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章 - 美文 - 美文摘抄 - 阴险年代

阴险年代

  王德水下地窖前,嘱咐老婆,你无论如何不能供出我,如果你说了,不但我的命没了,你的命也保不住。老婆惊恐地瞪大了眼睛,说,我就是把舌头咬下去,也绝不会供出你。王德水就顺着往下吊菜的绳子溜了下去。
  
  这就意味着,他以后就生活在地窖里了,地窖就是他的家了。
  
  外面的红卫兵在敲门,王德水的老婆忙去开门。门开后,一群黄军装一窝蜂地飞进来。为首的说,王德水呢?我们找他,找不到他,你就得替他去挨斗。
  
  王德水的老婆诺诺着:他昨天就走了,半夜走的,说不回来了,他还骂你们哪,说恨死他的学生们了,各个都是没良心的货。黄军装们听了她的话,都愣了愣。一时不知怎么对待这个告密者。良久还是那个为首的说,他要回来,你就告诉他,让他坦白交待,不然革命小将就把他送上断头台。
  
  他说完,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又觉得病病歪歪,连扣都系不全的王德水的老婆,实在没有什么可取之处,就呼拉拉走了。只有一个人,走到大门口时,回头望了一眼他曾经的师母。这个人叫王小亮。
  
  王小亮长得个子不高,脑袋却极其好使,王德水最喜欢他,如果不是“革命”来临,他会倾尽一切把他送上国家一流大学。
  
  王小亮这一眼,把王德水的老婆吓瘫了。她想起王德水和她说过,王小亮聪明绝顶,没有他解不开的数学题。那么王德水藏匿地窖,他是否也能解开,他那一眼到底是什么意思?
  
  半夜时,王德水的老婆给王德水往地窖里放饭时,没忘记在饭盒里放一张纸条,纸条把这事说了。半小时后,她把盛有空饭盒的筐提上来时,王德水的意思也同样在空饭盒里夹着。大致是让她把王小亮的妹妹接到家里来,以给她做饭为名,带她成长。
  
  王小亮的妈妈去世了,妹妹才七岁,一直都是王小亮带着。王德水以前接她来家过,但是王德水因涉嫌父亲叛国,王小亮又把妹妹接了回去。这是半年前的事。
  
  王德水的老婆拿着纸条想了半宿,最后明白了王德水是在掩人耳目。清晨,她来到王小亮的家。王小亮昨夜革了一夜的命,正在家睡觉,妹妹饿得哇哇大哭。王德水的老婆就摇醒王小亮,说,你老师走了,我一个人嫌得慌,让你妹妹去我家吧,你看她饿的。王小亮困,也拿妹妹没办法,就点点头。王德水的媳妇从怀里掏出一块红薯,递给王小鲁,牵着她回了自己的家。
  
  有了王小鲁在家里,王德水的家暂时安静。
  
  王德水的父亲是国民党高官,蒋介石去台湾那年随军,散文sanwen.zuowenzhang.com,他的妈妈抱着刚满月的他,是想同他一起去的,谁想他狠心抛下了他们。王德水不记着父亲长的啥样,可红卫兵记着,他们翻出王德水父亲的照片,威武的大盖帽,成了王德水头上的纸帽子。
  
  王小鲁虽刚七岁,挺懂事,也能帮王德水的老婆干活,小鲁问,阿姨,打这么多土豆做什么呀,打两个就够了,五个我们俩吃得完吗?王德水的老婆回答,一次多打几个,下次做饭就不用再打皮了。小鲁是孩子,问过后就拉倒了。可是这天夜里她拉肚子,睡不着觉,刚要睡肠子就扭劲疼。
  
  她不睡,可急坏了王德水的老婆,王德水那头还饿着呢。都快二更天了,王德水的老婆想不能再耽搁了,就悄悄地去了厨房,把盒放在小筐里,用一根带勾的绳,把饭盒顺着窖门送了下去,送时没什么,小鲁没看见,她在外面的马桶里蹲肚子,可是取时麻烦就来了。绳子也拉上来了,小鲁也从外面回来了,她提着裤子,看到王德水的老婆一点一点把一些空碗筷拽上来,又小心地放在地上,就问,阿姨,是谁在里面?这声问像劈雷,王德水的老婆慌忙转过身,和小鲁刚好打个照面,之后她一阵旋晕,一头栽在地上。
  
  王小鲁拼命地喊阿姨,好歹算叫醒了她,她摸着小鲁的脑门说,阿姨明天给你炖鸡,阿姨在地窖里养了一鸡,是别人的家的,自己走来的,阿姨怕人家认领,给它喂点食。
  
  这谎话也不知小鲁信没信,她在抽咽中睡着了。她睡着后,王德水的老婆又一次打开窖门,扔下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她看到我往出吊东西了,可能已经猜出了你,要不要弄死她?不一会儿一张纸条随着绳子上来了:使不得,她还是个孩子,不能殃及无辜,你出外面听听风声,我今夜离开这。
  
  夜,墨色的,被鱼搅浑的水一样。王德水站在院中和老婆告别,他说,我不能等着他们来抓我,在外面被抓总比在家被抓好,你好好保重。
  
  王德水走了,像一条受伤的鱼,融入深不见底的墨夜中。
  
  第二天早上,红卫兵把王德水从郊外押回来,立即召开斗争大会。只见王小亮站在主席台上,把王德水的头按得眼看就到了脚面,他大声说,反革命怎么会逃出我的手心,七岁的孩子眼睛都是雪亮的。
  
  他一招手,王小鲁乐颠颠跑上前台,她刚吃完王德水老婆为她做的糖包包,嘴角还挂着几丝糖。
  
  

    上一篇:那双鞋 下一篇:爱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