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章 - 美文 - 美文摘抄 - 老王的橘

老王的橘

  老师走下楼,遇到一个人,说:“怎么会是你?”
  
  那人身穿一件破旧的蓝色中山服,口袋上的扣子有的脱落了,有的还耷拉着;一高一低卷起的裤脚下是一双污迹斑斑的解放鞋。他的头发油腻地蜷曲在他颧骨高突的脑袋上,散文sanwen.zuowenzhang.com,整张脸像一张用皱的黑黄色蜡纸,褶皱中露出两只浑浊的眼珠。这是学校的清洁工老王,白天很少来教学楼。
  
  老王挤出一抹谦卑的笑容,露出焦黄的半截牙齿,一股浓烈的劣质烟草味扑面而来,他嗫嚅道:“郑老师,我……”。
  
  他不安地伸出双手:“郑老师,这是二毛他娘从乡下带来的,您看……”
  
  老王双手提着用墨绿色网袋盛着的橘子,他的手和脸一样黯淡粗糙,皲裂的指甲缝塞满污垢。
  
  小郑扫了一眼他的手,在心底会心一笑。老王的儿子二毛是他班上的学生。这孩子总穿着看不出颜色的单背心,塌鼻下挂着两抹鼻涕;上课从不听讲,每节课恹恹地趴在桌上走神。刚开始,小郑还怀着教育事业的高尚情操找他谈话,后来也就渐渐习惯了他对老师的“无视”。
  
  小郑礼貌地一笑:“老王,学校规定老师不能收学生家长的东西,这橘子,还是拿回去给二毛吧。”
  
  “老师……”
  
  “老王,我还有个会,得走了,你回去吧!”小郑微微点头,夹着书匆匆离去。
  
  翌日清晨,小郑发现办公桌下多了一袋橘。
  
  “这是?”
  
  旁边的同事抬起头来:“你不知道?二毛不是你班上学生吗?他爹,就是那个倒垃圾的老王,一早把他领回去种田啦!”
  
  “啊……”一丝讶异和惭愧闪过小郑的脸庞,他这才仔细看那袋橘——黄橙橙、亮光光的橘。
  
  

    上一篇:“说一声”的义务 下一篇:冬烘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