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章 - 美文 - 美文摘抄 - 县长请我们喝早茶

县长请我们喝早茶

  住隔壁单间的邓局长高兴地推门而入,欢天喜地地告诉我和司机小米:明天早晨,县长我们去松桂园宾馆喝早茶。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七点还没到,我和司机小米还懒在床上没起来,邓局长就敲响了我们的房门:快起来,快起来。
  
  我迷迷糊糊问:这么早起来做什么?
  
  邓局长在门外有点生气地说:我昨天不是吿诉你们了吗?县长今天早晨请我们去他下榻的松桂园宾馆喝早茶,我们可不能让县长等我们,赶快起来。
  
  几分钟内我和司机小米便穿衣、小解、洗漱完毕,小米用BP机与邓局长联系,知道邓局长已在楼下停车坪等我们下去。我便和小米飞奔下楼来到我们的小车前。这时七点钟还没到,小米知道坐车过去用不了10分钟,可邓局长火烧眉毛般催我们快上车。
  
  司机小米说:几分钟就到了,邓局长你急什么?
  
  “我知道几分钟就到了。县长这么看得起我们,重视我们,我们可不能空手而去,路上总得给县长买点什么礼物吧?”邓局长说。
  
  我们无话可说,便匆匆上了车。
  
  车子驶到一家手机专卖店门前,邓局长让司机小米停车。
  
  小米不名所以,就问:在这里停车做什么?
  
  邓局长说:走,到手机店买两部手机去。
  
  我以为邓局长见我和司机小米没手机,欲给我俩各人买一部,要知道那时手机比较贵,在我们县城还没有普及。我心里一乐,便随邓局长和司机小米走进刚刚开门的手机店。在邓局长的授意下,司机小米很快就掏钱买了两部价格不菲的手机。
  
  司机小米边把手机递给邓局长边不明白地问邓局长:县长已有手机,怎么还买两部?
  
  县长是有,但他在一中读书的儿子和他的夫人还没有呀。
  
  听见邓局长如此一说,我凉了半截腰,同时在心里说几时一日我也要以办公室的名义买一部手机过过瘾。
  
  随后一路无话,我们很快就到了松桂园宾馆。邓局长就用手机联系县长的秘书小张,小张说县长还没醒来,让我们在下面停车场等。
  
  邓局长就和我们在停车坪等。我是有点不想喝这早茶的,就建议邓局长走。邓局长手一指:县长不是下楼来了吗?我朝楼梯看去,真的看见我们的县长边走边扣衣服朝楼下走来,后面还跟着他的专职秘书小张和县环卫所的女所长。
  
  邓局长迎上前去与县长打招呼,我和司机小米站在原地没动。
  
  他们下到停车坪,县长就笑着朝我和小米招了招手:走,去歺厅。然后就在邓局长和秘书小张、环卫所长簇拥下走向停车坪尽头的宾馆的大歺厅。
  
  等我和司机小米慢慢走进松桂园宾馆歺厅时,县长和他的秘书小张以及环卫所的女所长和我们的邓局长已在一张圆桌旁围桌而坐,有说有笑地在等着我和司机小米。
  
  偌大的歺厅里吃早歺的人还真不少。
  
  看样子是吃早歺,根本不是喝什么早茶。
  
  我不明所以地问邓局长:喝早茶怎么又来了歺厅?
  
  邓局长见我少见多怪,笑着说:说吃早歺俗气,说喝早茶文雅。
  
  我不自然地一笑,大家也跟着笑,就连县长也笑了。
  
  有服务员推歺车过来,县长的秘书小张叫我点早点。看着推车里琳琅满目的早点,一来是县长请我们,二来我不知道该点些什么,就推辞,笑对县长的秘书小张说:我点不来,还是你点。
  
  小张也不推辞,三下五除二就点了大半桌子。
  
  我原是中学教师,是个教书匠,虽然改行到行政机关工作已近四年,也与县领导在同一场伙就过歺,但从未同一张歺桌又如此近距离陪如此的大领导用歺,我感觉浑身不自在,很拘谨地囫囵吞枣地吃了一点,连珍馐是什么味道也没体味到,就借口吃饱了,招呼一声“你们慢吃”,就逃也似地走出歺厅,杵在停车坪上,一边等邓局长和司机小米,一边吸着烟。
  
  司机小米也出来了,我迎上去问:“怎么不吃了?”
  
  小米说:“不习惯陪领导吃饭。”
  
  我猛地想起一个揶揄司机的段子,就笑着与小米说了:领导吃鸡我喝汤,领导打鸡我站岗……
  
  小米说:扯鸡巴卵谈,我从来就没有过,不能一概而论。
  
  我们正说着,县长、邓局长、县长秘书小张和环卫所长相继走出歺厅。见他们都出来了,我和司机就朝我们的车子走去。
  
  邓局长和环卫所长送县长上楼回县长的住处,县长的秘书小张却几步走到我跟前,对我说:“杨主任,你去歺厅结一下帐。”
  
  一根筋的我感到莫名其妙,故事gushi.zuowenzhang.com,不通经地对县长秘书小张说:“不是说是县长请我们吗?怎么又要我去结帐?”
  
  县长秘书小张似乎不屑地看了我一眼,鼻子还“嗤”了一声,再没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我杵在车门旁,想不明白:是去结帐,还是不去结帐?
  
  已坐进小车的司机小米笑着挖苦我:“杨主任,你连县长请客客人结帐你都不懂,怎么能当好办公室主任?我看你还得再改行。”
  
  我真不懂。
  
  但我不能不去结这个帐。
  
  

    上一篇:人生六十才开始 下一篇:领窝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