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章 - 美文 - 美文摘抄 - “真拐子”

“真拐子”

  “拐子”一人在雅席坐定,点了几样儿普通顾客不敢问津的菜和酒,百元一张的老头票点4张毫不介意地交给了漂亮的招待小姐。二毛子在一旁静静地观看,时不时地忍不住把口水咽下肚。一刻钟后,他终于走了过去:
  
  “大哥,可怜可怜小弟吧。我两天都没有吃一口饭了。”
  
  “拐子”的嘴巴上下左右蠕动着正忙,顾不上说话,只是狠狠白了他一眼。二毛子面不改色,再次乞求。
  
  “拐子”有些不耐烦,把半盘红烧肉推到二毛子面前:“给给给,吃吧吃吧!”
  
  二毛子狼吞虎咽般往嘴里扒。瞧他这副模样儿,“拐子”好象欣赏滑稽剧,笑了,又大施舍将吃剩下的菜一古脑一盘盘推到他面前,嘿嘿着夸他好胃口。“拐子”欲走,二毛子却一抹油嘴巴站起身,说道:“大哥,您对我大恩大德,真舍不得离开您。”
  
  “怎么,还想敲几个子?”“拐子”问他。
  
  “我不是那个意思,大哥。”二毛子恳求道:“您收留下我吧,散文sanwen.zuowenzhang.com,干啥都中,只要管饱我饭,要不,我还得挨饿。”
  
  “干啥都中?咋不搞……这个呢?”“拐子”极快地划动两下食指中指。这是黑社会里的暗语,掏包的意思,二毛子当然明白。“干过。就是功夫不到家,老是被抓挨揍。”
  
  "拐子"听罢挺惋惜地摇摇头,拍着二毛子的肩膀:"原来刚从大院出来呀。老弟,跟我走吧。"
  
  他们来到二层楼一间豪华房间。
  
  关住门,"拐子"泡上茶,又递给二毛子一支燃着的美国长剑香烟。沉默一会,"拐子"突然问:"你真愿意跟着我干?"
  
  "大哥,小弟愿意跟您上刀山下火海!"二毛子向他发誓。“拐子”又问:"不怕掉脑袋?"
  
  二毛子并不吃惊,很轻松地:“嗖会呢。”“你知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大哥不是在局里工作吗?”
  
  “老弟呀!你到底是嫩了些。不过,这你不用管。只要跟我好好干,保证今后逮住虱子了,大哥吃肉,也让你啃只大腿!”
  
  二毛子笑了。此刻,他已经“心有灵犀”。
  
  “拐子”说罢从壁柜取出一套跟他身上穿的一样的毛料警服,让二毛子换掉身上穿的老式车间工人工作服。又说,他们马上乘特快列车北上干几桩大活。二毛子问:“到哪去?”
  
  “沈阳。到了火车上,你老弟再看大哥的真本事!”
  
  “拐子”到总服务台结了帐,就招呼二毛子掂着两只沉甸甸的密码箱,出了宾馆。下台阶没走几步远的地方,有辆蓝鸟小轿车停着。二毛子叫住了“拐子”。
  
  “拐子”一眼看清了车牌照上的“GA”红色英文字母,浑身猛打一个激凌,气恼地脱口问道:“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是警察,老便!真拐子。”二毛子晃动着从腰间掏出的铐子,不失幽默地说:"东北一号狼爪先生!我的大哥,没想到吧?”
  
  这时候,小轿车内走出的两名警察已扼住了——号狼爪先生的手腕。
  
  

    上一篇:牛气冲天的厂长 下一篇:麦与草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