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章 - 美文 - 美文摘抄 - “说声爱我行不行”

“说声爱我行不行”

  人们都说,春雨绵绵好种田。可B乡开春以来都没下过一场大雨,碧空如洗。村民望着通红的太阳,心中十分焦虑。
  
  杨成有5亩田在山沟里,欧阳广也有2亩田在杨成田的下方。沟里在大旱的月份里还有一小股泉水涓涓细流,于是杨成在村里是第一个能播秧的人,年年都是如此。
  
  今年春节过后,欧阳广不再去广东打工了。因为他妻子准备生孩子了,所以他不得不在家照顾老婆。
  
  欧阳广的妻子叫山玉,是四川绵阳人。他们在广东打工时相识的。山玉来到B乡,第一个认识的人就是杨成的老婆欢欢。欢欢嫁给杨成,就没有哪一天是健康的,药罐天天在灶里。山玉的到来,欢欢就多了一份开心。因为能够天天和山玉聊天,有时也忘记生病的疼痛。不久,她们成了最好的朋友。
  
  3月的天已经变得很热。杨成扛着犁耙进山耙田播秧了,欧阳广也在第二天进山播种。他们都希望播种后下场大雨就能插秧种田。但天公好像跟山里的人作对,就是一滴雨也不下。10多天以后,杨成和欧阳广的秧苗在山沟里泛绿了,但寨上的村民却一粒种子也还没得下。
  
  几天前,杨成的老婆由于病重,被送进医院治疗。杨成回来后就匆匆去看望他的田水,生怕水田干裂。
  
  杨成来到他的田边,他的田水一滴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他仔细一看,欧阳广的秧田却是水满盈盈。杨成一看田坝,有一个筷条大的洞正通往欧阳广的秧田,水在“哩——哩”地流着呢!杨成越想越气,他嗔怪欧阳广在捅他的田水。
  
  在杨成冒火的时候,欧阳广也来看田水了。杨成一看见欧阳广,不由分说就给欧阳广一巴掌。杨成气喘呼呼地说:“畜生,你敢偷我的田水。”
  
  “谁偷你的田水?这几天我老婆坐月,我都不能来望一眼。”欧阳广感到莫名其妙。
  
  “你还狡辩,你田的水从哪儿来?”杨成见欧阳广这么说更是火上加油。
  
  欧阳广说:“谁知道,也许是黄鳝作的怪吧!”
  
  “对我还不老实……”杨成越听越气,说着就扑向欧阳广。
  
  两人在山沟里滚打起来,毕竟杨成人高力大,他把欧阳广摁倒在地,本想教训欧阳广一顿就行了。谁料摁倒欧阳广的时候,田头边一个尖尖的小木桩直接刺进欧阳广的背后,插到心脏,不久欧阳广就断气了。
  
  那一年,杨成以过失杀人被判有期徒刑6年。
  
  杨成的老婆在家以泪洗面,苦苦等杨成从狱中归来。从此,欢欢和山玉在寨中成了冤家对头。
  
  6年过去了,杨成从监狱回来。可欢欢却在杨成回来后的第4天因病撒手归西。
  
  山玉听到欢欢死去的消息,高兴得杀自家的母鸡到欧阳广的坟边烧香跪拜。山玉对欧阳广说:“孩子他爸,你安息吧,杀你的人终于有报应了……”
  
  欢欢死去前,没能给杨成生一男半女。也许杨成进过监狱或痛失爱妻,他很少出门,从此也沉默寡言。
  
  山玉的孩子已经6岁了,也到了上学的年龄。山玉一个寡妇家又忙农活又忙家务,又送孩子上学,她感到如山重的责任压到顶头。她常哀叹:做人难,做一个寡妇更难!
  
  可自去年以来,作文zw.zuowenzhang.com,她却感到奇怪:秋收后的田地不知不觉在一夜之间被谁犁完了;冬天没有柴火烧,第二天门口就有一挑挑干柴;孩子没衣服了经常接到邮政送来的包裹……这一切都让山玉奇怪,她曾到处打听过,但都没有结果。
  
  今年清明节,山玉要到5公里外的地方给欧阳广上坟,杨成也到6公里的山外给妻子扫墓。两人不约而同挤上了一辆公共班车。车上,谁都不跟谁说话,谁也不看谁一眼。行驶中,在车驶过一拐弯处时,公交车与一辆大货车相撞,一场车祸发生了。受伤的山玉瞬间生命垂危,而杨成却受一些皮外之伤。杨成扑过去抱起血淋淋的山玉,在山玉昏迷醒过来的时候,她却用那惨白的嘴唇微微对杨成说:“我知道你用行动弥补自己的过错,我早已不恨你了,在我临走之前,说声爱我行不行?”杨成泪流满面,不住地点了点头。
  
  山玉以从来没有幸福的微笑,长眠在杨成的怀抱中。
  
  

    上一篇:晓望茶传奇 下一篇:瞬间之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