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章 - 美文 - 美文摘抄 - 要命的彩礼

要命的彩礼

  没想到几年的时间,自己祖祖辈辈生活了几百年的家乡,像是一下子变了个样子。以前,乡下人娶妻,就是用个自行车,驮着就娶回来了,至亲的亲人坐在一起,吃一顿简单的酒席,就算是结婚了。再看看现在,那一样都让老张头疼不已。
  
  现在结婚要的彩礼,听着都令人打寒战。第一样,现金彩礼,100元的大钞,按斤两称,要称够三斤三两(约十三万元吧)。第二样,必须在县城买一套房,按当地市价得二十几万吧。第三样,是要有一辆车,价格不等,一般在5万以上。再加上家具、酒席、迎亲车队等,一场婚礼下来,没有50万,想都别想。
  
  老张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种了一辈子地,靠着种地卖粮食得那几个钱,和现在飞涨的物价来比,也就够个零花钱,是置办不起大事情的。
  
  儿子今年已经28岁了,在农村已是名副其实地大龄青年了,同村像他这么大的,孩子都上小学了。可他如今还单身,再过几年,如果还找不到对象,一顶“光棍”的帽子,就会戴在他的头上,这事在村里早已有前车之鉴。儿子的婚事,成了他的一块心病,更像是一块巨石,压在他的胸口,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为了挣够给儿子结婚用的彩礼钱,得了哮喘病好几年的老张跑到城里,给一家企业当门卫看大门,老伴在村里的砖窑厂,给人家拉砖坯,儿子在外地打工,除了吃喝拉撒柴米油盐的日常开销,一月能余下三千多元,就这样,三个人为了一个目标,牛一样的拼命干着活。
  
  老张有时喘的厉害,同事老王劝他去医院看看,他都会说:“没事,小说xiaoshuo.zuowenzhang.com,没事,多少年的老毛病了,挺挺就过去了。”其实,他是舍不得那十几块钱的药费啊。更别说吃和穿了。
  
  在一个国家级的贫困县,攒够这样一个天文数字的彩礼钱,简直好比登天啊。好不容易,有人给他儿子提亲了,也得赶紧应下来呀,没钱借吧。东家凑西家借,亲朋好友都问了一遍,总算凑够了。
  
  终于,儿子要结婚了,在儿子的婚礼上,老张不知是激动还是难过,一口气没上来,就这样匆匆撒手人寰。他死后,从他闭着的眼睛的眼角处,竟流下两串泪水……
  
  

    上一篇:她如苔 下一篇:伯父的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