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章 - 美文 - 美文摘抄 - 一支芦苇

一支芦苇

  在荒凉的海塘上,低洼湿地里长了高高低低的芦苇,细细弱弱的,东一片,西一片,像秃子头顶残存的毛发。
  
  张卫国叹了口气,这一点都不像家乡的芦苇。那儿的芦苇,在一片片盐碱滩上。少的,一根两根,却穿土凿石,争先恐后地比着蹿个子;多的,一亩二亩,浩浩荡荡,齐刷刷地翻天卷地。
  
  然而,这有什么关系呢?它们都是芦苇。张卫国觉得自己也是芦苇,法国思想家帕斯卡尔怎么说的:“人是一支有思想的芦苇。”
  
  现在这支特殊的芦苇显然心事重重。他静静地站着,任凭摇曳的苇叶在他的肩膀轻轻摩挲,发出“沙沙”的声响。
  
  张卫国毕业了。父亲说,炼油厂要招青工呢。父亲说这话时,正急匆匆地穿上鞋子出门。他正带着青工填整吊卸设备后留下的坑坑洼洼的地面。
  
  是呀,炼油厂子弟毕业后在炼油厂工作,那是理所当然的事。芦苇荡不长在海滩泽畔的湿地,长在哪里?
  
  但张卫国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他在他们家——透风漏雨的小工棚里蒙头睡了一下午。
  
  父亲扶着腰回来,天已经黑了。“卫国,我已经帮你报名了。九月初,恰好常减压一批人出去培训。”
  
  张卫国“嗯”了一声,没有理会。
  
  也许在父亲他们看来,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红旗一挥,他就背起行囊,离开年老病重的爷爷,从一个荒芜的地方到另一个更荒芜的地方,是理所当然的;哨子一吹,沼泽一样的海涂被整修成“飞机场”,说说shuo.zuowenzhang.com,竖起烟囱高塔,是理所当然的。
  
  张卫国不明白这样的理所当然。他不愿意说话,侧着头,从工棚的小木窗往外看去。
  
  离这里不远的工地,有点点灯火。依稀还有男人的喊叫声随风飘来,多像父亲在发布命令,就跟他在部队里当团长时一样。张卫国忍不住“嗤”的笑了一声。
  
  “都是芦苇。”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想起这个词。
  
  “这儿没有几支芦苇,也没有我们老厂旁边的挺拔,没有我带兵时经过的那片芦苇荡气势恢弘……”父亲仰躺在木包装箱架起的床板上,闭着眼,嘴里咕噜着。
  
  张卫国侧过身子,轻轻地从床旁出去。他打开工棚的小门时,父亲发出均匀的鼾声,已经睡熟了。
  
  张卫国独自在碎沙石的工地上走,底下混着黄土,黏黏的。
  
  灯光下,人声杂乱。张卫国在油罐旁的空地站住了。那儿有七八个满身泥尘的青工,正在挥铁锹、搬石块,填整罐前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坑洞。
  
  “咳,这几天可把张书记给累坏了。”有人扶着铁锹说。
  
  “是呀,他的腰腿老毛病犯了,要不是今天全体以罢工逼他,还不回去呢!”
  
  “哈哈,这么大年纪了,还来抢青年突击队的队长。我看,让他儿子上阵还差不多。”
  
  “张卫国那小子不行,整天蔫不拉几的,没事做!”
  
  张卫国觉得鞋子黏湿湿的,直达心里去。
  
  他呆立了一会儿,朝着海塘走去。
  
  看看芦苇吧。他想,真奇怪,“蒹葭苍苍”不是最柔弱的东西吗?是什么时候,一只鸟、一阵风带来种子,让大片的芦苇在盐碱地里存活了?
  
  月儿挂在半空。张卫国在芦苇的身边逗留了很久。他希望那儿能够听到怨幽的鸟鸣和若隐若现的怒涛声。他知道不甘心在芦苇荡的最深处呢。
  
  等了好久,张卫国失望了。他又想要折一支深绿的芦苇枝,芦苇韧韧的,怎么也不断。
  
  爸爸早已年迈,明天我早起干活去吧。张卫国想了想。脚下似乎清爽了许多,直了直腰板,回家了。
  
  

    上一篇:瓶子里的承诺 下一篇:燃煤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