没想到,一年后,柱子又一次回到监狱。那年村里唱大戏,一时冲动的柱子趁黑摸到戏班子里,调戏了一名“花旦”,人家不罢甘休,添油加醋地将柱子告了上去,又加上他旧病重犯,柱子又迎来了八年牢狱。


  这次给麻婶带来了更大的打击,整个人变得沉默寡言。那时,我正上初中,每次路过麻婶家门口,看到她孤独的身影,好可怜,唯一能帮助的,就是帮她给柱子写信。每次,她总是语无伦次地把要写的事说完,然后我将她的意思组合成信,写好再念给她听,并帮她寄出。每月,麻婶总会给柱子至少写上两封信,告诫他好好改造。柱子的回信也时常由我念给她听,看到她泪流满面,邻居们就会安慰她,都替麻婶坎坷的生活而难过。


  那段时间,麻婶隔上一两年,就要卖掉家里不多的粮食,到监狱看望一次柱子。村干部看她手头紧张,就动员大家帮她,有时候会有人陪她辗转千里同去看望,还大包小包地带着她亲自缝的棉衣棉被。每次看完柱子,麻婶的心情会好一阵子,她渴望柱子能尽快出来,能成个家,续上香火。


  三年前的一天,村里来了一位算命的,想挣脱苦命的麻婶求了一卦。先生听了麻婶的叙述后说,十月初一那天,如果天气放晴,在院子的西南角点上香,将先生写的令烧掉,明年柱子就会提前释放,并娶上媳妇。可十月初一那天,老天竟无情地下起了大雨,麻婶从此忧心忡忡,两个月后竟然疯了,嘴里老说:“下雨了,下雨了。”疯疯癫癫的模样令人生畏。


上一篇:酒王 下一篇:流水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