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章 - 美文 - 美文摘抄 - 剑之永恒

剑之永恒

  在墨蓝的天幕上,星星点点地布着些星子,一望无际的旷野,一望无际的黑暗。竟是个没有月亮的夜晚。茅草院落孤孤地坐落在这片旷野上,从屋中传出的红光,使整个院落看上去都在着火。
  
  最后一晚了。这剑次日清晨就要交予吴王,所有工序皆尽,只差这最后一步,只要将这采自五山六合的精石熔了,这世上无与争锋的利剑就铸成了!
  
  二十五个童男童女站在一旁往炉中加炭火,另有二十五人用力鼓着风箱。炉口喷吐着热气,屋内空气慢慢升温。火焰由红变青又变为青白色,快了快了!那精石变红了!干将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那炉火。刹那间,却听“噗”的一声,四周突然安静下来,那火焰一下暗了下去,精石也迅速冷却成了铁黑色。又是这样!“下去!”干将的声音与炉火一样,没有温度。
  
  那五十个被炉火烤得有些萎靡的童男童女下去了,又重新换上了五十个人。干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已经那样站了一晚上,除了“下去”再没有说过任何话,眼中充着道道血丝,却始终瞪着那炉火,不知是愤是忧。
  
  “唉”,鼓风箱的声音虽大,但这声细不可闻的叹息依然传入了干将的耳中。他转头,莫邪正一身白衣,一脸忧色地看着他。她知道,再这样下去,他明日定有杀身之祸。莫邪慢慢地走到炉火边,望着那炉火发呆。炉火再次变青,正如窗外的天空,由墨蓝一点点变亮。
  
  忽然间,她似想起了什么。伸手扯下了髻上的簪子,青丝如瀑布般散下,她扯过一缕到胸前,稍一用力,拔下了一根,扔入了炉火中,火焰向上窜了一截,青白中透出了隐隐的红色,“果然如此!”莫邪叹了一声,抓过一把发丝,一根根拔,一根根掷于火中。
  
  “莫邪!”干将怒吼一声,大步跨过去。却见莫邪双手交替,越拔越快,炉中的火焰越升越高,那精石渐渐变红似乎熔出了水。干将站住了脚步,那精石竟然熔化了!却见白影闪过,莫邪纵身一跃。“莫……”干将大吼一声,伸手抓去,却只听“嘶”的一声,拽下了一截裙摆,而莫邪已跃入炉火之中。突然,那炉中之火冲天而起,发出一声巨响,血红色的火焰吞没着最后一丝白色,干将惊呆了,在那巨响中,干将似乎隐约听到了细不可闻的声响,“人之永逝,剑之永恒”。
  
  火焰一点点平息,忽听得“咚咚”几声,却是那五十个童男童女倒地的声音。火焰熄灭了,炉中没有炉灰,没有精石,也没有他物,只是静静地放着两把剑,铁黑色的剑身上隐隐透着红色。干将走近炉口,嗫嚅道:“莫……莫……”。
  
  干将将那两口剑命名为“干将”、“莫邪”。次日一早,干将将其中一把献给吴王,吴王大喜,认为自己拥有了世上最锐利的兵器。然而吴王不知道,这样的利器在干将那里有着同样一柄。
  
  其实,莫邪并没有离去。莫邪只是换了一种存在的方式——将生命传递给了“莫邪”,让这无上利器续写她的生命。“人之永逝,剑之永恒”。
  
  又是一个夜晚,干将站在窗边,仰望夜空,作文zw.zuowenzhang.com,夜风吹动着他的袍摆,也扬动着他左手上最后一抹白色。又是一个没有月华的夜晚,天地一片漆黑,似乎总觉得缺些什么,有些孤单。干将低下头,望着右手中的剑,眼中的光芒亮若明星,低低念道:“还好,有你陪我。”
  
  

    上一篇:县团级墓地 下一篇:“说一声”的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