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章 - 美文 - 美文摘抄 - 难忘的根雕

难忘的根雕

  “哎,听说了吗,咱学校要转来一个老师啊!”小军兴奋和得意地说。“这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行吧,你们知道吗?”小灵故意顿了一下,一脸神秘兮兮的模样,几个小伙伴们便赶紧将头向她聚拢了一下。于是她接着说:“听说新老师是城里的,可严格着咧。”小天在一边暗暗想象着新老师严肃的面孔。
  
  新老师走马上任的第一天便得了个“国字脸”的外号,因为他表情严肃,且长了一张方正脸。几节课下来,大家便谈论起这位新老师来了。他们嬉笑着说着老师老耷拉着一张脸,像是别人欠了他多少钱似的。
  
  夏日的早晨便揭开了一天的燥热。小天脑海中回荡着小伙伴们对新老师的评价,但当某根神经触及到“钱”那个字眼时,笑弯的眼睛突然被拉直回来。昨天,小军红着眼睛对他说没法再上学了,他娘嘴上都累得起了泡,可还是没凑够学费。小天想想自己也一样没交上学费,夜里爹抽着一袋一袋旱烟,烟气里锁着爹的叹息与无奈。
  
  昨天当老师问及谁还没交学费时,除了没去的小军全班就只有他一个人低着头,红着脸,缓缓地站了起来。小天望了一眼刚升起的太阳,感觉背上的小书包沉甸甸的,压得他喘不过气来。阳光打在墙角,那儿有自己亲手雕刻的鹰状根雕,此时它的眼睛正望着远方。
  
  一整天,老师都没问到学费的事,这让他紧提着的心终于松了松。放学后深呼一口气,向家走去。怕什么来什么,他算是体验了,在校门口碰到了“国字脸”班主任。出奇的是这次老师没一脸严肃,而是语气温和地对他说要去他家做家访。
  
  路上小天小心翼翼地用怯怯的声音和老师讲,能不能别太催爹娘他学费的事,说完脸涨得通红,大气都不敢喘,仿佛是等待着宣判。国字脸上奇迹般地绽放了笑容,班主任很欣慰,这孩不光成绩好,还懂事。
  
  那天下午的路好像变得特别短,没等他做好准备就到家了。一看到老师,爹娘赶紧洗了洗有泥垢的双手,给老师倒了一碗水,热情仿佛又有些紧张地望着老师,他们今天筹的钱还不够啊。
  
  老师一直在夸小天。娘有点忍不住了,说了声“那学费”老师“哎呀”一声打断了娘的话。顺着老师的目光,是墙角的那根雕,那只单脚站着的鹰,高昂着头,望着远方。老师欣喜地拿在手里,赞叹着,说自己可是根雕爱好者。拍拍一旁紧张地站着的小天,说希望可以将这根雕卖给他。当时,小天和爹娘就愣了。老师走出了好远,小天和爹娘都没能回过神儿来。
  
  第二天,小天轻轻松松地背着书包去上学了,而且辍学了的小军也高高兴兴地回来了。
  
  当聒噪的蝉终于沉默,当大地收获了满身的落叶,小说xiaoshuo.zuowenzhang.com,“国字脸”老师带着颇有大家闺秀范儿的妻子和面色苦闷的儿子“小国字脸”搬到了小村里,并融入了这贫瘠的土壤里。
  
  后来,听说那个夏天“小国字脸”高考失利没钱复读而失学;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小伙伴们再也不讨论老师耷拉着的脸了;后来,老师给小天等一批孩子申请了希望工程助学款;后来,小天在山上找到奇怪的根就会兴冲冲地带回家,有空的时候削削刻刻。
  
  小天始终忘不了当年的“国字脸”班主任,没有他买走那根雕,大概自己已经辍学或活在自卑里走不出去。他现在收集的根雕已经有十几个了,都在自己的床底下珍藏着,他有着自己的打算呢。
  
  后来,小天收到了理想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知道,是时候行动了。
  
  他从床底下摸出自己的宝贝,轻轻掸去上面的灰尘,小心翼翼捧着它们和那张红红的录取通知书向“国字脸”班主任家走去。
  
  班主任恰好没在家,师娘热情地招呼他。她接过那通知书连连夸他争气。当目光触及他手上托着的根雕时,满脸迷茫,不知道这孩子拿这么多树根干嘛。
  
  小天对师娘说这是送给老师的,而且这些做工比以前的那个细腻得多呢,希望老师这个爱好者能喜欢。
  
  师娘愣了,笑着说:“老头子啥时候还爱好这个了啊,整天忙进忙出的,哪有那工夫啊,”不过一下想到了什么,“哎,对了,那柜子上确实有一块根疙瘩,放了好多年了,拿着宝贝得很,也不让我收拾走。”
  
  小天走近柜子,单脚立着,高昂着头的那个似鹰的根疙瘩映入眼帘。在它的旁边,还摆着泥巴捏的小茶壶,上面依稀看得见小时候小军独创画法的夸张笑脸。茶壶边上还有麦杆扎的小蜻蜓。颜色褪却了,但它们仿佛更加精神抖擞,在通过窗口的阳光下闪耀着最美丽的光芒。
  
  

    上一篇:威风 下一篇:枪毙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