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章 - 美文 - 美文摘抄 - 根子的躺椅

根子的躺椅

  刚进大门的根子,转过照壁,就看见六斤子在他的躺椅上躺着,忽悠,忽悠,上上下下晃个不停。根子的眼皮子就跳了一下,脸上当即硬下一层,径自走到水管前,把水开得老大,呼呼啦啦地洗脸。抬起头时,不见了六斤子,躺椅兀自在桐树下空空地晃。
  
  根子没有去躺椅上躺。吃饭前没去;吃了饭,也没去。媳妇看看根子的黑脸,撇撇嘴,没说话。
  
  以前不是这样。
  
  女儿刚买回躺椅那些日子,根子从果园回来,有时洗了手和脸,有时累得不洗,就到躺椅上躺去了,撂下饭碗,嘴上抹一把,又踅摸到桐树下,在躺椅上躺一会儿,才去果园了。躺在躺椅上,听着桐树上鸟雀叽叽喳喳,看桐树叶子把天遮得亮一片绿一片的好看,根子就眯起了眼,觉得很享受,觉得日子挺好。
  
  媳妇看他在躺椅上晃悠,就笑他,说干脆给你买个摇篮,你躺摇篮里晃悠吧。根子说,那才好哩,你买吧,买回来,你晃我。媳妇使劲按了下躺椅,说你等着吧。
  
  可是,当根子发现六斤子最近老往他家里来,一来,就躺在他的躺椅上,像是在他自己家里一样随便,根子就不舒服了。听着躺椅在六斤子身子下发出沉闷的声音,嘎吱,嘎吱,他的心里就猫抓了一样难受。
  
  根子知道他不能跟六斤子比。六斤子能干,日子过得滋润。根子抹一把糙糙的脸,心说,你好是你的,你不能欺负我。根子是想起六斤子年轻时喜欢过他的媳妇翠,是六斤子的父母说他们属相不合,没有同意。妈的六斤子,他敢?根子瞪着躺椅,槽牙咬得嘎吱响。吃了饭,翠叫根子躺躺椅上歇歇。根子没理她,扯了毛巾,在躺椅上啪啪地拍打,又上上下下擦抹一遍,不知道躺椅上落了多少的灰,可临了也没有躺一下。根子在心里骂了句,妈的六斤子。要出门去果园时,就吩咐翠把躺椅搬回屋里去,说我女儿给我买的,我还没躺两天就让人躺坏了?你舍得我还舍不得。
  
  翠听出根子话里的味道,翻他一眼,把躺椅搬了回去。
  
  根子在果园里转来转去,手上没捞没摸的,不知道该干啥。春天了,果园里有好多活,锄草,浇地,疏花,套袋……可根子不知道要干啥。根子的心里眼里都是六斤子躺在他的躺椅上主人般晃悠来晃悠去。狗日的六斤子到底想咋样?根子把指关节捏得咕嘎咕嘎响。捏完了左手,又捏右手,一根一根挨着捏。手指有一种微微的疼,他也没停下来,似乎是,疼痛可以让他好受。
  
  根子突然想起翠近来有好多天没来果园了,说是要给女儿儿子绣鞋垫织毛衣。倒是见她手上捏着鞋垫,十字格布,绣了一个大红的喜字,好几天了;鞋垫上好像还是那一个大红喜字。这样想时,根子觉得一股火倏地从脚底下顶到了脑门,六斤子和翠……根子的眼前立马黑云翻滚,心也在回味和猜忌中塞满了石头蛋子般烦乱。他想明天不出门,不来果园了。果园满地的活儿,根子想不在这一两天。他要看看这个六斤子到底要干啥?
  
  可是,六斤子没来。上午没来;下午,也没来。第二天一天,都没来。
  
  根子看着桐树下空的躺椅,兀自轻轻地晃动,心思越发沉闷,气愤。这不是明摆着吗?我在家,他就不来。那好,我走,我看他来不来。
  
  根子给翠说声打药去,就背上喷壶,提着药瓶子,拖拖沓沓走了。一行果树还没喷到头,根子就摘下喷壶,扭身往家疾走。
  
  阳光明亮,桐树撒下一地的花荫凉。花荫凉里的躺椅上果然躺着六斤子。六斤子躺在躺椅上,眯着眼,晃晃悠悠,看上去很受用。
  
  根子躲在照壁后,看了一眼六斤子,就看得他满眼金星。顺手从照壁旁拿起一把铁锹,要冲过去拍六斤子时,翠从屋里出来了,跟着翠出来的还有两个人,六斤子的媳妇和女儿。六斤子女儿叫六斤子起来,要看躺椅的牌子,说我爸把咱巷里的躺椅躺遍了,就觉得我根子叔的躺椅好,要我照着给他买……
  
  翠看见了根子,问他提个铁锹干啥,药打完了?根子讪讪地,手软软地抓着铁锹,看看六斤子,哼哼,回来拿铁锹来了。不等翠说话,他就提了铁锹,准备转身出门。这时六斤子也从躺椅上站了起来,说试验了这多天,还是根子的躺椅好。不像金柱家的,刚开始躺着还行,躺久了腰疼。
  
  根子看见他的躺椅在树下轻轻地晃,直晃得他头晕。他想也许是他真的晕了,故事gushi.zuowenzhang.com,倏地转身,脚下绕了一团风,向果园奔去。果园的活儿等不得。
  
  

    上一篇:祁连云尽 下一篇:秋千飞舞,朝夕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