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章 - 美文 - 美文摘抄 - 儿子请客

儿子请客

  儿子已经读初中了,一天他气喘吁吁地跑回家,说,爸,我要请同学吃饭。张远有些哭笑不得,说,你小孩子家家的,还请同学吃饭?等你长大后吧。儿子嘟囔着嘴,说不。张远不理他,自顾自地要去忙别的事儿。儿子拉着张远的衣角,不放他走。张远就有些恼了,说,你放不放开。儿子摇头,说,除非你答应我。张远就用力将儿子的手扳开,然后头也不回地就进了房间。
  
  本来儿子要请客,也不算是什么事儿。如果是张远心情好,也就答应了。可这几天,张远烦着呢。单位里要空出一个科长的名额,张远这次的希望依然很渺茫;老婆公司要裁员,老婆十有八九会出现在这个名单上;母亲要开刀动手术,可医院床位紧张,等了半个月都没一点消息。烦啊。愁啊。张远叹了口气,站在阳台前,遥望着窗外的风景。
  
  老婆是一小时后下班的。好像是儿子和老婆说了什么,老婆就进了房间。老婆说,孩子也就这么点要求,你就答应他吧。张远看了老婆一眼,想了想,就点了点头。
  
  周六中午,儿子请的三个同学果然来了。张远开的门,儿子跷起二郎腿,在沙发前看着电视。儿子见他们来了,忙让张远倒水倒茶。张远瞪了儿子一眼,作文zw.zuowenzhang.com,又见儿子苦巴巴的样子,心一软,只好就去了。
  
  老婆准备好了一桌子的菜,都热气腾腾地端了上来。儿子和三个同学各坐一面,张远坐在一边沙发上看着他们。看菜上得差不多了,儿子就喊张远,说,爸,上酒吧。张远愣了愣。儿子朝张远一努嘴,说,爸,你忘了,昨天你买的,放在橱柜下面的。张远跑进厨房,打开橱柜一看,果然多了几瓶葡萄酒。张远也没多想,就拿了过去。
  
  酒过半晌,儿子脸红红地,喊着张远,说,爸,你还没来敬酒呢!敬酒?要在以往,张远早揍儿子一顿了,太没大没小了。但儿子的三个同学都看着自己,又看到儿子难得这么高兴。张远一咬牙,就走了上去。儿子见张远过来,就给他一一作着介绍,说,这是二班的班长,这是三班的班长,这是四班的班长。张远一听,差点乐了,搞了半天,是班长聚会啊。儿子不就是一班班长嘛。一、二、三、四班,涵盖了儿子学校一个年级的所有班级了。
  
  张远正想着,儿子边和几个同学碰着杯,边说了张远最近犯愁的三个事儿。那几个同学一听,居然连连点头,说,没事,我们一定尽力。张远一听,这真有门,看来这儿子真没白养。接下去,张远又傻眼了。一问。那三个同学的爸妈都是和张远夫妻差不多,在单位谋个差,没什么权力管个温饱的平凡人。张远原本满怀希望的心,顿时又凉了。
  
  可接下来的事儿,又让张远意外了。
  
  明明希望不大的科长之位,居然就定了张远;原本已经被决定下岗的老婆,名单上却没了名字;还有就是张远莫名地接到了一个自称医院领导的电话,说,明天,你就可以把病人带来住院了。
  
  这真的是太神奇了,完全是巧合吗?
  
  儿子跑回家时,张远拉住他,说了自己的疑问。儿子得意地笑了,说,爸,就是那三个同学帮的忙。张远说,怎么可能?他们的爸妈不是……儿子像是看穿了张远想的,说,爸,但你别忘了,他们是班长,他们下面还有三个班的同学呢。你要去想,那些同学,他们的爸妈,也可以帮你这个忙的。张远越听越迷糊了。儿子又神秘地朝张远一眨眼,说,爸,县官不如现管,懂吗?其实他们也不亏。之前,我也帮过他们好多忙呢。
  
  张远似乎明白了什么,但又有些不懂,他们可还是孩子啊。想着,脑子里突然就一阵空白。
  
  

    上一篇:死活都是典型 下一篇:剑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