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章 - 美文 - 美文摘抄 - 瞬间之变

瞬间之变

  春节刚过,县里吹响治旱解困的号角。节后上班第二天,该县立即召开猴子峰引水工程攻坚大会战动员部署大会。
  
  刘得水作为县水利局局长,第一个在攻坚大会上作表态发言。他中气十足地拍胸振臂发誓,不取得猴子峰引水工程的全面胜利决不收兵。
  
  刘得水今年五十整,个子不高,但结实,精明能干。他在水利局工作已近30年。他攀峰峦,入沟壑,钻溶洞找水源,几乎走遍了县里的山山水水,为政府决策提供了详尽而科学的依据。因而,人们都叫他“得水”局长。
  
  会议刚散,得水乘着大会的东风,干劲十足,马不停蹄地叫上技术员小刘和小黄,扛起测量器具奔赴引水攻坚第一线,把引水工程的各个标点数据再一次测量勘验,做到万无一失。
  
  得水一行三人,又一次攀山入沟钻洞,在野外一干就是两个周。当他们完成最后一个勘验点——猴子峰顶端标点时,得水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看着经勘验标得密密麻麻数据的工程图纸,又俯瞰着山下那广阔的村屯和田野,想象着过不了多久,全县最后一个石头最硬、跨山越岭最长、能引水最多、灌溉面积最大的水利工程将由蓝图变成现实,心中涌起喜悦和畅快。
  
  这时,得水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一看来电显示,是县委组织部文副部长的来电。得水赶忙接听。手机那边传来文副部长熟悉的话语:“得水局长吗?明天上午9点钟,县委在三楼会议室召开一个谈话会,请你依时参加。”
  
  得水一听是县委召开的谈话会,心里一阵狂喜。他心想,莫非真的“有戏?”记得半年前一位领导曾经拍着他的肩膀说:“得水啊,你出色的工作,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在适当的时候把你作为副处人选往上推荐!”
  
  得水还未回过神来,文副那边又传来:“得水啊,先给你透露一下,你得有个思想准备。五十岁了,按惯例,你被列入今年‘改非’对象了。”
  
  得水的头脑“嗡”地一声,什么也听不清了,一屁股跌坐在一块石头上,日志rizhi.zuowenzhang.com,手上那叠会战攻坚图纸落到地上。正巧,一阵山风吹过,那些图纸便纷纷扬扬地飘撒到山谷下。
  
  夜幕降临的时候,得水才深一步浅一步地回到了宿营地。当晚,他吃不下饭,只喝了几口闷酒,便和衣躺到床上。
  
  乡间的夜晚是静谧的,但得水虽然劳累了一天,还是翻来覆去睡不着。常言道,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两个“我”。此时,他体会到了,只觉得脑海里有两个“我”在争吵。一个说:“我在治旱扶贫岗位上干了近30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也还经验丰富,精力充沛,怎么就‘改非’了呢?职位都非了,叫我如何干下去啊?!”另一个“我”说:“为党工作,为民办实事,做好事,一定要在领导岗位上才有作为吗?”得水内心的两个“我”争论了一夜。最后,他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他心想,难道一个人在工作上的作为,仅仅是为了谋求一官半职?当年的入党宣誓难道忘了?想到这里,他暗自决定,职务虽然“改非”了,但治旱解困的工作不能放弃,尤其在这次引水工程大会战刚打响的节骨眼上,更不能退下来。他疲倦极了,天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忽然,得水的手机铃声把他惊醒,他睡眼惺忪地看了看时间,是早上7点半,再看手机来电显示,又是文副的来电。他按下接听键,平静地说:“好吧,我就赶回去开会。”
  
  然而,手机那边却传来文副热情而又鼓舞人心的话语:“得水啊!不用赶了。昨晚领导又讨论了你的问题。根据你的表现和作用,决定不把你列入这批‘改非’对象了!”得水听后一愣,继而又有点喜出望外。文副继续说:“在适当的时候还要把你作为副处调研员人选往上推荐呐!”
  
  得水听罢,全身立刻感到似乎被注入一股能量似地,暖烘烘的,原本的精气神又回来了。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将起来,早餐也顾不上吃,命令道:“小刘,小黄,马上带上工具上猴子峰!”说罢,他把那捆攀崖下沟的绳索往自己肩上一扛,大步流星地朝猴子峰走去。
  
  小刘,小黄带上工具跟着局长后面,望着得水局长健步如飞,逐渐远去的背影,两人猛然地想起了什么,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下,会心地笑了……
  
  

    上一篇:“说声爱我行不行” 下一篇:刹车失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