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章 - 美文 - 美文摘抄 - 枪王

枪王

  民国末年,谯城出了位响当当的枪手,叫文举。


  按谯城方言,“枪”即为“铳”。谯城人喜放铳,无论婚丧嫁娶、满月寿辰,但凡有红白喜事,均需吹响(唢呐)鸣枪,以示庆贺。


  说起来,文举也是出身名门,其祖父文怀山曾是前清举人,做过多年的督学。到了文举这一代,老爷子希望他能举第、光宗耀祖,故为其取名文举。但,小文举自幼却不喜读书,偏爱舞枪弄棒、燃鞭放铳。


  文举8岁那年,正是祖父70大寿。当时,文家的寿宴摆得排场,“响”请的是谯城著名的隋家班,“枪”请的是威震豫皖刘一枪。


  然而,让文家人想不到的是,等寿宴结束后,却里里外外再也找不到了小文举。后经家人四处查访,方知是文举痴迷放枪,偷偷随刘一枪学艺去了。


  时光如烟,等文举再回到谯城时,已是10年后的春天了。


  这一日,正是文举堂兄成婚的大喜日子。上午巳时,忽有一清瘦少年手持4杆长柄铁铳前来道贺,此少年正是文举。


  婚礼开始,文举主动请缨,要求放上几枪,为婚礼添点喜气。来文家放枪的崔大头,对这横插一杠子的少年很不以为然,提出要和他当场对枪。


  崔大头先声夺人,吹旺手中火绳,连放6记响枪,声震庭院,威势逼人。


  待到文举出场时,他气定神闲、从容不迫,引信、装药、夯实、封土,一连串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而后,左手握4杆长铳,右手执一燃香,朝铳尾轻轻一拂,划出一个优美的弧线。但听呯呯呯呯12声巨响,如平地惊雷,似惊涛拍岸,连珠而发,声声震天。


  众人叫好声中,文举快速装填枪药,而后脱长衫、持铁铳、走行门、迈过步,献了一套谯城人前所未见的“花枪”绝技。此“花枪”乃是融放铳、武术、杂耍于一体,但见他闪转腾挪、勾挂抛甩,时而举火烧天,时而苏秦背剑,时而二郎担山,时而夜叉探海,将一杆铳舞得上下翻飞、风雨不透。随着一声声呼喝报号,但闻枪声震天、枪风霍霍。舞毕,忽而左手一甩,右手一抓,手中铳已不知去向,右手中竟执一折扇,轻轻摇动。


  “好!真是神了!”,随着人们不迭声的鼓掌喝彩,一旁的崔大头早已惊得目瞪口呆,怔在了当场。


  自此,文举被誉为“谯城”。再有人办婚丧之事,均以请到枪王为荣。


  尽管如此,却有人打心眼里瞧不起文举,认为一个富家少爷学此下九流勾当实为不务正业。这其中,就有益寿堂掌柜洪七。


  洪、文两家世代交好,洪掌柜有一女,名唤翠云,自小与文举青梅竹马。昔年,洪掌柜曾将翠云许配文举。当得知文举浪迹十载,只是学了一手放枪手艺时,洪掌柜愤然解除婚约,将翠云改许梁中医之子梁武。


  翠云出嫁那天,文举不请自到,定要亲自放枪,为新人祝贺。


  也是旧情难忘,迎娶途中,翠云悲悲切切,躲在轿中哭了一路。


  婚宴间,文举心中不忿,闷头狂饮,不多时便喝得大醉。待到要放“送客铳”时,这一枪竟走了火,将半边脸炸得血肉模糊。


  此后,枪王再次隐遁,消失在谯城人的视线中。


  民国28年春,日本人打进了谯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国难当头,谯城有志之士汇聚涡北芦家庙,拉起一支抗日自卫队,推举识文断字的梁武为队长,游击作战,屡创日寇。


  翌年秋,由于内奸告密,在一次自卫队集会时,日军包围了会场,当场活捉队长梁武,打死打伤队员30余人。


  为杀人示威,震慑百姓。日军少佐山本下令,于农历九月初八,在涡河西河滩摆庆功枭首宴,并强逼隋家唢呐班奏乐助兴。


上一篇:流水帐 下一篇:白果树与李半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