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章 - 美文 - 美文摘抄 - 瓶子里的承诺

瓶子里的承诺

  到了办公室,美女mm.zuowenzhang.com,关上门,罗勇胸中的那股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虽然最近几乎每天都这样,但今天尤其明显。
  
  罗梦勇的家在清河县城边上,离上班的清河一站其实不远。但自从他做了站长之后,每次上班都习惯性地绕个远,去看看那边的两个社会加油站。这一阵子那边火爆得不得了,每升0.3元的低价就像一块吸铁石,把车都给吸引过去了。一些老顾客即便没走,也不停地跟罗梦勇念叨:“你们就不能便宜一点?”罗梦勇总是头一挺,据理力争:“我们油质量这么好,凭啥便宜?他们那油……”可惜每次总是不等他说完,人家挥挥手笑笑就走了。
  
  这天早上也是凑巧,转悠的时候,两个社会站的老板都让罗梦勇碰到了。一个强扮淡定,一个故作谦虚,但满脸堆砌的褶子却透露着内心的洋洋自得。
  
  罗梦勇拂袖而去,现在就坐在这办公室里生气。闷坐一会儿后,他把门打开,大喊一声:“开会!”
  
  站里的“神仙会”开始了。当员工听说主题又是开发客户,不禁有些打怵。“站长,我看没啥好法子!”加油员小张说道,“你还记得上次你带我去拜访那个车队老板,人家是咋拒绝咱的?这事不好办!”
  
  罗梦勇知道他说的事情。一个月前,罗梦勇组织大伙儿出去宣传油品拉客户,结果自己带队的那一组就出师不利。当和那个县城最大的车队老板交谈时,罗梦勇大谈自己油品这个值那个值如何高,还把复印的检测证明一个劲儿往人家手里递。结果车队老板没有接,还说:“这纸片片我不要,看不懂。罗站长,咱俩是老相识,我相信你说的,你的油肯定好,但你的油贵啊!”
  
  罗梦勇忙说:“他们的油便宜没好货!”
  
  车队老板轻轻一乐,问他:“你敢承诺你的油好吗?”
  
  罗梦勇一拍胸脯:“我敢!”
  
  “你敢断定别人的油差吗?”车队老板追问。
  
  罗梦勇一愣。
  
  车队老板注视着他慢慢说道:“你说便宜没好货,我却觉得是物美价廉。罗站长,承诺不是说在嘴上的!”
  
  罗梦勇回想着那事儿有些发呆,小张见状便宽慰他:“站长,咱的油尽管好,却是个深闺中的大姑娘,藏在罐中人不知,还能捧着罐让人看去?要不干脆别弄了,反正咱的油品就是好,酒香不怕巷子深!”
  
  罗梦勇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没再说话,挥挥手让大家散了,自己继续坐在那儿发呆。那天下班,罗梦勇在站内的便利店买了三十多瓶水果罐头,分给了站里的员工,然后下达了一个奇怪的命令:今天晚上务必全部吃完,明天上班把罐头瓶和瓶盖带回站来!
  
  第二天罗梦勇到了站里,把集齐的瓶子洗涮干净,又拿干抹布细致地里外擦净。然后让两个加油员换了身衣服,到他每天必经的两个社会加油站,分别买来十升汽、柴油。自己又从站里取了十升汽、柴油,分装在那三十多个罐头瓶子内,在这些瓶子上贴上标签,标明了品号、站名,一堆琳琅满目的油样便做成了。
  
  他把站里的人召集起来,指着办公桌上那些颜色各异的油样,对大家说:“买东西图便宜,那是天经地义。但咱有义务提醒客户,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差。可以在意价格,但更要在意性价比。老百姓说得好,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时髦词那叫PK。今天咱们再出去转转,就带着这些油样出去转,在客户面前跟那些社会站遛遛,跟社会站PK一下,看看到底谁更强。”
  
  罗梦勇带着小张又奔那个车队老板而去。见了他的面,罗梦勇二话不说,先把罐头瓶往他面前一摆,指着中间的一列说:“这是我的。”指着左右的两列,说:“这是城东你常去的两个站的!”
  
  车队老板凑上前仔细端详,对比着中间的黄澄澄和两边的绿漆漆。
  
  半晌,抬起头来,盯着罗梦勇,问道:“真的?”
  
  罗梦勇也盯着他,目不转睛地说:“真的。今天早上刚加的!”
  
  车队老板拿起一个油样低头又看,沉默不语。罗梦勇低声说道:“我现在敢说了!”
  
  车队老板猛地抬头看他。罗梦勇微笑着说:“我承诺我的好,我也承诺他的差。我还承诺,我定期给你送油样。”他指着桌面上的瓶瓶罐罐继续说:“承诺不在我的嘴里,就在这亮亮堂堂的瓶里!”
  
  车队老板微眯眼睛,之后慢慢睁大,缓缓举起手中的油样,轻轻却又坚定地放到了罗梦勇手中,说:“有人讲金杯银杯不如口碑。罗站长,到你这儿,就是万千口碑不如一个玻璃杯!老罗,成交!”
  
  

    上一篇:屋里的钥匙 下一篇:一支芦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