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章 - 美文 - 美文摘抄 - 永恒的“青苹果”

永恒的“青苹果”

  在高中那年春节晚会上,雪儿和枫合作的小品《打工奇遇》获得了全校一等奖,为高九班赢得了荣誉。作为主要演员的枫,由于排练的紧张与频繁,声音有些沙哑了。出于“导演”和班长双重职务的责任,雪儿将自己仅有的几个青苹果给了枫。节目的狂欢过去了,生活又趋于平淡,学习还是高中生的主旋律。
  
  文理科要分班,雪儿由于特殊的原因走了文,而枫由于他的强势自然地选择了理科。在为了考试忙碌的生活中,雪儿和枫偶尔在路上或食堂走个碰面,他们总会相视一笑,打个招呼而后匆匆走开。
  
  春天的一个早晨,雪儿因生活的突然变故转学了,走的时候她没有通知任何同学,却在下楼时恰巧碰上了枫和他的“死党”梓松。他们帮雪儿搬了行李,还在大门口目送她离开。这一天,星座xingzuo.zuowenzhang.com,下着蒙蒙细雨。
  
  雪儿走进一个陌生的环境,开始了新的生活。学习依然占据着她绝大部分时间,不同的是她开始回忆高九班的生活,也许是闯入这个新世界的孤独使然吧。
  
  第一次过大周回家,雪儿收到了一封意外的来信,是枫写来的,更确切地说落款是枫的名字,而字明显是两种不同的笔体。雪儿马上有想到了枫的“死党”梓松,肯定是他们两个绝配合作的“产品”。在信中,他们向雪儿求爱了,她并没有感到诧异,而感到这对玩笑大王来说,学习之余戏弄一下这个老班长是很正常的。在愚人节的那天晚上,雪儿以玩笑对玩笑的心态给他们写了回信,答应了他们的“求爱”。
  
  过完周末回到学校后,雪儿便接二连三地收到来信,可这些却只有一种笔迹了,她暗想这两个笨蛋变聪明了。可是接下来的信却使她觉得越来越不对劲儿,这并不是玩笑。她先是一惊,然后她拿出所有信一句句看着,她冒汗了,这真的不是玩笑。她开始后悔自己的放纵,她想向枫说明这一切,可是有一种意识马上否决了她的想法。从这些信中,雪儿看出枫已然把她当成自己学习的动力,她如果坦白这一切,这种伤害肯定会影响他的学习,她不敢想象在一种恍惚的状态下学习会是一种什么结果,雪儿将错就错了。在他们的信中依然谈着学习、家庭、朋友。而这一封封信也成了雪儿孤单生活中的一种调剂。他们相约要在高考过后的那个暑假去爬山,去享受征服巍峨的快感,去享受山巅凉风的吹拂。为了这个约定,他们努力学习着,想在高考来时有个好的成绩,这样才有资本去向家人要求这些旅游的花费。
  
  皑皑白雪覆盖大地时,雪儿有了两天的假期,她回到原来的学校去看枫,这是对枫的承诺。而当她来到这熟悉的教室时,却不见了枫的身影。梓松告诉她,枫要去当兵了,正在办理手续。雪儿惊呆了,可几秒钟的无意识后,她想到了信中枫曾说过他的家境,又觉得这似乎是更合乎情理的选择,对他、对他的父母。雪儿给枫打了电话,晚上枫从家赶到了学校,他们和梓松一起去了梓松家,在他们有机会独处时,雪儿想向枫坦白这一切,反正他也不用再学习了。可是当她抬头看到枫那含泪的双眼时,她张开的双唇又闭合了,一时间,她被那灼热的目光套牢。那泪水仿佛是枫不愿离开学校的无奈,又仿佛是枫队大学生活的渴望,从泪水中雪儿仿佛看懂了枫,仿佛枫已不在是那个缺少自控能力、玩世不恭的男孩了。雪儿沉默了,她开始思考生活思考、思考人生。
  
  枫留给雪儿的仅是一句话,“我去圆你的军校梦,你一定要为我圆了大学梦”。雪儿突然哭了,这一刻她才明白枫要穿上军装的原因。
  
  枫走了,在大雪纷纷的早晨。雪儿在梓松家的门口站着,一直望着那个头也不回的身影,直到他在雪儿的视线消失,直到他留下的脚印被大雪覆盖。
  
  雪儿更加努力了,她没有想到这样一个玩世不恭、没有自控能力的男孩会为了她曾经的一句无意间的话而这样做。那句话又在他脑海中回荡,“我如果实现不了军装梦,就一定要嫁给一个军人”。说那句话时的场景也呈现在她的面前,那个熟悉的教室,有枫注视她的眼神,还有梓海对那句话的惊讶。雪儿学累了,还会爬在栏杆上看星星,但告诉那些精灵的已不单单是自己的绿色的梦了,又加上了对远方的枫的些许思念。
  
  高考终于过去了,雪儿没有能如愿,她与军校已一分之差失之交臂,仅仅一分。在这个夏天,雪儿沉默了,绝望了。她为了这个军装梦努力了六年放弃了许多自己舍不得的东西,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失败。她不想再努力了,她认为任何努力在生活面前都会显得苍白无力。正在雪儿闭门埋怨生活,迷茫找不到出路时,枫给她打来了电话。听到那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雪儿哭出了声,却不说一句话,竟然连很久以前就想好的一声问候都没说出口。枫安慰着雪儿,他虽然知道此时任何话都无法抚平雪儿心中的失望,但还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雪儿没有听到她说的任何话,直到枫说:“你的军装梦并没有破啊,我不是帮你圆了吗?你还记得我的梦吗?你是否应给考虑一下为了我的梦去上大学?”雪儿的心猛然一痛,也就在那一刻她明白自己的生活并不是那样狭窄,并不单单只有自己。
  
  在一个雨天,雪儿带着行李离开了家,走进了大学的,她的脸上充满了新奇,再也看不到失败带给她的失落。枫又开始给她写信了,偶尔也会有个电话,他们谈论的话题已不仅仅只有家庭、学习、朋友,他们开始涉猎爱情,开始谈恋人常说的蜜语甜言。一次长聊时,枫告诉雪儿,他想尝尝在大学拿到奖学金的滋味。第二天,雪儿便开始了晨读,开始上晚自习,在大学的其他同学还在享受被解放的轻松时,她又紧张了起来。偶尔晚上学习回来,雪儿能接到枫的电话,听到他对自己的问候、表扬、祝福。雪儿觉得自己好幸福,脸上总会洋溢着甜美的微笑。
  
  大二那年,雪儿拿了一等奖学金。她兴奋地跑回宿舍,拿起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枫。枫很平淡地说了句“我知道你一定行”。她还以为把这个消息作为圣诞礼物送给枫,他会特别激动,而她失望了。第三天,她突然接到了枫的电话,“我快到石家庄了,你到火车站接我吧。”她惊呆了,她只想得到枫在电话中的一个隔着时空的“飞吻”,没想到他请了八个小时的假从北京跑了来。他们一起看了雪儿的校园,一起吃了顿饭,枫为雪儿买了一兜青苹果。当他们匆匆赶到火车站,跑着到月台时,火车已经缓缓开动了。雪儿想给枫一个离别的拥抱,可却没有时间。她含泪看着那个载着自己思念的列车驶远,直到看不见影子,听不见笛音,她才开始离开月台。她的手一直揣在兜里,她想留住他们第一次拉手沾上的枫的体温。
  
  一个惊喜后,生活有恢复了平淡,又只有学习和思念了。雪儿坚持晨读,坚持上晚自习,她渴望再次拿到奖学金,能再有机会和枫见一面。枫开始忙了,他争取到一个参加部队考试的机会,他要真正圆了雪儿的军校梦。他们的联系少了,信少了,电话也少了,彼此的生活更加紧张。雪儿为了奖学金,枫为了军校梦。这时梓松给雪儿的信多了起来,他告诉雪儿,枫让他多给她写信,怕她会寂寞。雪儿看这些信时,总会流下眼泪,因为心中不仅有梓松这个未来医生告诉她的保养之道,还有枫对她的一片心。
  
  六月的考试过了,枫因为准备不充分失败了当他沮丧地告诉雪儿这个消息时,他们互换角色,雪儿的安慰让他的心平静了很多。
  
  由于枫在部队的表现优秀,两年义务兵服役完了,他并没有复员回家,而是留在了部队。他本想复员回家再回学校参加高考,可是想到雪儿的军校梦,他决定留下来,再拼一次。
  
  又一个炎热的夏天,他第二次参加了部队的考试,当他被西安某军校录取时,第一意识就是给雪儿发短信,告诉她,“宝贝儿,你的梦我们圆了,虽然降了一个档次,但我尽力了。”雪儿哭了,这次她的眼泪留到嘴里居然苦中透着甜味。
  
  枫从北京去了西安,和雪儿的距离更远了,他再也不能请八个小时假打个来回和雪儿见面了,但他们没有埋怨,所有的仅是欣喜。他们的电话又频繁起来,所说的无非是一些注意身体,多喝水,晚上睡觉盖好被子之类的话。他们的信也多了起来,这次的话题没变,而载体却变成了26个英文字母,因为雪儿答应要帮他提高英语。
  
  香山的红叶又要落下,枫和雪儿载着他们的梦在相隔千里的两个城市里努力着,他们期盼着能拥有一个永恒的“青苹果”……
  
  

    上一篇:渔人和老人 下一篇:荷包与彩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