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章 - 美文 - 美文摘抄 - 最后的小菜园

最后的小菜园

  眼看西边那座楼的地基就要打过来了,王大伯的心紧了起来。他的几亩地的小菜园正好挡住了楼的走向。有人会眼馋这片地的。果真,开放商刘老板刘大胖子第十次来做工作了。与过去不同的是,他这次没带保镖。说话也很温顺的。“王伯,还是哪句话,要多少钱您说,您种这点菜一年才挣多少啊,我送您套房子,再给您些钱,后半辈子就享清福吧。”
  
  王大伯当然明白刘大胖子的小九九,把这片地要过去,一下子能多盖两个单元,得卖多少钱啊!可是他很讨厌这刘老板,在他眼里,好像除了钱就没有别的。前年,政府让他盖两栋适用房给五保户住,为了减少成本,把房子建在很偏的地方不说,竟然把茅房盖成了不到一平方。他还厚着脸皮到处说:“经适房不建厕所才好呢。”他把政府给的好地块都留下来盖很贵很贵的商品楼房。
  
  这次,王大伯没有听他把话说完,扭头就出去拾掇菜去了。后面传来刘大胖子一句硬硬的话:“你可别落个钱、地两空啊!”
  
  把刘大胖子刚打发走,村主任,不,应当叫保安队长李笑天,后脚就来了。村里的地卖完以后,村委会就自行解散了,村主任李笑天就在开发区干起了保安队长。他在刘大胖子那里没少得好处,总是冲在村里的拆迁第一线。这次也是跟刘大胖子商量好了的,要对王大伯进行密集“轰炸”。李笑天进门就说:“王伯,我说你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是你种菜挣钱还是卖房子挣钱,你不会连这笔账都算不过来吧,我们一次次跟你做工作是给你留情面,要是换成别人,把推土机往这里一调,你的菜园就完了。我看,给你十几万就把字签了吧。”王大伯说:“你当我是傻瓜啊,咱村里人原先吃住不用花钱,自从变成了市民之后,别看能在厂子里上班,可每月给的那几百块钱够买米面的吗?哪个不后悔啊。”李笑天再问什么时,王大伯就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吧嗒吧嗒地抽烟。对这些来做工作的人他感觉说再多也是白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沉默。果然,李笑天自觉没趣,临走,丢下了一句话:“等四面全是楼了,我看谁还来买你的菜!”
  
  要说王大伯不害怕是假的,他最担心自己的小菜园会被人给推平了。于是就跟老伴把家搬到了小菜园里。弄了个小平房,连吃带住。还养了条大黄狗。尽管这样,他还是怕自己外出卖菜时老伴一个人应付不过来。他知道开发商刘大胖子正联合当地的官员,虎视眈眈地盯着这片地呢。他要想个万全之策才行。正好,自己的一个老战友打电话,说要来看看他。这个老战友现在是市级干部了,虽然已经退居二线了,但仍然很有影响力。王大伯在电话里说:“欢迎你来,但是我有个要求。”战友问什么要求啊,你可是个从不爱提要求的人啊。王大伯说:“你来的时候一定要让我们县里的干部陪一陪。”尽管老战友做事不愿张扬,但还是满足了他的愿望。来的那天,县里的主要干部都在陪同。让刘大胖子他们心里一惊:这个王老头什么来头啊?
  
  虽然如此,但是刘大胖子仍然不想放弃,对李笑天说:“我们要让他的小菜园成为他的累赘!”看着李笑天迷惑的眼神,他补充道:“把出口都封住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要散布些谣言,说他是神经病,让人们不肯买他的菜,这样他就会成孤家寡人,就会闹,闹得厉害了,就找找关系,把他收到精神病医院里去。”李笑天竖起拇指,连说高明。
  
  小菜园很快就被拔地而起的漂亮楼房给围了个严严实实。要想出去,只能七拐八绕地走小路,要多绕好几里呢,而且还只能进那种用小三轮车。尽管如此,王大伯还是很满足,因为这是方圆几十公里内唯一的一片小菜园了,曾几何时,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庄稼地了,看见个二层小楼都很难,可是现在,正好反过来了,找块空地反而成了难事。这让他的脑筋还一时转不过弯来。
  
  让开发商大跌眼镜的是小菜园不光没有成累赘,反而给他带来了很多好处。
  
  王大伯对这片小菜园是倾注了心血,那好像就是他的孩子。老伴说:“当初照顾孩子你也没有这么上心过。”心血没有白费,王大伯无论种什么样的菜都会大丰收。他也得到了回报。一年四季,小菜园里都是生机一片。菜拔下来,王大伯就会用三轮车拉到市场上去卖,他的菜新鲜,总能卖给好价钱。很多人买菜的时候,都先用异样的眼光看他一会,然后再看看碧绿欲滴的蔬菜,这才放心地买,有的人还边挑菜边嘟囔:“不像神经病啊。”
  
  王大伯的儿子在市里住,跟儿媳妇闹的关系不大好,可是因为王大伯和老伴经常去跟他们送新鲜蔬菜,久而久之,儿媳妇也对他们笑脸相迎了。婆媳关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还主动邀请他们去过节呢。要知道这么鲜嫩,又不施农药的蔬菜,在市场上可是很难买到的。儿子这才告诉他有人给他打了好几次电话,说老父亲在家里成神经病了。他一听,哈哈笑了起来。
  
  如果好处仅限于此,可就太小看这个小菜园了。今年物价奇高,连菜价都跟着翻跟头。这可苦了县敬老院的老人们,散文sanwen.zuowenzhang.com,院长舍不得多花钱,就让老人吃从市场上捡拾来的菜叶子。王大伯知道了后非常生气,就把自己的菜以非常便宜的价格卖给敬老院。有时甚至还白送。老人们见了他就说:“要不是有你的菜,我们可就只能喝西北风了。你比我们院长都好。”他就大声开玩笑:“好什么好啊,都被人说成神经病了。”老人们就劝他说:“说你是神经病的人才真是神经病呢。”他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尊重了。
  
  在开发区居住的许多孩子由于从小没见过庄稼地,连土豆和茄子从哪里长的都不知道。王大伯的这片小菜园就成立孩子们了解农业知识的好场所。非但如此,到了周末,大人就会领着孩子们来这里玩,学习摘菜,种菜,其乐无穷。六一儿童前夕,两所小学把王大伯的小菜园当作“学生课外活动基地”。连老师和学生都能来的地方,能有神经病吗?谣言不攻自破。
  
  没想到谣言没有起作用,反而让这老王头这么出名,刘大胖子恨得牙齿发酸。但是刘大胖子依然挂念着这块小菜园。虽然他的楼盖起来了,早有人居住了,但是很多没有买到车库的业主反映想买车库。刘大胖子当然不会放弃这个商机,因为谁都知道,车库的价格甚至比房子的价格都要高,他想把这块地征过来,建设一个两层的车库。于是就又找到王大伯。这次,王大伯竟然很认真地听他讲什么城市化进程,讲什么农民失去土地是必然的。刘大胖子说:“你不要把小菜园当成自己的命根子,忙活了大半辈子,也该享享清福了。”并暗示征地补偿可以比以前提高一倍。最后,王大伯心不在焉地说了句让刘大胖子摸不着头脑的话:“该放弃就得放弃。”然后就下了逐客令。
  
  王大伯想放弃小菜园被人说了出来。很多人表示很难过。有人感叹“还是钱的力量大啊”。难道王大伯真要把小菜园卖给刘大胖子?其实不然,前段时间,王大伯亲眼看见一个妇女带着孩子往很远的托儿所送,路上差点被飞驰的车给撞死。这周围聚集了很多外来人口。他们没有钱送孩子到高档的托儿所,只好舍近求远,往很远的私人托儿所送,路上不安全不说,那些托儿所也都不很正规。他很同情这些家长和孩子。后来这些家长就到县里集体上访,要求就近建个像样的托儿所。县里反问家长们:“在哪里建?连一寸土地都拿不出来了,难道要建在楼顶上不成?”家长们想想也是。王大伯后来听到了这件事情,给县里打了个报告,说可以贡献出自己的小菜园。家长们得知情况后,一个个激动得热泪盈眶,给王大伯送来了很多礼物。也有许多人说王大伯这回一定是疯了。刘大胖子狠狠地说:“他不是疯了,是彻头彻脑地傻了。比神经病还要严重!”
  
  王大伯又开始不习惯了,过去他要去卖菜,现在也要经常提着篮子到外面去买菜了,买那些从遥远的地方运来的蔬菜。他成了真正的“市民”。
  
  

    上一篇:骑骆驼的李安 下一篇:下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