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章 - 美文 - 美文摘抄 - 疯狂者

疯狂者

  万金来大厦的总裁名叫洪福生。洪福生是个半吊子。所谓半吊子,就是有些痴傻的意思。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成了万金来大厦的“开山鼻祖”。经他手攒下的钞票到底有多少,谁也说不清。反正万金来大厦经营的金银首饰都是他的,整个万金来大厦都是他的。
  
  其实洪福生并不是经常痴傻,洪福生也有清醒的时候。洪福生清醒的时候,赚钱比谁都精明。但洪福生的精明,还是不能博得别人的服气。有人看着日渐“肥”起来的洪福生,个个耿耿于怀,露出鄙夷不屑的神色:“洪福生算甚鸟?洪福生凭什么比我们有钱?论资格,讲学问,凭智慧,小孩尿尿,淋也淋不到他洪福生的头上!”
  
  但不管怎么说,洪福生比众人有钱,已成为铁的事实。
  
  那天,我骑着自行车到街头上办事。走至万金来大厦门口,被一群人堵塞住了。因为交通受阻,我不得不停下车子。只见万金来大厦的洪福生总裁,双手抱着几捆百元钞票,口眼歪斜,满嘴流着哈喇子,喃喃有声,嘟嘟囔囔说着什么,在他脚前的台阶下,围着一大溜儿瞧热闹的人们,模样各异,穿戴不一,不同层次的人物嘻嘻哈哈指点着洪福生,欢笑有声。我挤至跟前,这才弄清洪福生是在向众人召开“新闻发布会”。
  
  洪福生抹拉一下满嘴的涎水:“各位!俺洪福生钱多得愁着没处用!要不是有亵渎人民币之嫌,我真想‘叭叽’一下把钱都贴到墙上!下面我宣布一条消息:有谁每扇自己一个嘴巴,我就赏他一捆钱……”
  
  人群里没有动静。
  
  洪福生又说:“有谁每扇自己一个嘴巴,我赏他一捆钱!”
  
  人群里仍是没有动静。
  
  洪福生又嚷:“有谁每扇自己一个嘴巴,我就赏他一捆钱!”
  
  人们仍是无动于衷。人们都不相信洪福生所说的话是真的。即使有蠢蠢欲动者,在众目睽睽之下,又觉得丢不起那个人。
  
  洪福生再次高声大嚷:“有谁每扇自己一个嘴巴,我就赏他……”
  
  话未落音,有位蓬首垢面的乞丐“噌”的一声跳到台阶上。这位乞丐40岁左右的模样,衣服褴褛,腌臜不堪,乱头,赤脚,几近裸体,不时吸溜着鼻涕,显得龌龊不堪。
  
  乞丐歪斜着脑袋,上下打量了一番洪福生:“你说话可算数?”
  
  洪福生腾出一只手,仿佛“卖场子”的江湖老手,很是响亮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胸脯:“哧!俺洪福生好赖也是站着尿尿的人,啥时说过瞎话?——你扇自己的嘴巴!你每扇一次,我都扔给你一捆!”
  
  乞丐说:“反正我是个踩百家门的,走南闯北惯了,也就不要脸了!那我就开始扇了——”
  
  乞丐说着,就伸开黑不溜湫的爪子,猛扇自己的嘴巴。乞丐每扇一次,故事gushi.zuowenzhang.com,洪福生就扔给他一捆钱,乞丐越扇越快,洪福生须臾就把几捆钱全部扔进了乞丐的怀里。
  
  乞丐抱着那几捆百元钞票,像一位退朝的皇帝,穿过人丛,嘻嘻笑着,步出广场,消逝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乞丐转眼间摇身一变成为万元富翁!
  
  人们打一声唿哨,这才明白过来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再瞅洪福生,洪福生正迈着得意的步子,雄赳赳、气昂昂地向万金来大厅里走去。
  
  有人喊着“洪福生!洪经理——洪总裁——”
  
  洪福生头也不回:“这样的机会不是时时都有!要想抓住机遇,明天再来碰碰运气吧!”
  
  广场上的人们久久不散,个个怅然若失地回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我离开万金来大厦广场,迫不及待地回家向妻子诉说了我的所见所闻。但任凭我如何信誓旦旦地讲说,妻子总是怀疑这件事情的确凿性。
  
  妻子说:“世上哪有这等便宜的事情?一定是你写写着了魔!”
  
  我说:“信不信由你,洪福生说过明天还会这么做,不信到时你去看看!”
  
  这一夜,妻子酣然入梦,睡得特别香甜,我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天未亮,就偷偷起个大早,直奔万金来大厦。我不是一个贪得无厌、利欲熏心之徒,但我也确实为钱所困。有人找钱是为了升官发财嫖婊子,我不为别的,只为得到一笔钱,把我几年来苦心经营的几百篇小说结集出版,供世人观赏,满足我的虚荣心。我来到万金来大厦广场时,头顶上依然寒星闪烁,漂浮着一弯月牙。这时候,广场上早已聚集了很多人。人们嗡嗡嘤嘤交头接耳在一起,虽然显得漫不经心,但内心深处却在焦急地渴盼着洪福生的降临。人们不约而同地聚集在广场上,就像虔诚的教徒在盛大的典礼上,准备接受洗礼一般。
  
  可惜的是,人们从天未亮一直等到日出,又从日出一直等到中午,再从中午一直等到日落,始终不见洪福生的踪影。人们连吃饭的机会都不敢放过,都怕在回去吃饭的当儿,奇迹再次与自己失之交臂。在这一天里,人们都饿着肚子,满广场饥肠辘辘声滚动一片,此起彼伏,给这个城市造成很大噪音。警察不知广场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几次过来都没有驱散聚集的人群。身为一介文人,本来就孱弱的我,自然也被饿得头晕眼花,几次差点扑倒于地。就在我实在有些招架不住的当儿,忽然发现了在人群中钻来钻去的妻子!
  
  我有气无力地喊一声:“老婆——”
  
  妻子扭转头发现是我,奔上来点着我的额头:“你呀!在这里干什么?害得我找了你一天!”
  
  我嗫嗫嚅嚅:“我等……洪福生……”妻子没好气地兜头呵斥:“狗屁洪福生!你是一头扎进钱眼里被卡昏了头!那是你写的一篇小说……你不该用真名真姓真地点,害得很多人读了昨天的报纸,今天纷纷上门询问有关洪福生的情况!——走!快跟我回去!”
  
  妻子说着,一把扯过我,一路把我拉回了家。
  
  来到家里,我还在担心万金来大厦广场的情况。我不知久等在广场的人们,是否碰到了能改变他们终生命运的洪福生。
  
  

    上一篇:爱情标签 下一篇:职场画驴