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章 - 美文 - 美文摘抄 - 村长生气了

村长生气了

  村长好像生气了。
  
  不一会儿,这一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村子,上至九十岁的老婆婆,下至三四岁的小屁孩,全都知道了。传的人言之凿凿:“我亲眼看到的,一大早,村长就皱着眉,从村头走到村尾,嘴里还不时地‘哼哼’几句,对过往的人连瞄都不瞄一眼。”听的人心里沉重:“唉,怎么能让他老人家生气呢,怎么能让他老人家生气呢,这太不应该了嘛!”
  
  是啊,太不应该了。三十多年前,他老人家正盛时,就当上了村长。从此,他像狼一样带着大伙往致富路上奔。你瞧,如今村里一色的红墙黛瓦,四周的绿树青山,掰开来数数,哪块砖瓦,哪片枝叶里,少得了村长的汗水呢。他又像鹰一样护着大伙。村头的刘元,那年开山不慎炸断了双腿,是村长玩命似的背着他走了十多里山路送到镇上,又掏钱雇车将他送到县里的大医院才保住了性命。村尾的张一,好赌,欠了人家好多钱。有一天被追债,十多个剽悍后生舞刀弄棒的,文章wz.zuowenzhang.com,非要张一的命不可,是村长不顾性命地挡在了张一前面,用凛凛正气逼退了他们。然后,又苦口婆心地劝张一戒了赌,从此走上了正道。
  
  村长怎么就生气了呢?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大伙,一整天吃喝拉撒都不是个味,怎么想都觉得就是自己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某个不经意的地点,因某件不经意的事得罪了村长,害得他老人家生气。
  
  种植大户海生突然狠命地拍打着自己的脑袋:唉,怪自己哟。原来,今年年初,海生外出学习种植大棚西瓜。回来后,他兴致勃勃地准备大干一场。可没曾想自己土地不够,又分散得很,无法连成片,无奈之下找到了村长,要他帮帮忙。村长二话没说,立即走东家奔西家,最终在他的协调下,让海生顺利地盖起了一溜的大棚,种起了西瓜。昨天,正赶上第一茬西瓜上市,自己忙着采摘西瓜,后来又跟上门来收购的农业经纪人抬了好一会儿的价,就忘了摘几个给村长尝尝鲜。真是不应该啊!
  
  “海归”大磊突然心中一紧:唉,怪自己哟。所谓“海归”,不是“海外归来”的意思,而是“上海归来”的缩写。大磊这几年在上海做五金生意,闷声不响地就发了大财。昨天,他开着宝马风风光光地回到村里,村头巷尾地到处显摆。当年,大磊家由于父母身有残疾,劳动力不够,挣得就少,是村里有名的穷人家,现在好不容易咸鱼翻身,显摆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大磊怎么就能忘了呢,当年他在上海发展不顺时,是村长挨个儿打电话,要同在上海的村中后生拉他一把。后来他发达了,靠的不就是大伙儿的“轻轻一拉”吗?这次回来,怎么着也得提几样像样的礼品上门去看看村长啊!
  
  包工头志明突然心生愧疚:唉,怪自己哟。这些年,村里变化很大,道路四通八达,新房鳞次栉比,横看竖看都是一景。可还欠缺一样,就是可以用来健身娱乐的休闲广场,一些村民对此颇有议论。前不久,村长求爹爹告奶奶,总算是筹齐了一笔建广场的资金。昨天,志明通过招投标,揽得了这项工程。可是,不管怎么说,村里还是村长说了算,若是没有村长的大力支持,要想顺利完成这件工程,说不定还会遇上一些不明不白的阻力。想到这些,志明明白,得赶紧去给村长送个厚点的红包,他肯定是为自己这样“不懂事”而生气。
  
  第二天一大早,正在吃饭的海生、正在吹牛的大磊,以及正在算账的志明全被叫到了村长的办公室。一进门,他们就看到村长坐在椅子上,还皱着眉,还在“哼哼”着呢。而村长面前的办公桌上,扎眼地放着两个青绿的西瓜、四样精致的礼品,以及一个鲜红的红包。三人你瞅瞅我,我瞧瞧你,有些心虚。
  
  “都拿回去,拿回去,这是干啥子哟。”村长连哼带吼地训斥道。
  
  “村长,您……您不生气了?”三个人壮着胆子问。
  
  “生啥子气嘛,好好的。牙疼,搁谁身上不皱皱眉,不哼几句呢?”村长笑了,笑得有些苦,有些涩,有些无可奈何。
  
  那三位也笑了,笑中带有几分尴尬,几分惭愧,有些站不像站了。
  
  

    上一篇:三赢 下一篇:幸福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