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章 - 美文 - 美文摘抄 - 我要当保安

我要当保安

  码头上,刮着冷飕飕的海风。
  
  一早,民工龚孝气喘吁吁跑到港航值班处,边叩门边扯开嗓门喊:我要保安
  
  你说什么?正在打盹的当班老王陡然一惊。
  
  我想当保安。龚孝倚在门口敬重恳求,语言有些发颤。
  
  这里不招保安。一看来者土不拉叽,断定是农民工找饭吃,老王将手一横,绷脸回答。
  
  只要当保安,没酬也行。见老王有点儿疑惑,龚孝补充道:这事赵局长知道。
  
  赵局长是县港航管理局的局长。老王暗忖:咱局长怎么会认识他?说谎?不像。精神病?不对。难道……
  
  霎时,老王的脸多云转晴。
  
  听了老王的报告,赵局长觉得这事很不正常。他暗暗嘱咐老王,把来者悄悄带到院子里。
  
  恰时,站在三楼凉台的赵局长居高临下,院子里的一草一木十分清楚。
  
  哦耶,原来是龚孝啊!赵局长的心里似乎想起了什么……
  
  那是春节前的农历十二月廿三,也就是人们过小年的传统日子,正在午休的赵局长突然得到有人要跳海轻生的消息,便立马赶到了现场。
  
  候船大厅门口的围观人群中,有一位民工浑身湿漉漉地爬在地上,泪水涟涟向众人哭诉:俺本想大包小包高高兴兴回安徽老家过年,谁知在购买船票时,才发现自己带在身上的二万五千元不翼而飞。呜呜……两万五千元呐,一年的打工汗血。俺娘卧病在床,女儿等钱读书,一家人要过年、要生活,这让人咋活么。呜呜……民工悲忿地说着、伤心哭着,时不时恨恨用手拍打地面。
  
  可怜天下民工心。赵局长十分心痛。他像亲兄弟一样蹲在民工身边进行苦口婆心地劝说,同时倏地从口袋里取出五百元,毫不犹豫地塞给了民工;一位漂亮的女服务员送来了棉衣……
  
  毋庸置疑,这民工就是龚孝。
  
  赵局长转身进入办公室。不就是打个工嘛。他想了想,旋即给老王打了手机。
  
  叫俺到港航东岙建设工场做门卫?不去!龚孝一口拒绝。老王一声无奈喟叹。
  
  原来呀,龚孝确实不是来找工作的。一年前,他已在海岛一家建筑公司做了长期工。因钱被偷,他暂不回家过年了。春节前,他东奔西忙在给居民杀“过年鸡”,赚点加工费;大年初一以来,他马不停蹄在社区、街道垃圾桶里掏“宝”。他恨死了小偷,要不然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铁心一横,决然在工棚墙上写下“不抓住害人扒手誓不罢休”的血字。他绞尽脑汁对出事这天的情景进行了反复回忆、细想,梦幻般感觉有一名戴鸭舌帽的瘦个子男子特别怀疑。于是,一个想在客运码头当保安的念头油然而生。
  
  有意思!赵局长似有所悟。他同保安队的李队长商量后,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决定打破常规,放一马让龚孝在客运服务大厅当一名临时编外保安。
  
  龚孝如鱼得水。一上班,他警惕四顾,总用一双猫捉老鼠似的异常目光寻找着猎物。
  
  一天,二天,三天……一晃元宵节来到了,客运码头上来往旅客倍增。
  
  世间的事真是讽刺。当天掌灯时分,龚孝在售票厅巡视时,果真发现了那个“鸭舌帽”。顿时,他愤怒至极,心里的血直往上涌。不过,为避免打草惊蛇,他还是竭力控制住心情,实施暗暗监视,候机行事。可转念一想,天哪,这要蹲守到什么时候啊?“以静制动”还不如来手“引蛇出洞”哩。
  
  打定主意,他一晃闪进寝室,快速换上民工衣服,在钱包里塞满旧报纸,随手拎起一只旅行袋,装模作样地来到售票处排队。当被“鸭舌帽”注目时,他刻意打着哈欠,随手掏出鼓鼓的钱包,抽出两张百元用手指弹了弹,尔后将钱包重新塞入裤兜。
  
  这一招果然灵。稍顷,“鸭舌帽”和一男一女悄然靠近,假装排队紧跟随他。恍惚间,在“鸭舌帽”伸手刚偷到钱包的一刹那,龚孝大吼一声,一个“鲤鱼打挺”把他牢牢拽住。“鸭舌帽”拼命挣扎,可他那有民工的力气,一下子被掀倒在地。他的同伙一男一女见势不妙,手机短信duanxin.zuowenzhang.com,慌忙夺门而逃。
  
  派出所里,“鸭舌帽”供认了屡次在车站、码头结伙作案的犯罪事实。
  
  翌日上午,龚孝带着五百元钱兴冲冲地来到赵局长办公室。说明来意后,赵局长“扑哧”一笑,拍拍他的厚实肩胛,赞许道:好样的,这一仗打得真漂亮!不过,这钱嘛,就不必还啦,就当作你的奖金吧。希望你能继续留在这里当保安。行吗?
  
  龚孝听罢,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婉转地回答:真的不能再留了,俺在建筑公司打工的合同期还未满呢。
  
  

    上一篇:丢了一块钱 下一篇:单位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